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荒唐梦 > 

荒唐梦3

第3章 荒唐梦3

这诡异的想法一萌生,我只觉得恶寒。

抛开奇奇怪怪的想法,我斟酌用词,尽量不加深他对我的不喜,「就当作是露水情缘如何?转头忘掉便是,我决不会以此来要挟将军。想来将军也当知晓若此事传扬出去的利害。」

「呵,露水情缘?」萧喻勾了勾唇,眉眼显见的冷了下来,「殿下莫不是对每个榻上之宾都这般说?」

我一时被他美色所迷,莞尔轻笑,声若娇吟,「萧将军切莫胡言,本宫的榻上可从来只得将军一人。」

这我可没有胡说,本公主虽然时常调戏小公子们,落了个风、流浪荡的美名,可真象今日这般酱酱酿酿的只有萧喻一人。就连入我春、梦的,也只有他一人。

说到底还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馋他身子馋得紧。

「馋我身子?」萧喻似笑非笑,眼中明明灭灭,藏着我看不懂的情绪。

他可真是深得谈话精髓,总是以疑问句的方式重复我后半句话。

等等,重复后半句……

我,我竟一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既如此……

那就一不做二不休吧。

反正已经将他得罪了,若是再亏了自己,就真真是赔了美人又折兵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是嘛。

我抬手抚上萧喻冷冽的眉眼,玉手纤纤最终落在男人的薄唇上,「自是因为本殿下倾心于将军。」

萧喻按住了我作、乱的手,语气里除了讥讽外还夹着怒气,「可殿下适才还说你我之间有个人恩怨。」

「我把将军睡了一事在将军眼里难道不是一桩恩怨?想来以萧将军为人,当是不喜本殿下平日里的做派,要将这笔账算在本殿下头上。」

我说着话,手上也没停,试图从他的桎梏中挣扎出来。

这厮手劲可真大,昨夜里我身上便留下了许多青紫痕迹。手腕这会儿怕是已经红了。

「是不喜。」

萧喻望着我的眼睛里有怒意不断在跳动,手上也加大了气力,略显粗粝的指腹落在我细嫩的腕间摩挲,酥麻之感瞬间侵袭四肢百骸,痒得我心尖发颤。

说话就说话,动手就不礼貌了。简直是对我这个色中饿鬼的折磨。

萧喻倏而一笑,光风霁月的模样可与天地争辉,我沉溺于其中,却闻得他说,「晏京中都传殿下生性浪、荡,萧某昨夜里领教了,」顿了顿,又道,「殿下果然热情。」

嘿,倒也不必如此直白。

我瞧见他耳垂染上的绯色,心底像有只猫儿在挠。忍住险些溢出唇齿的吟哦,我狠狠咬了咬舌尖,血腥味在口中弥漫开来的确让我清醒不少。

「那么,此事以将军看,当如何?」

「诚如公主所说,若传扬出去,兹事体大。」萧喻起身,在我以为能欣赏到美男更衣之景时一件锦袍落在了我脸上,将我罩于其间。

哼,小气鬼。

想来昨晚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了,能做的不能做的都做了,现在倒害羞了。

「便依公主所言吧。」话音儿里的余怒还未消散,萧喻已然不见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