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爱如蚀骨情毒 > 

要不,我们结婚吧

第2章 要不,我们结婚吧

“安小鱼!你大半夜的把我叫起来,就为了这个?”

站在冷冰冰的治疗间。桃子双手叉腰,对我吹眉瞪眼地指着烂醉一团的霍天祈。恨不能将我这一身没骨气的尿性直接按到福尔马林里。

“桃子你就帮帮我吧。天祈胃不好,喝那么多要出事的。你赶紧看看,能不能处理——”

“可我这是宠物医院!只负责治猫救狗,不管畜生死活!”

自我上高中那会儿认识桃子,这丫头便深刻地向我诠释了什么叫有钱人家的花样任性作死。别人喜欢小动物,最多是家里养几只昂贵主子。她倒好,放着几百亿的家族企业不肯接手,自己偷偷改了志愿表去学兽医。然后整个收罗了一家宠物培育基地,附带做起了高端沙龙治疗护理一体系!

“好桃子,我这不也是没办法么?”我拉着闺蜜的手祈求道,“天祈之前就因为酗酒的事儿,已经把老爷子彻底惹毛了。上回你是没看见,连罢免权职逐出家门这种话他都放出口了。现在整个江城的公立医院星级酒店,哪有他霍老爷子手够不着地儿?分分钟跟公安联网似的,我还能把他送哪?你这好歹还有个休息的地儿,葡萄糖生理盐水什么的也总有吧。给他洗洗胃,打点营养针。明天公司还有会议,他这个样子可怎么——”

“那也是他活该!”桃子阴阳怪气地看了我这一身的酒渍,然后一把操起输液器冲着霍天祈的胳膊就是一怼!

拔出来的时候,静脉血飙得可有漫画感了。

“你轻点啊!”我的眼圈登时就红了。

“安小鱼,瞅你那点出息吧!”桃子拿三分之一的眼白瞄我,“这霍天祈到底有什么好,你偏要吊在他这一棵树上吃嫩草?活该被他虐的——哎,你转过去,你腰怎么了!那么多血!”

我歪着脖子扭身看看自己后背,伤口可能比想得深,血也流得不轻。我怕说了实话,桃子能直接把霍天祈做绝育了,只能支支吾吾地讲是不小心撞的。

“拉倒吧你!跟我装!”桃子把我拉到隔壁间,不由分说按到诊床包扎上药,“你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姑奶奶我才懒得闲操心。”

碎玻璃从我腰间挑出来的时候,我疼得窒息,也感觉到桃子为我难过得窒息。可我又能怎么办?朋友的劝告,家人的心疼,终究拉不回我这份愚蠢的一心一意。

我爱霍天祈。

“行了,我马马虎虎缝了下,明儿你自己去看医生吧。”桃子拍我一把,丢下一串钥匙,“天还没亮,你俩自己良宵着哈。姐得回去补个美颜觉了——哦对了,昨天......”

我扶着腰爬起来,顿下目光摇摇头:“小梦没回来。”

“那倒是可惜了,”桃子挑着唇角嘲讽一句,“白莲婊配发情狗,天长地也久。这云梦涵不回来,他霍天祈还不得继续祸害你?”

“桃子你别这么说,”我垂着眼睛,微微咬唇,“小梦也是个可怜的姑娘。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们一样,从小生活优渥——”

“你还知道我们从小生活优渥?丫的我们父辈花了那么多心血爬到财富顶层,就是为了让我们活得优雅自信的!你说你妈要是还在,看你今天卑微成这个王八样,得多心疼!”

想起妈妈病重临终前的情景,我的鼻腔一软,哑声道:“桃子,别说了......”

桃子离开后,我推开休息室的大门,静静坐在霍天祈身边。

他已经输好液了。洗胃后吐了不少酒水,这会儿呼吸也平缓了。

天还没亮,长灯下,秋窗挂了霜。我找了毯子给他加盖一层,然后用温湿的毛巾,擦着他额头细微的汗珠。

他像个缺乏安全感的孩子一样缩了缩腿,翻身一把抓住我的手,同时压出一句呓语。

“小梦。”

我的心跳漏了一拍,自嘲这些年还没能习惯的痛感,总是发作得如此矫情。

“小梦,别走。别走!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他的手那么大力,仿佛在我腕子上禁锢了多年的魔咒。我唏嘘一声,用力挣脱开来。

“霍天祈你够了!我不是云梦涵!”

我只能在他迷醉的时候,发泄我脆碎到不为人知的尊严和倔强。

我爱他,但我不愿取代任何人来爱他。

可下一秒,霍天祈突然睁开了眼睛。启开干裂的唇,压出甜腻腻的酒精气。

“我知道,她不会回来了......”

我吓了一跳,脱开床沿躲开身:“天祈你醒了?感觉好些么?我倒点水给你——”

撑起痛得有点麻木的腰,我用桃子的外套遮了背后的伤。这么多年下来,我不习惯在霍天祈的面前流血。

他们都说我是故作坚强活受罪,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不敢证实在霍天祈的眼中,我安小鱼到底有没有被心疼的资格。

“喂,”霍天祈在背后叫我,“要不,你跟我结婚得了。”

我:“!!!”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