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阴气撩人:总裁的神秘鬼妻 > 

飘在海中的新娘

第1章 飘在海中的新娘

九月初一,海边的天气阴暗的吓人,能见度也很低,茫茫的海面如同刚刚出炉的蒸屉,烟雾弥漫,什么都看不见。

突然,能见度所及的海面上,隐约看见有一团红色的东西朝岸边飘了过来。

三个月前,A市司家的小少爷司玉林突然失踪了,司家出动了黑白两道,依然没有任何消息,太奶奶薛晴绝望的差点没一头撞了司家大门。

奶奶又是个信鬼神之人,认识一个很厉害的恶灵谈判专家毛辞,能招魂,跟死人对话,于是把人请过来,招魂的结果是孩子被丢弃在海里,不管怎么样,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有东西从海里浮上来了。”

这话无疑给这样沉重的气氛,平添了一抹冷肃!

“毛先生,那是?”薛晴颤了颤,生怕他会说出什么让她崩溃的话。

毛辞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站在薛晴身畔的男人,却撞见了一双毫无情绪的黑眸,下意识一抖,扭头跟打捞队的人说,“快,你们去把那东西捞上来。”

很快,漂浮在海面上的一团红色被捞上来,薛晴吓了一跳,竟然是一个身穿嫁衣的女人。

那女人就如同睡着了一般,一头长发铺散,一身血红色的嫁衣,更是衬得女子的脸,诡异的鲜活。

毛辞的脸色一下就变了,也顾不得害怕那个男人,赶紧走过去,探了探她的鼻息,又听了听她的心脏,确定这是个死人,暗骂一声晦气。

赶紧走到薛晴跟前,低低的说道,“老太太,是个死人,这一身嫁衣,有两种可能,或者冥婚,或者是被用来祭祀的祭品,若是后者,处理不好,司家还会有大祸患。”

他每说一个字,薛晴的脸色就白一分,整个人都在发抖。

这时候,站在她身边的男人,冷着脸走到那具女尸跟前,不由得眯了眯眼。

毛辞被他吓了一跳,赶紧跟过去胆战心惊的说道,“七爷,现在恐怕不宜继续打捞了,需要过了十五,不然会惹众鬼怒,容易出事”

这个男人,是A市人人闻名色变的司沐,狂妄嗜杀,传闻他的血都是冷的,从不信鬼神一说,偏偏又是个管理天才,司家在他手中仅仅五年,版图就扩大了近乎两倍。

司沐冷哼一声,仿佛他说了什么笑话一般,厉眸倏然眯起,那个本来应该已经死了的女尸眼睛在动。

正在这时,一道闪电划破海边的阴暗,朝着那具女尸砸了过来,毛辞惊骇的大吼一声,“快跑。”

电闪雷鸣,一道道闪电劈空而来,保镖背起薛晴就跑,唯独司沐,就站在闪电中央,面色没有一丝的变化,阴冷的看着那女尸。

原本没有活人气息的女尸,眼皮动了一下,径直砸过来的闪电,突然拐了个弯,砸向海面。

与此同时,闪电砸过的地方竟然无数的黑气疯长,又似乎被什么东西撕裂成绳状,凶狠的朝着那女尸缠绕过来。

第五之白的手指一动,轻吟出声,艰难的睁开眼睛,闪电亮的吓人,迷茫了一会儿,才发现视线所及之处竟然站着一个人。

心中一惊,绵软的身体费力从地上爬起来,与那人对视,她的脸色瞬间就白的吓人。

刚刚看清面前的是个男人,另一种痛苦陡然袭遍感官,压抑在这具冰冷身体最深处的欲,在这一刻全面爆发。

“该死的!”第五之白踉跄的往后退去,从出生,她就被人下了双情蛊,过了十八岁,每月初一便会发作一次。

双情蛊需要跟男人行鱼水之欢,但又不能随便找个人解蛊,必须要找到一心爱你的命定之人,否则会肠穿肚烂,七窍流血而死,幸运一点的会早早地找到,不幸的,过了二十五岁,便会器官衰竭,从里面长出阴阳草,人就会变成它的养料。

这就是身为第五家阴阳师世家的悲哀,注定不得善终。

第五之白不敢多想,转身就往海里跑,结果这一转身,无数条黑气缠上她的身子,刺入她的体内。

她的身体僵在原地,支撑着她的那些精气神,在被那些黑气吸食。

司沐冷哼,身形大动,手已经把那个要跑进海里的女人给捞回来,“还想装神弄鬼?”

接触到她皮肤的一瞬间,司沐还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这个女人竟然没有一丝温度。

死人般的冰冷。

第五之白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无力的手指动了动,很快便静止不动,她体内濒临爆发的欲,竟然在这个男人触碰到他的时候,倏然褪去。

抱着这个男人能减轻她的痛苦。

紧绷的神经一下就放松开来,本能的往男人怀里钻,齐腰的长发诡异的缠住了男人的胳膊,隔断了那些染上死气的黑气。

司沐一僵,女人的动作逼得他往后退了退,谁知那人竟又贴了过来。

“滚开。”司沐脸色一变,伸手推开她。

身体上的痛苦解除了,第五之白无骨般灵巧的钻进他的怀中,冰冷的手紧跟着就探进了他的衬衫,然而视线却是一直都看着那些越来越深入的黑气。

那些,竟然都是集聚在海底的冤魂。

在她身上闻到了相同的气息。

“你找死。”司沐并未发现这些,反而是因为她的投怀送抱恼羞成怒,不但没有推开她,反而像是要搂她入怀。

第五之白紧紧搂着他,这个男人现在就是她的救赎,对着他的唇就咬过去,“你好舒服。”

终于,那些冤魂全数都钻进了她的身体里。

轰隆!

天空又是一道闪电,砸在相拥的两人身边,也照亮了男子发红的耳根。

女子身体的冰冷,却让从未动过情的司沐有些紧绷。

“不要推开我。”

女子如同没有察觉,软儒的呢喃让他的心中一颤,如同被洗脑了一般,鬼使神差的把人打横抱起来。

此时,倾盆大雨从天而降,黑色的卡宴就停在不远处。

上车之后,司沐想把她放在车上,却被她抱得更紧,口中还在不断的呢喃,不要推开她,顿了顿,才冷着一张脸问道,“事情办的怎么样?”

特助云景下车的动作僵住,一身黑色西装的七爷,竟然抱着一个身穿嫁衣的女人,怎么看都让人觉得诡异。

他张了张口,想问问这女人是打哪里来的,可一对上男人那冷厉的眸子,不由得一个激灵,赶紧开口道,“那个毛辞没有问题,当天薛晴的确是见过小少爷了。”

七爷怀疑他是个骗子,所以在他招魂之前,便在房间里安了监视器。

“监控里只看到有一团东西,很迷糊,但薛晴问了他几个问题,是小少爷的声音,说他好冷,周围全都是水,画面突然就断了。”

全都是雪花。

司沐脸色沉了沉,低头看着怀中的女人,“去查……”

话还没说完,怀中的女人突然不安分起来,手彻底的伸进他的衬衫,冰凉的小脸贴在了他的滚烫的胸膛。

第五之白双眼迷离,只觉得这人的怀抱,让她舒服的。

一手拽着他的胳膊,仰起头朝着男人的唇贴了上去。

司沐的脸冷戾的吓人,尤其是那双黑眸,看上去就像随时都能杀人。

然而真相是,七爷浑身僵硬的不知该如何应对,唇上冰凉的触感,让他的心陡然狂跳。

正在开车的云景吓得一脚踩了刹车,司沐怀中的人由于惯性滚出了他的怀抱,紧接着就是一阵让人脸红心跳的轻吟声。

司沐冷眸一扫,云景忍不住打个哆嗦,他不是故意的,放眼这帝都,有谁敢对七爷上下其手?

最让人惊悚的是,七爷竟然没有把那个女人扔出去。

当下也不敢在看,“七爷,老太太让您回一趟司家。”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