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重生一世,盛宠苏先生 > 

热闹的人间大戏

第6章 热闹的人间大戏

一个小时后,姜棠出现在姜家门口。

姜家大宅,有百年历史,虽然曾经因为战火而崩塌过,但后来重新修缮,依旧不减它的魅力。

姜棠就是在这的宅邸里,生活了几年,最后死在地下秘密建立的实验基地。

现在双脚重新踏上这片土地,她未免有些唏嘘。

想到里头有一帮妖魔鬼怪在等着,她连忙打起十二万分精神,缓缓走进大门。

姜家本是医学世家,祖上也都是行医,曾经出过好几任宫廷里的太医,赫赫有名。旧社会里,很多达官贵人,拿着大把大把钞票上门求医。

所以祖上积累下一些财富,不过随着新国成立,后人的不经营,姜家渐渐衰落。曾经的风光一时,也就剩下这座宅邸了。

此时的大厅。

姜家两兄妹对面而坐。

姜芸竹得意看着在犹豫的弟弟。

不管多久,她这个一心只想过平淡日子的弟弟,总是被她耍得团团转。

“别犹豫了,冬青。小楠正等着我们救他呢。”姜芸竹的语气十分着急。

姜冬青抬头,看着她。

孩子的姑姑虽然平时说话是刻薄点,关键时候还是挺关心孩子的。

“姐,是不是我签字就真的能救出小楠?”姜冬青声音有些颤抖。

想起他那个还在读高中的儿子,心疼无比。

他是见义勇为,却被冤枉成蓄意伤人。他四处找人都碰壁,绝望之余,是他的姐姐打电话跟他说,有办法救出小楠。

他二话不说就赶过来,不过他姐姐提出的条件却是让他让出他手里所拥有的姜氏股份。

“冬青啊,往日我们之间是存在点误会。但那是大人之间的矛盾,我不会牵连到孩子。小楠是我们姜家唯一的男丁,我怎么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毁掉。”姜芸竹苦口婆心劝道,“再说人家答应拿了钱就放人,还是我豁出去一张老脸,求了又求才肯点头的。你要是再拖延下去,我怕那家人会反悔不肯撤销诉讼,到时候想救就真的没机会了。”

“好,我签!”一听事态的严重性,姜冬青立马拿起笔。

刷刷在股份转让书上写起来,姜芸竹在一旁看着,露出得逞的阴笑。

完美,小贱种解决了,股份也拿到手,还有什么能挡得住我姜芸竹呢?

“不要签!”

偏这个时候,不该出现的声音出现。

当场姜家两兄妹下意识看向门口。

见到姜棠。

姜芸竹有些吃惊。

“舅舅,这字你不能签。”姜棠快步走过来,神情认真。

姜芸竹意识到哪里不对,下意识起身,她是想挡住姜棠。

“你别打扰你舅舅,他……呀。”

姜芸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股蛮力给推倒在地。

接着就是姜棠如风一般的身影,卷走了姜冬青手里的文件。

“棠棠?”看着外甥女,姜冬青略显激动。

熟悉的声音,令姜棠停下哭声。透过模糊的视线,她看见一个中年帅大叔朝她飞奔过来。

那是她的舅舅姜冬青,一个比她亲生父母对她还要好的男人。

就是这么善良的一个好人,却在前世没得善终,被人分尸并且抛尸在家门口。她的舅妈因此遭受不住打击,当场心脏病发作去世。

可是她当时却还被关恩的甜言蜜语蒙骗,一直到她死前的那几天,才知道舅舅是因为知道了一些关恩的秘密,关恩买凶杀人。

“舅舅,是我。”此刻她放声大哭,扑进姜冬青的怀里。

能再次见到此生最敬爱的舅舅,没有谁能明白她现在的心情。

听到她哭得这么伤心,姜冬青心尖发颤。

扶起她的肩膀,见她蓬头垢面,眼泪鼻涕一起流,别提多么心疼。

“我可怜的囡囡!”

“呜呜,舅舅。”她像个迷途的羔羊,朝她的舅舅伸出手。

姜冬青还愣了下,因为以前的姜棠跟他可没那么熟,甚至可以说是有点不待见他,觉得他是穷,是拿不出手的亲戚,所以不愿与他多来往。

看到姜冬青眼里的疑惑,姜棠想给自己一巴掌。

前世的自己是有多瞎啊,放着这么好的舅舅不认,偏要去倒贴那些一心想要利用她,想要她死的人。

最后还把舅舅一家给害得家破人亡。

“囡囡不哭,舅舅在呢。”姜冬青紧紧搂着外甥女。

只是他们重逢的时光,很快就被打断。

“棠棠,我的宝贝,你终于回来啦。”

熟悉的味道刺激着姜棠的嗅觉神经,以前她多么眷恋,因为那是妈妈的味道。

可如今只会让她恶心。

“妈,我没事。”她不动声色推开母亲姜芸竹,屁股往后挪。

身体很自然倾斜向舅舅姜冬青。

姜芸竹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有些惊愣。

这死丫头不是一直都希望得到她这个母亲的疼爱的吗?怎么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看她的眼神是不是还隐藏着恨意。

转念一想,姜芸竹觉得自己可能是想太多。

姜棠就是个乡下长大的野丫头,没见过什么世面,轻易就被她的三言两语蒙骗,怎么可能会看出点什么来。

肯定是她的戏做得还不够足。

姜芸竹如是想,马上挤出一滴眼泪,又朝姜棠伸手,干嚎:“棠棠,你可吓死妈妈了。妈妈听说你出去一天,到这么晚还没回来,马上就从公司赶回来。我还把你妹妹骂一顿,都是她没有好好照顾你。”

姜棠没说话,用一边眼睛看着她。

这个动作让她看起来,就跟一只找不到回家路的小羊羔,特别好欺负。

见到她跟往常没有什么太大区别的行为,姜芸竹松口气。

心想或许是今晚刚失去女人珍贵的的第一次,还处于惊吓中,难免会有些情绪波动。

“棠棠,你刚才说不能签是什么意思?”姜冬青说话,拉回姜芸竹的神智。

她在心里冷嗤,她倒要看看这个小贱种能说出什么理由来。这已经是铁板钉钉上的事情,股份她是要定,谁也阻止不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