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阴气撩人:总裁的神秘鬼妻 > 

当然是想多了解他啊

第6章 当然是想多了解他啊

第五之白正考虑着要不要实话实说,可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得学会保护自己。

“我家有一颗大榕树,上百年了,”第五之白看了看云景,“忘记跟你说,我家也是开医院的,每次有病人要死的时候,大榕树就会告诉我。”

咳,说个谎话应该不伤大雅吧?

她没做什么伤害他们的事情,所以应该会被理解的对不对?

“你们家开医院的?”云景直接看向司沐,“你家在哪里?”

第五之白撇嘴,“忘了。”

说事情就说事情,干嘛套她话。

云景摸摸鼻子,默默把话题拽回来,“这里又没大榕树,你怎么知道司玉坤要死了?”

“托大榕树的福,我有时候能看见普通人看不见的东西。”咳,这是作为阴阳师最基本的。

第五之白继续说道,“他的下场,似乎很惨。”

奇怪的是,她看不到司沐的。

云景笑了笑,没再继续问,他跟七爷持一样的态度,不相信这些。

第五之白耸了耸肩,也没指望人家立刻就相信,本来还想说一下司玉林的事情,恐怕也得往后拖了。

司玉坤的事情,司沐并没有放在心上,只当是第五之白信口胡诌,反而吩咐云景让人时刻注意司家本家有没有其他的动作。

三天之后,薛晴让人来请司沐,说是商量一下这司玉林的身后事。

司家是绝对的百年世家,富可敌国,一年前司庆阳夫妇的葬礼万分隆重,这也无可厚非,短短三年,司家已经办了好几回丧事了。

司沐一大早就去了司家,还在睡觉的第五之白似乎陷入了某种痛苦的梦魇。

梦中,她置身一片海域,苍茫一片,什么都看不清,脚下却如同平地,突然,她的面前出现一张恐怖至极的脸。

是人形海草!

“你竟敢坏我好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第五之白只觉得这声音实在太刺耳了,“你是什么人。”

“哼!司家!”

随后那人形海草便消失不见,而她却似乎被困在了这片海域,再也出不去。

司沐回来处理了一会儿文件,猛然想起了什么,“人呢?”

“之白姑娘还在睡觉的。”

因蝶园里没有女佣,云景就想着是不是找两个来伺候第五之白,可看司沐这模样,他有些捉摸不透。

司沐眉心一拧,起身就去了第五之白的房间。

“醒醒。”司沐拍了拍她的脸,她的口中念念有词,脸色却是白的吓人,正要让云景去喊医生过来,就被她拽住了胳膊。

“小七,快走!”

他愣了一下,随即脸就黑了,心中却在琢磨着把人送走,他本就不是什么良善之人,偏偏对这个女人诸多容忍,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这么想着,伸手就把她拎起来,“喂,醒醒。”

被困在梦魇中的第五之白,身后突然被什么一拽,眼前荒芜的海面碎裂成片,她也一下清醒过来,眼睛还有些茫然,看到突然放大的俊脸,下意识的抬手,一巴掌打在那人脸上。

司沐一身的力气爆发,真是反了天了,“你活得不耐烦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第五之白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小七?”

卧槽,她刚刚做了什么?

男人半边脸上明显的巴掌印,着实吓到她了,赶紧搂住他都胳膊,“小七,刚刚吓死我了,呜呜呜……”

这一次,司沐没有丝毫的停顿,一把拨开她的手,第五之白愣愣的看着他,“收拾好,马上送你走。”

卧槽。

“司沐,”第五之白怒了,面上的笑意也没有了,“你要是敢送我走,我就让你身败名裂。”

男人笑的讥诮,“没人告诉你,爷早就没有名声这种东西了吗?”

遇到这个女人之后,莫名的多了一个恋尸癖的怪癖,还被这个女人占尽了便宜,现在又说让他身败名裂,谁给她的胆子?

“……”第五之白抹了把脸,没有搞清楚司沐为什么能解她痛苦的原因,她是绝对不会离开这里,实在不行就往无耻了来,“司沐,你都把我带回来了,为什么要送我走?”

“爷不想看见你。”司沐蹙眉,看着泫然欲泣的女人他心中莫名的烦躁。

第五之白又凑过去搂着他的脖子,无下限的凑近他,“我很乖的,不吵你,不闯祸,你不开心的时候,我还能当个解语花,你不需要的时候,我可以当个花瓶,好不好嘛?”

若是搁在以前,这么没节操的事情,绝对不是她能干的出来的,然而现在情势所迫啊,这两天她也对这里的情况了解了一些,尤其是这个男人。

司沐被哽了一下,咬牙道,“花瓶?”

第五之白赶紧点头,“我还可以头顶插根花。”

司沐伸手想推开她,第五之白却搂得更紧,委屈极了,“司沐,你能不能,不要赶我走?”

……

今天是司玉林的葬礼,司沐一大早就去了司家,司玉林毕竟是薛晴的心头肉,这突然就没了,她接受不了,就想着在丧事上多多弥补一下。

第五之白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想的却是那天的梦魇,这种梦魇,她在以前道行很低的时候,倒是经常遇到,是谁进入了她的梦里?

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得从司沐的身边动手,于是喊了一声云景。

司沐并没有带云景去司家本家,而是将她留下,说是以防万一,但是云景知道,司沐担心第五之白。

“有什么事?”云景走过来,低声问道。

“给我一份关于司沐的资料,以及这里的所有的资料。”第五之白话一出,云景的脸色微微一变,“要七爷的资料做什么?”

别人的资料倒是无所谓,偏偏七爷的,云景看着第五之白的眼神,就有些排斥了。

哪一个接近七爷的人,是单纯的没有目的的?

谁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是不是?

第五之白是个人精,假装没有看到,“当然是想更了解他啊。”

云景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就出去了,帮忙找到小少爷是一回事,但若是想要接近七爷,那意思可就深了,更何况,还是个来历不明的女人。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