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霸宠小甜妻 >> 

心伤

第5章 心伤

结婚不到三年,每月一次的例行见面,萧雅哪一次不是被他无情地羞辱、挞伐,弄得遍体鳞伤。

想想原因有些可笑,竟然是蒋镐云在新婚晚上,发现她早已不是第一次。这以后耻辱的标签就跟着她,蒋镐云对她无情嘲弄,骂她下作,与她母亲方淑云一样不知羞耻。

其实真正的原因,他哪里明白,自己的第一次怎么失去的......

萧雅一动不动站在车外,全身僵硬,不知是身冷,还是心冷。手中拳头不断握紧,可是口中发不出一句声音。

宋冉冉心里乐开了花,有种报复的畅快,她佯做受到惊吓的样子,直往蒋镐云怀里窜,高叫道:“镐云,镐云,我好怕,好害怕,你看蒋太太她恨不得吃了我呢,你看看人家的小心肝吓得‘噗通’,“噗通”的,呜呜呜......”宋冉冉不愧是演员,这演技真不是盖的,矫揉造作的可以。

蒋镐云斜睨了站在车外的萧雅一眼,卖力配合宋冉冉的演出,“哪里疼,宝贝,快,我来看看。”

“镐云,镐云,你看,是这儿,我心痛,痛得都快死去了,你快帮我出气,哎呦喂,有人在这里,气不顺......”蒋镐云眼中有着别样的笑意,嘴角泛起好看的弧度,他一边装作查看的样子,一边漫不经心的,瞧着一边的萧雅。

车内的情景此处无法描写,宋冉冉故意将车窗挑开到最大,好像生怕他人不知道。

萧雅看着两人恶心的表演,面无表情,心却在滴血。

夜已深了,但外面彻骨寒冷也比不上自己的心寒。她那呢子大衣此时装在身上,也显得单薄无力。她就像一个木偶,被人固定在这里,逃不开,躲不掉,只能等到主人厌弃,然后丢弃,扔在大街上,让无数的人去践踏。

“镐云,我有些累了。你们继续吧,不打扰了,反正每次带来的女人都差不多,你也不换换花样,不腻啊。对了,还有一句,”萧雅轻瞟了瞟宋冉冉,笑嘻嘻道:“这位小姐比之前的相比,没料没身材,样子也差,敢情你换口味啦,好这口。”

萧雅再不停留,拎着手提包,转身大步向台阶走去,步调优雅之极。她有些困倦了,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但抹不开的是眼底水雾,还有一丝寂寞。

宋冉冉听完,小脸气得发白。

蒋镐云好整以暇地听着,英俊面容露出淡淡笑容,这个女人这几年在他调教下,越来越厉害了哈!

萧雅走到别墅大门时,耳畔传来宋冉冉气急败坏的喊叫,呵呵呵,还以为有多厉害,原来也这般沉不住气,这个蒋镐云,还以为她还是三年前的萧雅吗?

萧雅眉头皱起,再不理会车内两人,推开面前的欧式大门,走了进去。

她一眼便看到凌乱的沙发,上面铺垫早已被扔得四处都是,抱枕也散落一地,地上铺设的进口地毯,也被撕扯的不堪。

蒋镐云的话重新在她脑海中浮现出来,“萧雅,我就是要在家,当着你的面,带女人回家,我就是要让你知道,你不配,你永远都不配得到我。”看着眼前的场面,再回想起刚才恶心的一幕,萧雅直感到胃里一阵天翻地覆,想要吐出来。

“张姨,把客厅,楼上楼下所有房间的床单、地毯全部扔掉,我明天不想再看见任何一样东西。”

张姨是这间别墅的女佣人,吩咐完后,萧雅才感到一阵畅快,放下手提包,走上楼上的浴室。

车内,蒋镐云推开宋冉冉,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脸色阴沉。

“蒋总!”宋冉冉委屈,明明自己魅力无限,蒋镐云却从来没真正临幸自己,想到刚刚在蒋家,到了最后一刻,蒋镐云看了眼腕表,直接起身,命令她离开回车里,她差点哭出来,可蒋镐云跟着一起过来让她欣喜若狂,但最后,蒋镐云还是推开自己。

“是冉冉哪里做的不好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