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到不了的白首 > 

就是要你疼!

第2章 就是要你疼!

叶梦琪没有选择,她只能哆哆嗦嗦的穿上衣服,然后出门。

林浩庭就在客厅里等着她,面色冰冷无情,见到她后起身就往外走,叶梦琪红着眼圈,忍着哭意和腿间的疼痛,跟着他上车。

刚一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她就被林浩庭冷声呵斥。

“滚到后面去坐!前面不是你能碰的地方!”

他的副驾驶,只有那个死掉的唐小苒可以坐,要是可以,林浩庭恨不得让这个女人去坐后备箱。

她只配得上那样的地方!

叶梦琪收回手,咬紧唇,沉默的到后座去。

她刚进车里,还未坐下,林浩庭立即就发动了车子,呼啸一声,飞驰开走。

巨大的惯性力让叶梦琪身体一个踉跄,差点摔滚下去,她连忙撑着车后座,稳住身体。

在一片死寂的沉默,车子朝着墓园开去。

叶梦琪看了一眼时间,刚好零点过,也就是说,现在是唐小苒的忌日。

每年忌日的时候,林浩庭就会带她到墓园里,让她跪在唐小苒的墓碑前忏悔,而且必须是要跪着忏悔一整夜,要是她敢不听话,林浩庭就会狠狠的折磨她,让她更加的生不如死。

黑漆漆的墓园,终究还是到了。

叶梦琪看着幽暗阴森的环境,后背一阵发寒。

她从小就怕黑怕鬼,这墓园就算是白天来,她也会害怕得浑身冒汗,更不要说现在还是午夜凌晨,光是想想,就让叶梦琪恐惧得几乎晕倒。

“下车!”可林浩庭才不会怜惜她,停稳了车子后,立即就命令叶梦琪下去。

叶梦琪动作稍微有些犹豫,林浩庭立马就亲自动手,硬生生的将她从车子里给拉出去。

“林浩庭,你轻点,你弄疼我了!”被他那铁掌一般的有力手指禁锢着,她的手腕一阵火辣的疼痛。

“疼才好!要是不疼,你怎么会知道错?”林浩庭不仅没有收敛力气,反而更加粗暴,拖一般的将叶梦琪拉到了唐小苒的墓碑前。

“跪下!好好的给小苒认错!”他冷声呵斥,厌恶的丢开了叶梦琪的手。

墓园漆黑,只有远处的车灯投过来些许的光亮,照在白色的墓碑上,上面唐小苒的黑白照片阴森森的看着她。

叶梦琪害怕得浑身发抖,很不得立即转身逃走。

“叶梦琪,我叫你跪下!”

她不过犹豫了两秒钟,林浩庭的耐心就耗尽了,大手在她的肩膀上用力一按,迫使叶梦琪跪倒在冰冷的大理石上。

“认错!给我忏悔!”他声音冷冰残忍,继续呵斥叶梦琪。

叶梦琪盯着那墓碑上的照片,照片里唐小苒勾唇笑着,好似在无声嘲讽她的愚蠢和卑贱。

“不!”叶梦琪用力的摇头,“林浩庭,我没有害死她!是唐小苒自作自受,是她自己害死了自己!”

林浩庭那双黑眸里的冷厉凶狠得吓人。

“叶梦琪,你是不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他近乎凶狠的盯着她,好似下一秒就要扑上来,然后直接将叶梦琪撕碎。

叶梦琪红着眼睛摇头,想到上几次这个男人在墓园对自己的凌辱和折磨,她打心眼里,冒出一股颤栗的恐惧。

紧紧咬着唇,叶梦琪只能忍着屈辱,垂头认错。

“对不起,唐小苒。”她闭着眼睛,喃喃道歉。

林浩庭却按住了她的后颈,冷声继续斥责。

“给我大点声!叶梦琪!”

叶梦琪绝望的用力合上眼睑,屈辱的眼泪顺着眼角滑下。

“唐小苒,对不起,我不该害死你!”她是嘶声力竭的说着,手指,紧紧握成了拳头,指甲刺入掌心里,疼痛尖锐。

林浩庭这才松开了手,冷声道:“今晚,你就给我跪在这里,好好的忏悔一整夜!”

他说完,转身就走。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