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她与黑夜 >> 

你也一样恶心

第2章 你也一样恶心

昏暗宽阔的车内,我费力的伸手推开陆御庭,恐惧的看着他,“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做我早该做的事。”他狠狠地将我手腕一折,放在头顶,我瞬间就动弹不得。

他脱掉衣服,丢在了前排座位上,身子挤压着我,不过片刻功夫,我身上就只剩下了内衣内裤。

他把我内裤拽掉,看着我紧张恐惧的样子,开玩笑的说道:“桑桃,你不会还是第一次吧?”

我慌乱的点头,“御庭,不要在这里好不好?我们去酒店,去别的什么地方都可以,这里有人……”

我知道自己逃不过这个命运,而且,五年后,我重见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我还爱着他。

所以,只要他要,我是愿意给他的。

可是他好像误会我了,勃然大怒,扬手甩了我一巴掌,“桑桃,你怎么这么贱?你这些年是不是就靠着这样的手段,做到了DR代表的位置?”

“不是的,我没有……”

我想解释,想说我没有这么肮脏,可他已经听不进去,挺身没入了我。

疼痛瞬间席卷而来。

我几乎要晕眩。

他抓着我的头发,随着律动,一次次的将我的脑袋撞击在车窗玻璃上,我甚至能感觉到,车窗玻璃在巨大的力道下而松动。

我绝望的睁大眼睛,看着头顶黑暗的车顶,忍不住想,如果玻璃碎了,我死了,是不是就不用受到这样的屈辱。

也不会被他喊成杀人犯了?

可他不会让我死,他技术极好,不知道在我之后,找了多少个女朋友,不过半小时功夫,就让我渐渐地感受到愉悦。

他伸手捏了捏我的柔软,说道:“看来,你也不是那么清纯,桑桃,你价值一千万的合同,这个价格不错了。”

我觉得羞辱,转过头不想说话。

可他松开手后,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指尖往下,若有若无的划过我的身体,我的身子忍不住颤栗起来。

我难受的嘤咛了一声。

他立刻嘲讽我,“想要?”

“不、不要……”

“不要?”他猛地挺身,贯穿了我,我被他弄得目眩神离,恍恍惚惚的认错求饶,说我想要。

他说,我还是和以前一样贱。

我不知道他折腾了多久,等酒店的霓虹灯都熄灭的时候,我知道,申城已经到了十二点了。

他终于肯大发慈悲,从我身上下去,擦干净自己的身子,把那团纸丢到我身上,“就用这个擦。”

那团纸黏答答的,上面还带着他的液体,我觉得恶心,弯腰便干呕了起来。

没想到,这又触怒了他,他捏住我的下巴,一把将那纸塞进了我嘴里,“桑桃,你是不是觉得特别恶心?你在指认我父亲是杀人犯的时候,我觉得你也一样恶心!”

“唔……”我挣扎着,想把纸吐出来。

他恶趣味一般的,用手捂住我的嘴,那纸在口中被打湿,淡淡的腥味儿在我嘴里蔓延开来。

我的眼泪刷的就落下来了。

他看见我哭,似乎怔了一下,松开了手,我也因此得救,拼命的干呕着,把嘴里的卫生纸吐了出来,可是,身上还带着他的味道。

那是我从未体会过的,成熟的男性荷尔蒙的味道。

这味道让我痛苦,让我迷失,可也同样的,让我着迷……御庭,如果我告诉你,我是冤枉的,你会相信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