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阴气撩人:总裁的神秘鬼妻 > 

我们都一起睡过了

第5章 我们都一起睡过了

“小七啊,”第五之白笑的就是白雪公主他后妈,“是不是觉得这样亲近多了?”

“……”司沐的手指动了动,想掐死她的念头越来越强烈。

谁给她的胆子这样喊他,亲近?

那是个什么东西,他从来不需要那种东西。

“你是不是很喜欢?”第五之白只当没看出他脸上的愠色,出声,“既然喜欢,明天就去医院看看怎么样?”

今天一早见司玉坤,便看到他背上背着一个横死鬼,对她各种威胁,倘若不是她出手,恐怕这次车祸会要了他的命。

“你想去?”

司沐的脸色更难看了,第五之白毫不犹豫的点头。

“可以,去了之后,你就滚回你该去的地方。”

卧槽!

“你刚刚明明很欢喜我喊你小七的,小七,你不能赶我走,小七……”

一声声小七让他躁的全身血液都在暴走,“你再喊一次我就掐死你。”

第五之白委屈的闭上嘴,控诉的看着他。

回到房间想去换衣服,才发现司沐给她买的衣服还没送过来,只能厚着脸皮跑到他的房间,“那个,你借我件衣服好不?”

真是见鬼了,诺大的宅子竟然没有一个女的!

司沐蹙眉,“滚去换衣间自己拿。”

第五之白颠颠的跑进去,从换衣间挑了两件白色的衬衫,“我的衣服什么时候送过来?”

看看这口气,这态度,理所当然的就像他欠她的!

一个滚字在司沐嘴里绕了好几个圈,才冷冽道,“明天早上。”

送不过来他也会让人送过来。

还真是捡了个麻烦。

再次回到房间,第五之白换好了衣服,撇嘴,里衣没穿好难受,扫了一眼桌上的水草,收了脸上的笑容。

利用水草做的咒杀阵,很难让人发现,难度也不大,只不过相对来说就比较单一了,只能咒杀一个人。

这水草是在那咒杀阵的阵眼上,拿回来就是想看看,这上面咒杀的对象是谁。

对着水草结了个印,第五之白眉心一跳,咒杀的对象果然是司沐。

只不过,咒杀他的人怎么就知道,司沐一定会去海边?

隔天一早,第五之白的衣服就送过来了,她很高兴。

换好衣服就跑去找司沐,“小七,你收拾好了吗?”

正在跟司沐汇报昨天把小少爷带回去之后,司家人的反应,一听到这魔性的小七,瞬间就惊悚了,他现在遁走还来得及吗?

司沐冷冷的看着她,奈何第五之白对他这般模样根本就是免疫的,还非常狗腿的跑过去搂住他的胳膊,“你昨天不是答应我了吗?”

云景下意识往后退了退,七爷最厌恶有人这般靠近他,他记得,上一次有人想要爬上七爷的床,下场是什么来着?

对了,被扒光了打晕丢在了大街上!

“我说带你去,然后你就滚回去。”司沐冷声问道。

“哎呀,你不要威胁人家嘛,我们都一起睡过了,不要这么无情嘛。”

第五之白只想着把人拐走,根本没注意身后,云景百脸懵逼的看着爬上七爷身的女人,很想跑,他似乎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

司沐咬牙切齿的看着她,“一起睡过?”

第五之白再次点头,“睡了人家就得负责,人家说什么你都得宠着,快点的。”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不近女色的七爷竟然真的乖乖跟她走了。

卧槽,这个世界玄幻了吗?

站在医院门口,第五之白眉头皱成了一个小老头,虽然说医院素来是阴气最强的地方,可也不至于这样夸张吧。

楼层上空弥漫着让人压抑的黑气,整个医院就像是被隔绝了一样,时不时的飘过几只还没有去轮回的鬼魂,友好一些的还会跟她打个招呼。

她的心中不由得跳了跳。

“怎么了?”云景见她脸色难看,开口问道。

“没什么。”第五之白笑的若无其事,却担忧的看了一眼司沐。

司沐沉这一张脸往里走,第五之白依然拽着他的手,进了司玉坤的病房,一眼便看到他背后依然背着那横死鬼,只是气息弱了些。

司玉坤看到第五之白,眼睛闪了闪,“听说昨天找到了玉林。”

这司玉林是司家老九的孩子,老九司庆阳夫妻一年前出了车祸,只剩下这个孩子。

指望司沐说话那是不可能的,云景笑着开口道,“是的,就在那片海域。”

司玉坤惆怅的点了点头,“你们见过奶奶了吗?”

不管他们兄弟几人怎么斗,谁也不敢正面忤逆薛晴。

“还没有。”

回话的依然是云景,司玉坤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想害玉林的人,是容家,老七,玉林失踪我就让人去查了,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容家。”

说完,司玉林特意看了看司沐的反应,然而让他失望的是,他没有任何反应。

第五之白现在司沐的身后,与那横死鬼对视,却见它桀桀大笑,根本不惧她,甚至还有些挑衅。

她眯了眯眼睛,无声问到,“你生前并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为何不去转世轮回?”

“轮回?然后一次次的不得好死?哼,这一切都是因为司家,你若是识相就自己滚,饶你不死!”横死鬼没有一丝惧怕,只当这个女人是一个不怕死的蠢货。

话音刚落,整个病房弥漫着令人厌恶的黑气,第五之白的身体就像是个吸铁石般,疯狂的吸食那些黑气。

叹了口气,执念太深,根本感化不了,垂眸,口中无声的嘟囔着什么,手也在快速的结印。

每个阴阳师都有自己的式神,可她现在不能用,否则会暴露她此时的藏身之处。

她是不会铤而走险的。

结印完成,她从司沐的背后走出来,不经意间抬手,将把手中的灭鬼符拍了出去。

她已经给过那横死鬼机会,它自己不要,就别怪她下狠手。

做完之后,就着拍出去的动作撩了撩头发,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司沐一直都注意着她,她的每一个小动作都看的清清楚楚,她在干什么?

“容家跟你是死对头吗?”从医院出来,第五之白才开口。

看样子,回去以后得问云景要一份详细的人物圈子的资料。

“不是。”司沐表情有些怪异,此时第五之白并没有搂着他的胳膊,也没有牵着他的手。

“你要来见司玉坤,又怎么话都不说。”司沐睥睨着她,第五之白组织了一下语言,“我要说司玉坤的死期快到了,你信吗?”

尽管把跟着他的横死鬼除掉了,但他的阳寿却已经走到了尽头。

不得好死。

司沐的脚步顿了一下,跟在他身边的第五之白都没有察觉到,“是吗?”

反倒是跟在后面的云景,疑惑的问道,“司玉坤才四十出头,怎么可能会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