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幸得相爱,林少深深宠 > 

肾脏功能衰竭……

第3章 肾脏功能衰竭……

她满脸忌惮地对峙林邺城:“你干嘛,该不会说不过我,就拿小孩子出气吧!”

林邺城这才将目光转移到她的身上,亚麻布料的长裙,外搭着轻薄的针织衫,明明是很文艺的打扮,性格却如此暴躁。

他沉默一下,才缓缓开口:“如果我是你,会好好考虑我的条件。”

夏初心哼了一声,坚持道:“除了道歉,我什么都不要!”

就在这时,站在她旁边的夏擎羽身体忽然摇晃了一下,抓着夏初心的衣服,差点没有站稳。

觉察到夏擎羽的异样,夏初心连忙蹲下来将他抱在怀里,却见夏擎羽脸色苍白,直接昏了过去。

夏初心顿时慌了,摇晃着夏擎羽幼小的身躯:“擎羽,擎羽,你怎么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警局里瞬间乱成了一团,林邺城皱了皱眉,向助理吩咐道:“准备车,去医院。”

说着,不待夏初心反应过来,就蹲下shen将夏擎羽抱在怀中,迈着大长腿大步朝着警局门外跑去。

医院里,见医生给夏擎羽检查完毕,从病房中走出来,夏初心急忙迎上去:“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听诊器,向夏初心忧虑道:“目前怀疑这孩子是出现肾脏功能衰竭的症状,不过一切还要等检查结果出来再说。”

“肾脏功能衰竭……”

夏初心如遭雷击,瞬间愣在原地,想着夏擎羽难受的样子,心里犹如刀割。

跟在一旁的林邺城蹙了蹙眉,疑惑问:“这孩子才三四岁,怎么会肾脏功能衰竭?”

医生见来人是林邺城,态度瞬间尊敬了几分,向他回答:“这个我们也觉得奇怪,一般而言,像这种幼儿不会有这种疾病的。”

说着,还看向夏初心问:“不知道这位小姐的家族史上,有没有类似的遗传病?”

夏初心摇了摇头,颓然回答:“没有。”

医生又问:“那这孩子的父亲呢?兴许是父系家族的遗传病。”

父亲……

见医生提起夏擎羽的父亲,夏初心瞬间尴尬起来,良久都没接话。

三年前,她被父亲赶出家门,还发生车祸失去记忆,之后就生下了这个孩子。

老实说,连她也不知道这孩子的父亲是谁,听夏家的说辞,是被她在酒吧中随意勾-引的男人。

不过夏家的人向来将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做梦都想找到说辞把她赶出家门,因此,他们的话,夏初心是没有全信的。

见夏初心为难,林邺城开口道:“告诉院长,组织专家团队,全力治疗。”

医生连忙应答:“是,林先生,我们这就去办。”

见医生走远,夏初心转向林邺城感谢道:“林先生,谢谢你啊。”

刚才事发突然,如果不是这个男人在,她早就乱成一团,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而且,林邺城刚才的开口,分明是在转移话题,不想让她在医生面前难堪出丑。

她顿了顿,又说:“林先生,因为我们的事,浪费您太多时间了,您要不先回家陪陪女儿,刚经历绑架的事,小姑娘肯定很害怕。”

林邺城微微蹙起好看的眉,反问:“谁告诉你,米朵是我女儿?”

夏初心啊了一声,呆在原地,一般而言,来警局处理这种事情的,不就是孩子的家长监护人吗?

林邺城瞥了她一眼,移开视线,没好气地道:“她是我哥哥的女儿。”

夏初心连忙道歉:“对不起,是我误会了。”

却听林邺城顿了顿,又开口:“我,单身。”

夏初心郁结了。

他单不单身,跟她有什么关系呀?

搞得好像她在相亲,准备跟他处对象似的。

医院的病房里,夏擎羽刚刚睁开眼睛,就看到几个人守在自己的床前。

见夏擎羽醒了,白臻臻立即扑到病床前哭诉:“哎呦,我的小宝贝,你可终于醒了,可把干妈吓死了!”

对于这个闺蜜,夏初心瞬间无语,原本她和夏擎羽回来,是通知白臻臻去机场接机的,结果却遇到绑匪绑架的事。

白臻臻得知夏擎羽发生意外,被送到医院,火急火燎地赶到医院,守在病房里哭了快一个小时,连她这个亲妈都自叹不如。

“臻臻,擎羽才刚醒,你别吓到他。”

夏初心将白臻臻拉起来,换成自己挨近到病床边,问:“擎羽,你现在还难受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