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阴气撩人:总裁的神秘鬼妻 > 

活阎王强上了一具女尸

第2章 活阎王强上了一具女尸

车子缓缓地停在司家门口,夜色中,云景打着雨伞僵硬的走在司沐的右手边,时不时的看一眼他怀中的女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司沐目不斜视,抱着她大步进了屋,却听得四周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主座上的薛晴,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脸色惊骇异常。

她的亲孙子,竟然衣衫不整的抱着那个从海里捞上来的女人。

这种情形,不用多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大厅里的人皆是一阵错愕,素来不让女人近身的司沐,此时竟然抱着一个女人,他的衬衫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扯开,性感的胸膛就那样暴露在众人面前,在场的女人一下子就红了脸。

谁也不能否认,这个男人绝对有让所有女人趋之若鹫的资本。

“阿七,你怎么把她带回来了?”别人不知道可她知道的一清二楚啊,薛晴急的往下走了两步,竟然是司沐亲自把那女尸抱了回来。

司沐眼底讥诮尽显,神色越发的清冽,将所有人的反应都敛进眼底,“怎么?”

没有人注意到,司沐怀中的女人动了动。

众人一愣,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同时看向薛晴,去请他们的人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商议,难道跟这个女人有关系?

还是说,司家要办喜事了?

薛晴已经没有了最初那般惊骇,眉宇间尽是不赞同,可说话的方式依旧很温和,“阿七,这个女人已经死了,给她买副棺材将她好好安葬了就行了,你带她回来做什么?”

“奶奶,那个女人已经死了是什么意思?”司家的老大司玉坤的目光一直都在司沐怀中女人的身上,只可惜,那个女人一头长发紧贴着他的胸膛,根本看不到脸。

只有一身嫁衣十分的惹眼!

此时听到薛晴的话,司玉坤诧异的问道。

毛辞莫名的就有些畏惧司沐,可他怀中那女尸周身都弥漫着死亡的黑气,正在慢慢的蚕食着司沐,于是战战兢兢的解释道,“七爷怀中的女子是刚刚从海里捞上来的,又身穿嫁衣,有两种可能,其一,是她正在举行婚礼而中途遭受了变故,其二,就是被鬼神选中的新娘,其实就是祭品,或者是冥婚,这两种都会直接要了人的命。”

他说完,又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司沐,继续说道,“但这姑娘很明显不是第一种,小老儿可不敢信口胡诌,七爷,您看看她手腕上,以及胸口处,有没有红线跟血符?”

司沐的脸色更难看了,此时他才低头,将怀中的人看了个仔细。

女子浓长的睫毛微颤,双眸紧闭,鼻梁更是高挺的勾人,樱桃小口更是如同熟透了一半,惹人采撷。

这个女人美得近乎妖异。

可,莫名的,他就不想听到她是个已死之人这种话。

像是证明一般,目光朝她的手腕看去,竟然真的看到了一条红绳绑在她手腕,他的心一下就揪紧了。

在场的人都不敢出声,怕惹怒了这个男人,他们会很惨。

云景机灵的往前跨了一步,挡住所有人的目光。

司沐又解开她胸口的盘扣,脸色又是一变,血符也有。

随即又是一声冷哼,“那又如何?”

她测的手还紧紧的搂着他的胳膊,怎么可能是个死人?

毛辞噎了一下,“七爷,现在可以确定,这位姑娘是许配过阴婚的,而且,她的身体里凝聚了海里无数的怨气冤魂,只会给您,给司家带来大的灾祸,不管如何,我们都应该将她送回去。”

司沐冷笑一声,却让在场所有人都打了寒颤。

常年不笑的人突然笑了,即使是冷笑,那效果也是惊人的。

没有人敢抬头看他。

薛晴急得不行,“阿七,我们将她送回……”

“这件事不必再说,我自有打算,云景,回蝶园。”

于是,一夜之间,整个帝都都传遍了,人见人怕的活阎王竟然强上了一具女尸。

第二天早上,司沐的房间里,女子的叫声响彻上空。

刚睡下没多久的司沐不悦的睁开眼睛,冷冷的看着把自己踹下床的女人,控制不住的想要杀人,略带猩红的眸如同盯着猎物一般。

第五之白怒,“谁准你睡在我床上的?”

简直是太过分了。

司沐本就因为一夜没睡心情不好,更是毫不留情的讥诮,“昨天是谁抱着爷死活不撒手,不然你以为什么女人都能爬上爷的床?”

第五之白怔住,记忆汹涌而来,昨天是初一,她身体里的双情蛊发作,却被人算计成为了祭品,愤怒之余却又难受的要死,情急之下跳进了海里。

睁开眼睛便看到这个男人,因为抱着他,能控制住她体内的双情蛊,她好像还做了不该做的羞人的事情。

轰!

女子瓷白的小脸红的彻底,却又不甘心这样被嘲,呛声道,“你无耻!”

司沐冷哼一声,危险的从地上起身,似笑非笑的上了床。

对于危险,第五之白素来都是最敏感的,本能的往后退,却被他一把拽住,“爷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无耻。”

第五之白抬脚朝他的致命弱点踢去,司沐一个翻身躲过,她趁着这个空档直接在床上滚了几圈,避开他。

司沐正要在动,敲门声响起。

他冷冷一哼,这才起身出去。

第五之白猛的松了口气,坐在床沿开始认真的想,她今年二十岁,已经被双情蛊折磨了十几年,没有人理解这种痛苦。

可昨天,原本应该是生不如死,却是轻易度过。

这个男人是什么人?

但,双情蛊的痛苦过后,紧随而来的是身体里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啃食的刺痛,咬破食指,在眉心点了几下,画出一个镇魂符,体内的喧嚣一下就变得死寂。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