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蛇骨 > 

雄黄

第1章 雄黄

“你最好听话些,不要乱动,救了盈儿,朕自会放了你!”

男人的声音略微抖动,那条巨大的蛇尾就在眼前,他到底是怕了!

秦九越虚弱地蜷缩在角落里,她的手脚都被铁丝捆着,入了血肉,瞧着那身上的伤,结了痂又裂开,染透了她那件白裳。

她的意识略微有些模糊。

空气里四下飘着的全是雄黄的味道,她是蛇妖,可她并不怕雄黄,她只怕洛安一颗赤裸要杀她的心!

匕首抵在她的心口,男人的动作很利落。

“疼吗?”

男人的气息就在身侧,秦九越看着殷红的鲜血滴落在碗里,她咯咯咯地笑了。

“蛇血不是龙血,又怎么可能治得了许盈,你要杀我便杀吧,她的毒并非我下的,你要我……呃……”

下颚被洛安死死地攥着。

他的眼底那般寒凉。

师父说过,世间最为凉薄之人便是那九霄殿上的帝王,九越不信,偏偏在他的身上撞得头破血流,而今现了形,成了他最厌恶的妖怪!

秦九越早就知道了,洛安不信她,从她露出蛇尾的那一瞬,男人对她便只剩下恐惧,他之所以留着她,是想救下那毒入膏肓的许盈。

男人眼底的厌恶越发深了,他咬牙切齿:“你最好祈祷盈儿无事,不然朕要你陪葬!”

“你不信我。”

秦九越哽咽着出声,泪水从脸颊上落下,她盯着面前那俊朗面孔瞧,记忆深处那些耳鬓厮磨那些温情全部都成了最毒的药。

他曾满目星辰皆是她,也可以一刀捅入她的心口,是她输了,才落得这般凄惨的下场!

像是用尽全力的一声嘶吼,秦九越想要挣脱铁丝的束缚:“洛安,你可曾爱过我?”

哪怕只是一瞬。

面前的男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他俯身,在九越的耳边说道。

“你一个妖,也配?”

秦九越红了眼。

心口又是一阵疼,意识慢慢变得模糊,她听到男人狠厉的声音,那般冷。

“皇上,她好像晕了,血该够了吧。”

“继续取,死了活该。”

轰地一声,秦九越倒了下去,她终究是撑不住了。

……

再醒来的时候,已是入夜,前宫传来许盈醒来的消息,那个男人欣喜若狂地走了。

漆黑的夜色中,一个小太监偷偷摸摸地开锁进来。

他的眼神阴郁,走到秦九越的跟前,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

“你这恶毒的妖怪,该死!要不是哥哥病了,我也不愿看你这丑陋模样。”

他嫌恶地举起刀子,刮着秦九越的蛇鳞,一排排地刮下去。

疼得女人咬紧牙关,她猛地一探头,尖锐的牙齿险些把那小太监给吓死。

“你做什么,莫不是想吃人!都已经被困在这儿了,还不消停!”

他吓得腿软,见那蛇妖像是要挣脱开一样。

门外传来一阵清香。

那身穿锦服的女人,头戴金步摇,款款走来,许盈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嘲讽地开口:“刮吧,本宫允许你狠狠地刮,最好将整个蛇尾的鳞片全部都刮下来,好让本宫瞧瞧这血肉模糊的样子。”

秦九越蓦地抬头,对上来人那双得意的眼神!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