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九龙战神陈修 >> 

屠他满门,鸡犬不留

第2章 屠他满门,鸡犬不留

十二月的天气,外面已经天寒地冻。

宴会厅内,那些名门小姐、社交名媛,一个个衣着性感,只恨身上单薄的衣服遮住了自己的美。

只因今天是五大家族结盟的日子,今天到场的人,全部都是东海市的权贵,凡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几乎都受到了周媚的邀请。

一周前,东海市政府下了批文,要将城东区的旧民宅全部拆迁,准备建造新城区。

那片地方将近数万亩。

也正因如此,五大家族才会选择结盟,准备联手吞下这一块肥肉。

“今天,是我们五大家族结盟的好日子。首先,我代表五大家族感谢各位亲朋好友光临,并由衷的感谢五大家族推荐我来策划这场宴会。”

周媚面带微笑,站在舞台中央,聚光灯下,身材,气质,都十分迷人。

虽不是倾国倾城,但也是姿色卓越。

几句话说完,台下立刻响起如潮水般的掌上。

啪!

啪!

啪!

忽然,厅内的大灯一盏盏亮起,明亮的白炽灯,直接将厅内照耀的如白昼般明亮。

“怎么回事?”

“真刺眼!”

“灯光师,怎么回事?”

方才的气氛瞬间被破坏,强光让所有的人都下意识的眯住了眼睛,甚至连周媚都黛眉一皱,眼眸底下出现一片暗影。

哒!

哒!

哒!

强有节奏的脚步声,直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陈修迈着沉重的步伐,右手领着浠浠,一步步的走入厅内。

“这人是谁?”

“不认识呀,不过,他领着的却是乔一航的女儿......”

“靠,这人不是疯了吧?居然敢带着乔家的孽种来参加宴会?”

众人议论纷纷,乔家唯一的血脉之所以存留到现在,是因为周媚要堵住悠悠众口,否则,以五大家族的狠辣,早就斩草除根。

也正因为乔家唯一的血脉被周媚控制,所以,才能活到现在。

乔家崩盘,处处透露着古怪。如果不是周媚窃取乔氏机密,又蛊惑乔一航花巨额去买你们五家家族用来坑他的皮包公司,乔氏的数十亿资产,又岂会在几个月之间,被瓜分的一干二净?

尤其是乔家崩盘之后,麾下产业瞬间就被五大家族瓜分,明眼人都知道,乔家崩盘正是因为五大家族从中作梗。

周媚站在舞台中央,步伐并未移动一下,冷然启唇:“阁下是谁?乔家幼女,又为何在你手上?”

浠浠碰及到周媚的目光,下意识的往陈修身后一躲。

三年前,浠浠的生母因车祸去世。之后乔一航另结新欢,那人便是周媚。

起初,周媚对浠浠百般呵护,无微不至,一直等到乔家崩盘的那一天,她才露出本来面目。

“不止是乔家幼女,乔家的财产,我也会帮一航拿回来。”陈修停下脚步,犹如一座巍峨的大山,矗立在地。

“哗~!”

此言一出,众人立即议论纷纷,饶是周媚也忍不住黛眉一皱。

为避免牵连,‘乔家’在五大家族面前,早就成了忌讳词。

“这人到底是谁?居然当众顶撞周媚?”

“何止啊,我看这人是要跟五大家族叫板!”

“乔家崩盘虽然处处透露这古怪,但五大家族的势力,又是一介凡人可以碰触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今夜他就会横死街头!”

“呵,杀人放火金腰带,连乔一航都跳楼了,这个名不经传的年轻人,又算的了什么!”

周媚还未开口,众人已经给陈修判了死刑。

“叔叔,我们走吧......”浠浠小心翼翼的拉着陈修的衣角,小脸上尽是担忧。

“想走?先把乔家的孽种留下再说。”主宾席上,一身穿白色西装的青年起身冷道。

当他站起来的那可以,宾客席上的众人又是一阵骚动。

居然是樊家大公子,樊宇。

樊、段、叶、徐、周,现在已经是东海市最强盛的五大家族,尤其是在今日结盟之后,声势更是只手遮天。

随着樊宇的起身,众人在心底再次给陈修判了死刑。

樊宇打了个响指,顿时,七八个手持警棍的保安冲了上来。

“拖出去,废了。”

七八个保安互相对视一眼,攥紧手里的警棍,猛的一齐扑上来。

众宾客见到这种阵仗,吓得赶紧后腿几步,生怕自己背牵连。

樊宇嘴角一扬,仿佛已经看到陈修被打趟在地下的惨状。

“蝼蚁罢了。”陈修轻哼一声,站在原地未动,一双大手却犹如幻影版轻轻一扇。

单凭拳力,陈修就可以挥出千斤之力,手掌下挥出的罡风也有百斤力道,那些手持警官的保安连他的衣角都没有碰到,就被一股强劲的罡风击飞。

砰!砰!碰!

七八个人瞬间被击飞,一个个重重的落在地上,不停的惨叫,咳血。

樊宇神色铁青,这些保安无不是以一敌三的好手,居然被对方挥了挥手就打败了。

“敢与本少为敌,你怕是很难活着走出去了。”樊宇神色凝重,咬牙道:“你到底是谁?”

“他就是乔一航结拜兄弟,陈修。”宾客席内,早已叛变的一位乔家旧部大声道。这人,也曾是乔氏集团的的左膀右臂。现在,只不过是周媚的一条狗。

陈修?周媚脑中一热,这个名字,乔一航曾百次提起过,周媚也见过陈修和乔一航的合影照。

‘怪不得,刚才他去救乔家孽种时,我看着如此眼熟。’

‘只是,听乔一航那个废物说,他有个莫逆之交在当兵,却不知陈修这人现在身兼何职?’

陈修弹了弹衣袖上的灰尘,这才开口,“乔家的财产,樊家也瓜分了不少。在场有份瓜分乔家财产之人,五天之内,将财产原数奉还到乔家祖宅,并跪在一航的坟前忏悔自戕。如此,方不牵连族中妻女老幼!”

什么?

樊宇直接忍不住笑了,“你让我们去给乔一航那废物跪坟?还自戕?你不是脑袋进水了吧?老子如果不去呢?”

须知,五大家族在东海市已然是只手遮天般的存在,区区一介陈修,只是有点武力罢了,又焉能与他们抗衡?

在樊宇眼里,陈修如果不是忽然杀到,根本就没有资格站在这里。

陈修面容如冰,道:“若有人没去,我屠他满门,鸡犬不留。”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