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无限破产危机 > 

借钱

第2章 借钱

事实上除了问同事借钱,还有别的办法,不过放在赵倩倩身上行不通。

比如信用卡取现,她没信用卡。

比如网络贷款,只要用户申请,网站立即放款3—5万。她曾经被判定为合格用户,拥有快速放款资格,后来担心账户丢失、莫名其妙背债,特地关闭相关功能,因此这条路被堵死。

比如找亲朋好友帮忙。可除了母亲,她没有别的亲人。至于朋友,相熟的只有梁燕和同事。此刻要么找不到人,要么各有难处。

赵倩倩把认识的人回想了一遍,最后发现,没有一人可以求助!

盘算到后来,心底隐隐有些绝望。

更让她抓狂的是,如果结婚红包没给五千,如果婚礼结束后立即返回,如果没胡吃海喝乱买东西,此刻就不会陷入这样的窘境。

“宿主即将破产,我是来帮忙的……”

猛然间,赵倩倩想起了小人说过的话。她心里一震,当即在脑海里呼喊,“云珞,你还在吗?”

云珞:“在。”

赵倩倩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浮萍,急急道,“你不是说会帮我?拜托,告诉我该怎么做!”

提问的同时,她屏住呼吸,不安等待。深怕小人因为她先前态度不好,就不理她。

云珞:“宿主名下无任何资产,手上现金总共101.5元。要想迅速弄到钱,有点困难。”

赵倩倩被说的老脸一红。不过目前自家是什么情况她心知肚明,因此硬着头皮追问,“只是困难,不是不可能,对吧?你有什么提议?”

云珞回答,“向公司说明情况,请求预支下个月工资。”

赵倩倩微怔,随即忙不迭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公司财务。

片刻后,她放下手机,如释重负,“财务答应了,她说明天上班后会把下个月基础工资打给我。”

销售员月收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基础工资,一部分是提成。

其中基础工资是固定的,提成跟当月业绩挂钩。财务说把基础工资打过来,就是给她打款3500元现金。

至于医生让今天缴费,怎么拖到明天……赵倩倩咬着牙想,豁出脸面不要,放低姿态求一求,应该是能通融的。

但是,低声下气求人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赵倩倩长这么大,生平第一次觉得,手里不能没钱。

胡思乱想间,云珞又道,“你身上没钱,你妈呢?”

赵倩倩被点醒,立时惊喜交加地喊出声,“我妈银行卡里有两万存款!”

她以为自己即将获救,情不自禁扬起一抹微笑。倏的想起了什么,笑容逐渐僵硬,“……可是我不知道密码。”

自己的钱自己支配,家长的钱家长支配。她从来没想过,要问清亲人银行卡密码,以备不时之需。

“用生日、身份证尾数、常用数字一个个试。”云珞提醒,“另外翻她的钱包,里面说不定有现金。”

赵倩倩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并迅速照办。

天无绝人之路。

翻了半天,赵倩倩终于在母亲的钱包里找到五张百元大钞,把住院费用结清。

缴纳完费用,她瘫坐在病房椅子上,整个人快虚脱。

“你知道吗?”赵倩倩声音缥缈,“刚才为了凑钱,我甚至有想过要不要花一百块买份意外保险,把受益人设置成我妈。”

如果作为局外人听说这件事,她一定会笑那人傻。可是轮到自己,她居然有认真考虑过。

云珞:“买意外险没用,自杀不赔。”

赵倩倩,“……”

突然怀疑自己是野鸡大学毕业,要不就是买来的学位证书。

智商太感人,她都快哭了。

第二天早上,汪妍从昏迷中醒转。

“妈,感觉好点了吗?”赵倩倩整夜寸步不离地照看着。见病患醒来,立即把人扶起,“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什么?”

“我……你……怎么……”汪妍刚醒,人还迷糊着。

“你昏过去了,是医院给你办的住院手续,也是他们通知我过来照顾您。”赵倩倩把医生的诊断复述了一遍,末了又气又急,“你生了病怎么也不告诉我?知道我接到电话时,心里有多着急吗!”

汪妍呐呐道,“你平常工作那么忙,我不想给你添麻烦……”

赵倩倩:亲妈要动手术,谁还管工作不工作?

她不想冲刚醒的病患撒气,只得闷声道,“不管怎么样,还是应该说一声。我知道了,也好帮忙凑手术费。”

“不用不用。”汪妍连连摆手,“手术费的事我能解决。你赚的钱,你自己留着花。”

赵倩倩不信,“每个月只有两三千的退休工资,你要怎么解决?我听医生说,手术费加住院费,合起来要五六万!”

“没事,我能行。”汪妍撇过头,不敢看女儿,“我托人找了份保洁工作,一周工作五天,一个月有两千五呢。”

“加上退休工资,每个月能拿五千。我省着点花,稍微攒一攒,一年就能存够。”

赵倩倩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嘴皮子直哆嗦,“医生说肿瘤压迫视觉神经,会导致视力障碍,就这样你还想出去工作?”

“万一劳累过度,又晕倒怎么办?”

“不是说腰酸背痛,再也干不动体力活?为什么说话不算话,退休后又出去找工作!”

汪妍辩解,“保洁工作不辛苦,很轻松的……不会影响身体状况。”

“反正我整天闲在家里,没什么事做,出去活动活动也好。”

“你啊就跟之前一样,吃点好吃的,买点好看的衣服,开开心心过日子。其他事妈会看着办,不用你操心。”

赵倩倩快哭了,她崩溃大喊,“医生说良性肿瘤可能发展成恶性肿瘤,我怎么放的下心!”

汪妍小声道,“等妈拿两份工资,攒钱不用太久……最多往后拖一年,没事的。”

赵倩倩没忍住,眼泪“啪嗒”一声掉下来。

退休后还要出去工作,难道不辛苦?

眼睛看不清还要一周上五天班,难道身体吃得消?

拖一年就要再冒一年的风险,难道她妈不清楚?

说到底,还是因为没钱。

她们需要钱支付医药费,银行卡里存款只有两万,所以要想尽一切办法去筹集。

跟命比起来,辛苦算不了什么。

怪只怪她没用,毕业后大手大脚,一点钱没存下来。如果她能一口气拿出五万、甚至十万,她妈根本不用勉强自己吃这个苦!

“你这孩子,怎么还哭了?”汪妍手忙脚乱帮女儿擦眼泪。

“妈,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赵倩倩泣不成声。

“跟我说对不起干什么?”汪妍不以为然,“人老了,身体器官出毛病是正常的。事情没发生前,咱们哪能提前预料到?”

“发现得病,治好就行了,多大点事?”

尽管汪妍一直用轻描淡写的口吻,但赵倩倩依旧自责不已。

她没办法成为母亲的依靠,所以母亲必须靠自己——这个认知像烙铁一样烙在她心上。

胸闷气短,浑身难受,可是毫无办法。没钱就是没钱,需要用的时候,没办法凭空变出来。

赵倩倩一把抱住母亲,哽咽道,“以后我不会再大手大脚,月月把钱花光,我保证!”

汪妍慈爱地搂着女儿,“倩倩长大了,知道省钱了,妈很高兴。”

赵倩倩又说,“拿到工资后,我要把钱都省下来!然后尽快存够钱,让你做手术。”

“好好好。”汪妍欣慰地笑了。

母女俩聊了许久,赵倩倩才擦干眼泪,准备早餐。

饭毕,汪妍感到疲倦,重新躺下休息。

赵倩倩看着镜子里眼睛肿胀的自己,拧干毛巾冷敷。

这时,手机收到短信通知,“您的账户转入3100元。”

赵倩倩扫了一眼,皱眉,“基础工资3500,怎么是3100?该不会打错了?”

“是3100没错。”西装小人突兀出现在她的肩头。

赵倩倩吓了一跳,差点大叫出声。等看清是云珞才冷静下来。

“为什么?”她在心里提问。

云珞:“你忘了?你去参加婚礼,请的是事假,会按天数扣工资。每月26个工作日,扣除3天休假,实际工作23天,那么这个月的基础工资就是3500/2623=3096。打款没问题,还凑了整。”

赵倩倩,“……”

正是急需用钱的时候,月收入硬生生少掉四百,心脏隐隐作痛。

赵倩倩不想再看见那串糟心的数字,挪开视线,叹了口气,“算了,今后引以为戒。”

云珞晃荡脚丫子,“少四百块钱就心疼了?那三天吃喝玩,外加购买纪念品,足足花了四千。如果算上来回路费,五千没了。”

赵倩倩:求别提。

她怕忍不住掐死那个没脑子的自己。

“要是听你的,早点回来就好了。”赵倩倩无比懊悔,“这样手里还能多剩点。”

刚把毛巾拧干,她灵光一闪,希冀地看向云珞,“手术费六万,目前存款只有两万,你有没有办法尽快凑齐?”

云珞告诉她,“你妈能拿退休金,说明年轻的时候交过社保。社保里除了养老保险,还有医疗保险。肿瘤切除手术是赔付项,可以报销。”

“虽说地区、医院、用药不同,报销额度略有差异,但报销70%不成问题。”

“换句话说,六万块钱的手术费,你们只需要支付1.8万。”

闻言,赵倩倩目瞪口呆。

她莫名觉得,刚才真情实感哭过一场的自己仿佛活体智障……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