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神婿奶爸林呈 > 

陈霸天

第3章 陈霸天

陈傲天掏出手机,悲痛欲绝“大哥,您的亲侄被人杀了。”

陈傲天的大哥曾经是杀手组织数一数二的人物,手下调教一批杀人如麻的帮手,手握重武器,据说还有人跟着世外武宗修炼凡人所渴望的“仙术。”

“什么?踏马是谁呀,老子一定杀了他全家祖宗,给我大侄子报仇。”

陈霸天没有生育能力,将陈少封当做亲生儿子疼爱比陈傲天还甚,给予厚望。

现在亲侄被杀,他怒火中烧,在短短十分钟内召集了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打手,开车坦克,个个手持重武器,这阵仗整个彭城都被轰动了!

“轰轰轰”

“竟然是陈霸天,这个大魔王,是谁把他惹怒了?这不是找死吗?”

“听说好像是他的侄子被人打死了。”

“什么?去年有个帮派辱骂陈少封,陈霸天带着一帮打手上门抄家,那个帮派死的死,逃的逃,真是相当凄惨。”

“陈少封仗着自己叔叔作福作威,没少干欺负我们的时候,这人胆大为民除害,也算是……”

“嘘,小声点,被陈霸天听见不得杀了你。”

浩浩荡荡的阵仗把陈家别墅围得水泄不通,陈霸天冲进卧室,便看见一绝世男子优雅端坐在沙发上,电视放映近五年的新闻联播,陈傲天则是倒在血泊之中,生死不明。

“好狂妄的小子,杀了我陈家的人,还敢坐在此悠闲喝茶,猖狂至极。给我把他射成刺猬!”

别墅外手持冲锋枪的打手们个个对准林呈射击,数百发子弹齐齐而发,他丝毫不慌,以鬼魅般的走位躲开,看的枪手们目瞪口呆。

“他是怎么躲过这么多子弹的?”

“别管他怎么躲的,几百发他能躲开,咱们给他来个千篇一律!”

千发子弹齐齐射出,靶心精确,可见这群人平日都是受过十分严苛的训练。

“任由你如何狂妄,千发枪雨下,你还是得死!”

林呈的身影越来越快,快的让人眼睛捕捉不到,只能看见无数残影飘闪。

“都是一些小把戏,我还以为你有什么能耐!不过如此!”

陈霸天被林呈云淡风轻的吐槽气得浑身发抖,双目猩红,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杀气腾腾的盯着林呈。

林呈不为所动,食指和中指有一下没一下扣桌面,眉眼轻挑意有所指。

“你来得太慢了,早来一分钟,他就不会死。”

“狂妄小儿,找死。”

陈傲天手持短刀,一手操枪,眼里杀气毕现,快步疾跑冲驰,连发一夹子弹,在子弹即将打到林呈时,他的短刀紧随其后,而枪也换上新弹夹膛。

如此快的速度,让打手们心惊胆战,纷纷默默叫好感叹,老大的速度太快了,根本看不见!

“我说过,你太慢了。”

林呈轻松躲开子弹,节骨分明的手指捏住他的手腕,撇右夺过短刀,握住刀把,割断陈霸天的手筋,于此同时,十几发子弹近距离贴脸而来。

“嗯!”

陈霸天闷哼一声,奸笑佞看林呈,透露些许欣赏,“小子,伸手不错,有狂妄的资本。断一只手取你狗命,老子不亏。”

“是吗?”

邪邪淡笑,眼底平静无波,接下来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子弹突然拐道,一拥齐发射入陈霸天的身体内。

“嘭!”

陈霸天狼狈的躺在地上,感受着身体血液的流淌而出,不甘,愤怒,死死盯着林呈,咆哮大吼。

“张雀,我要他生不如死。”

随着声音渐落,陈霸天的面前瞬间闪现一位白发老者,仙风道骨颇有世外修炼者气度,一双看淡世俗的眼睛,无一不在向林呈传递不过是会些旁门左道的蝼蚁之辈。

“年轻人,老夫当年成就威望比你过之好几倍,却没有你这般狂妄。”

话毕,尘拂结出封困劫杀阵法,三指推送输入道气,八字步无影脚疾飞,幻影身法迷惑人的视觉。

“这小子什么来路,竟然能够让张老出手,施展自己的成名绝迹?”

“别妄自菲薄,张老才言这人不足为惧,张老恐怕是想要一招击败他。”

坐在坦克上的几个人攀谈,对林呈不屑,全都紧张陈霸天的伤势。

“去两个人悄悄把老大救出来,呆会儿我们开炮。”

“那张老呢?他还在里面和那小子干仗呢!”

“张老修炼道术,不惧坦克炮,我们主要是轰死那小子,给老大报仇。”

“哇!”

张雀的所有必杀技都施展而出,却没有近林呈身体分毫,就连衣角都没摸到,还被他轻轻一挥手打的重伤口吐鲜血。

“你到底是谁?”

张雀不甘愤愤的怒视林呈,翻身盘腿而坐,准备运行内力疗伤,又一口鲜血喷吐。

“开炮。”

这时,别墅外粗犷洪亮的声音穿进卧室,一声声的坦克炮轰进卧室,张雀满脸惊恐和不可置信,再一看身后,陈霸天早已不在。

“他们竟然真的敢开炮……哈哈哈,不过有你和我一起死,我无憾了。”

张雀虽不在武宗排名,道法修炼四十余年,生平第四次碰见如此强劲的对手,且还是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

足以!

要是他知道林呈已经活了一万多年,修为最高阶,在他面前,自己就是一个跳梁小丑,还不等炮轰,直接原地气死嗝屁儿!

“哦?你太看得起自己了!”

陈雀眼睁睁看着林呈神秘一笑,任由坦克炮轰在自己身上,毫发无伤,而他被轰炸成血碎。

整栋别墅成为废墟一片,不复往日富丽堂皇。

“弟弟,封儿,我给你们报仇了!”

陈傲天虚弱的凄凉仰天长笑,眼角的泪淌过脸颊,冷漠的看着废墟。

“走,去给我弟弟立碑!”

碎屑飞舞的别墅废墟里,风淡云轻走出一位初尘长发飘飘,俊朗如晨的男子,他好似繁光,披星戴月而来,唇带笑意,满目傲世天下。

“怎么可能…他还活着!”

“他是谁?天神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