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风雪夜不归 >> 

和离?不,你只配被休弃

第2章 和离?不,你只配被休弃

芸儿给叶嫣然穿上她最喜欢的一套衣裙,又给她梳了妆,才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她,一路来到了正院。

叶嫣然看见满目的红绸在风里招摇,进喜堂的时候,还笑了一声:“真热闹。”

比她当时嫁给沈淮安的时候,要热闹多了。

那个时候,太急了,她只穿了一身买来的成衣,用一顶临时借来的轿子就抬进了沈府……

“进去吧。”叶嫣然吐出一口浊气,走了进去。

她一进门,就有人认出了她来,高呼了一声:“沈夫人来了!”

一时之间,原本热热闹闹的喜堂很快安静了下来,沈家的人和众宾客看着打扮过的叶嫣然,表情各异。

沈淮安的脸色蓦地黑沉了下来:“贱、人,你来做什么?”

他上前一步,将一身大红喜服的余雪儿护在了身后,如此天差地别的待遇,刺的叶嫣然的心一阵疼痛。

她脸色惨白,蓦地捏紧了藏在衣袖里的和离书。

“姐姐……”余雪儿忽然扯下了头上的红盖头,一张明艳动人的脸上带着笑:“你不知羞耻的背着淮安哥哥偷、人,淮安哥哥念着今日是我与雪儿的婚事,未曾处置你,你竟还敢跑出来?”

“什……什么?”

“不!淮安……”她急急的看向沈淮安,想要解释,她相信他就算厌恶她,可至少是清楚她的为人的。

沈淮安却只是稍稍皱了一下没有,就冷冷的下令:“来人啊,给我将这不知羞耻的贱、妇压住,打!”

叶嫣然还没反应过来,家仆已经粗鲁的将她拖出喜堂,压在了冰冷的地面上,而后抡着木杖狠狠的打在了她瘦弱不堪的身体上……

芸儿冲过来想要帮叶嫣然,却被粗壮的婆子拖回去,捂住了嘴巴。

只一杖,叶嫣然就听到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疼痛遍及全身,五脏六腑都似乎被打碎了。

唾弃、鄙视、轻视……各种各样难听至极的言语雪花般落在了她的身上。

“天啊,沈家的夫人竟然偷、人,这真真是太不知羞耻了,这种不守妇道的贱东西就该被浸猪笼……”

“谁不知道这叶嫣然当年就是个贱东西啊,人家是生生拆散了沈家公子和余家小姐,倒贴进的门,听说沈公子一直不喜欢她,我看她啊,是深闺寂寞了才往野男人的床榻上去吧。”

“那就是自作自受,坏人姻缘最该死,还敢跑出来丢人现眼,呸……”

叶嫣然的心被彻底的碾碎,她强压住喉间要吐出来的血,死死的盯着沈淮安和余雪儿。

——凭空的污蔑,早已经准备的打手和木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根本就是余雪儿准备好的坑,只等着她跳下来。

余雪儿想要踩着她洗清自己身上的脏污,好顺顺当当的成为沈家的女主人,而沈淮安——默认了余雪儿的行为。

可是,她都已经决定要离开,要成全他们了啊,他们怎么还能如此的欺辱她?怎么能……

“诸位,我与雪儿的婚礼已成,今日我还要处理家事,就不留诸位了,改日我再摆流水席,请给诸位赔罪!”被打的快要晕过去之前,叶嫣然听到沈淮安如是说。

她以为,沈淮安到底还是心疼她的,虽想要给余雪儿铺路,到底也不忍她继续被众人唾弃。

可宾客刚散,余雪儿就几步过来,将一封休书扔在了她满是血污的身上:“叶嫣然,拿着休书滚!从今以后,你再也不是沈家的人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