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慕凉宁少柏穿越 > 

傻子相公

第2章 傻子相公

年轻男子显然不知自己将大难临头,继续辱骂道。

“看什么看?别以为你真是少夫人了,你知道我家主子什么身份?就你这破烂身子,伺候得了我主子的金尊贵体吗?我……啊!!!”

凄惨的痛叫响彻整个宁府,也将慕凉身后还在熟睡的宁少柏惊醒。

美人儿睡眼惺忪从榻上爬起来,小嘴一撅,正要撒娇。但那张红润的唇,却越长越大,目瞪口呆看着自个儿昨天新讨的娘子,揪着他小厮如风的衣领,揍得那叫一个酣畅淋漓。

如风的惨叫声,将整个庄子的人都惊醒了。

昨日押着慕凉跟宁少柏拜堂的陈嬷嬷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看到凌乱的场面和穿着里衣的大少爷,便知道这事儿成了。

不禁眉开眼笑,扫了一眼坐在桌边饮茶的慕凉。

“大少爷,老奴出来的时间不短了,还要回去向二夫人复命。既然您和慕姑……少夫人已经圆房了,将来可要好好过日子。”

“陈嬷嬷要走了吗?嬷嬷不要走,少柏舍不得你!”

宁少柏听了陈嬷嬷的话,也顾不上躺在地上的如风了,从榻上冲下来。

光秃秃的白嫩脚丫子,看得慕凉眼皮子一跳。

她对这个陈嬷嬷可没什么好感,对她口中那个二夫人更没什么好感。

哪家的长辈,会给自己后辈上那种地方找女人做媳妇儿?

哪怕他是个傻子,可生了这幅好皮囊,还有这么个诺大的庄子,达官显贵的小姐讨不着,还愁找不到蓬门小户的庶女?

暗自翻了个白眼儿,慕凉砰一声撂下茶杯,走过来便拉着宁少柏甩榻上去。

他还拽着陈嬷嬷的衣袖,后者冷不丁受力,差点没站稳摔倒。

昨晚的惊吓加今早的暴力,宁少柏显然有些怕慕凉,他唯唯诺诺朝陈嬷嬷投去求救的目光。

陈嬷嬷可没想到,自己接回来的女子,竟然如此暴躁且行为粗鄙。

她非但没生气,反而十分高兴,似乎得了什么额外的便宜似得。

“少夫人,大少爷以后可就拜托你了,好生照顾。大少爷,老奴就此别过。”

看了一眼地上鼻青脸肿的如风,陈嬷嬷心中惊叹这女子表面柔弱,下手真狠。

只怕以后大少爷的日子不好过,得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二夫人,多讨一份儿赏钱。

陈嬷嬷在宁少柏失望的目光中走了,他看向慕凉。

后者正用锦帕小心擦掉他脚上的脏污,给他套上袜子。

注意到小傻子怯生生的视线,慕凉唇角勾起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挑眉道。

“下次再让我瞧见你光脚踩地上,我就揍你。”

话音刚落,地上的如风挣扎着爬了起来,含糊不清喊道。

“有什么冲我来,不准你欺负大少爷!”

“滚去做饭!”

慕凉眼神一凛,恶狠狠回头道。

“好咧!”

瞬间如风便跟自己的名字一般,消失如风,一溜烟跑没影儿了。

房间里只剩下慕凉和宁少柏,后者瑟缩了一下,一副很怕慕凉的样子。

我是不是太凶了?

摸着下巴沉思着,意识到这小傻子不是自己那帮狗兄弟,而是娇滴滴的小相公。

清了清嗓子,慕凉哄道:“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不会让人欺负你,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宁少柏黑眸闪动,波光潋滟十分漂亮。

慕凉不知道他究竟听进去没,一边跟自己的傻子相公培养感情,一边了解眼下的情况。

不到一天时间,两壶酒的功夫,便在庄子上为数不多的几个奴仆口中,将宁少柏的情况套了个清楚。

宁家在京城是富户,农田庄子无数。

由于有一年雷雨,宁少柏贪玩,躲在园子里的假山中出不来,淋了雨发高烧,烧坏了脑子,从此智力便停留在五六岁。

大夫人死后,二夫人掌权,借着送大少爷养病的借口,将他送到宁家名下的一处农庄。

此处名叫清水镇,不大不小一个小县城。

这里地处偏远,民风彪悍。

宁家的庄子在这镇上,说起来是大户人家,实际上受到地域经济的影响,也有钱不到哪里去。

一个啥也不会的傻子被送到这庄子上,没有一技之长不说,三天两头闯祸。

若不是庄子能收点租子过日子,恐怕都要穷得揭不开锅了。

慕凉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瞅着桌上的软面馒头和清粥小菜,席面只有一个荤菜,还是昨天特地招呼陈嬷嬷做的肉菜。

她夹了一筷子放嘴里,淡出腥味儿,难吃得直皱眉头。

不过宁少柏倒是吃得不亦乐乎,嘴角沾着一点葱花。

修长的手指敛去小傻子唇角的嫩绿,后者嘴巴里含着馒头,冲慕凉傻乐。

这幅俗人模样,宁少柏的笑容谈不上气质,可有这幅颜值撑着,天真无邪是跑不了了。

慕凉这个颜狗,越看越喜欢。

她昨天趁机摸过自家小相公的身板儿,胸口瘦得全是排骨,一点肌肉也没有。

菜鸡身板儿,搁在她呆的特工组,非给嘲笑死不可。

自己的人,自己养。

慕凉喝了一口酒,转头问如风.

“除了收租,庄子还有其他的业务没?”

租子是半年收一次,距离下次收租还有三个月。

眼下这小傻子都吃馒头喝清粥了,再过一个月恐怕得喝西北风。

呵,这陈嬷嬷和那传说中的二夫人也是抠门儿,嫡子都快饿死了,也不支援点银子或饭食。

“大少爷是读书人,将来要考科举的,哪儿有闲工夫弄乱七八糟的东西?”

如风撇嘴,颇有风骨道:“等我家少爷高中,还愁没有黄白之物?”

宁少柏听得连连点头,接话接得很干脆:“我要考科举,当状元,做大官!”

慕凉一口酒差点没喷出来,似笑非笑瞅着一本正经的小傻子和如风。

就你少爷这智商,还考科举当状元?

我都怕他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好!

考虑到小傻子的自尊,慕凉没开口说风凉话。

反正她是看明白了,这两人主仆,主是脑子烧坏了,仆是中二病不轻。

“别空口说大话,天天吃这些,你家少爷还没考科举就先饿死了。”

慕凉失笑摇头,听如风这意思,估计也没整啥副业。

于是想了想,问道:“家里还剩多少银子?”

“你想干嘛?”

如风防贼般捂住自己的口袋,警惕瞪着今早才把自己胖揍一顿的女人。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