首页 > 短篇 > 爱如蚀骨情毒 > 

让我收了你吧

第3章 让我收了你吧

“你说什么?”转过身,我不可思议地盯着霍天祈的脸。

“我说要么咱俩凑一块过得了。”霍天祈坐起身来,认真的样子,就跟小时候突然捧着我的脸亲上一口时——一模一样。

我皱皱眉,坐过去,抬手摸摸他额头:“你发烧了吧?”

“我认真的。”霍天祈一把按住我的手,迅雷不及掩耳的势头直接扑上来,我都没来得及叫出一声,就被他整个压在身下!

“爷爷要我二十五岁前结婚,我等不到小梦......那么是谁都无所谓。与其再去找个门当户对的女人重新磨合相处,不如跟你在一起。反正知根知底的,你对我挺好,我家人也喜欢你。是不是?”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距离我有二十公分。微微扬起的嘴角里,透着无力的妥协和对世事的嘲弄。

说实话,我宁愿他还是以前那个抗争又叛逆的霍天祈。

“你发什么疯,起开!”我别过脸,双掌抵在他滚烫的胸口处,推他。

“你当我开玩笑?”霍天祈凝了凝眸子,呵呵一声俯下身,冲着我的唇便一路啃咬过去!

他的唇干裂却柔软,有牙齿的厮磨,有舌尖的进犯。

“霍天祈你放开我!”

“你不相信?”霍天祈眯着眼撑起身,一手压着我的肩,另一手竟大胆妄为地往我的裤腰上游走过去!

“安小鱼,你说你都做了二十八年的老处/女了。我不收了你,你也嫁不出去是不是?我真不跟你开玩笑,咱就这么办了吧——”

他的手滚烫而粗糙,在我肌肤上游走的每一刻,都像来自地狱的禁火一样。

他扯我的衣物,啃咬我的唇,那些与爱无关的本能让我升华了屈辱和抗拒。

我咬破他的唇,趁机膝盖一顶。他负痛哎呀一声滚倒一边——

啐了口血沫,霍天祈愤愤盯着我:“安小鱼,你属狗么!”

我属狗?我他妈都怀疑刚才桃子是不是给他打了狗用催情剂!

“霍天祈!你别给我发疯了!我凭什么还是处/女?我凭什么要你收!”

我安小鱼......就不能有自己的爱情,不配被任何人喜欢!不能摆脱你霍天祈,而活得独立而漂亮么?

这句话,我问了自己整整十三年,却依然找不到答案。

霍天祈眯眼看看我:“不是就不是呗,这都什么年头了?我又不嫌弃你。咱不求第一次,只求第一胎,我是认真跟你说——”

我扬手就是一耳光,毫不客气地炸响。

可能是力气用大了,连带着我飚出的泪水,夹着劲风一并落在他脸上。沿着他清隽的侧脸,洗过唇角的血痕,也洗出他理智的回归。

“对不起,小鱼......”他伸手去抚我的脸,去擦我的泪,“对不起,我不该这么说的......”

我别开脸,压抑不住的抽泣,却不知此刻的自己是不是看起来也如云梦涵一样梨花带雨。

“滚......”推开霍天祈的手,我扭身跳下地。一个趔趄绊住,我下意识扶了床,却扶了一手的黏腻。

“你流血了?”盯着床单上铺开的一片猩红,霍天祈惊道。

我知是腰间挣扎开裂,却只能故作无妨地摇摇头:“姨妈来了。”

霍天祈吞了下喉结,抿抿唇:“抱歉,我不知道——”

“放屁!就是不来姨妈我也不会跟你上床的!”我抹了一把泪水,扎起凌乱的头发。

我说我去洗手间清理下。天还没亮,你再睡会儿。

我知道霍天祈一定能睡得着。在我身边这些年,他总能睡得特别安心。

就像现在,我一身血痕尚未干涸,他已经能够鼾声渐起,平稳呼吸。

我凝视着他的脸,找寻着三年前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我不是第一次,甚至也不是第一胎。

在云梦涵离去的那一天,酩酊大醉的霍天祈扑在我怀里哭得像个傻逼。他压着我抱着我咬着我,一口一个小梦地叫着,最后如禽兽一样在他的跑车后座,要了我的第一滴血。

我以为,这已经是我们之间最大的秘密了。

然而两个月后,他独自一人去法国找云梦涵,未果。回来后再演一出颓废大戏,我依然只能选择作为一个‘知心的大姐姐’,守着他默默聆听。

不过这次没那么幸运,他喝到胃穿孔,二话不说就吐我一身的血。我扛着他的躯壳扎紧他的灵魂一路陪送上救护车——

事后才发现,不知不觉中,我流掉了两个月大的胎儿。

我想,我们之间的秘密,又升级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