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重生一世,盛宠苏先生 > 

为谁而生

第2章 为谁而生

“苏翊!”

姜棠在心里呐喊,她还是怕这是一场梦,醒了,就什么都没了。

“看够了吗?”男人的好听的声音,从薄唇倾泻而出。他慢慢坐起,身上的衣服扣子早就被扯坏,露出肌理分明的胸膛。

他看着姜棠的时候,眼里带了一丝不屑。

“我!”

姜棠回过神,视线被泪水模糊。

怎么会够!苏翊,前世的你为了我,粉身碎骨。

这辈子即使用我的命偿还,我也甘之如饴。

前世因为我的愚蠢,遭人背叛,折磨,杀害,在地狱里痛苦煎熬,生不如死,是你在最后一刻,让我感觉到温暖。

“哼。”男人冷嗤。

可却因为体内药物的关系,染上几分妖媚。

明明现在受害者是他,眼前的小姑娘偏还一副惨兮兮的模样,睁着两只微红的大眼睛,好似会说话。

“苏……先生。”姜棠差点喊出他的本名,可现在是他们长大后的第一次相遇。

脸盲症的他,更是没法认出她就是那个小时候与他有过一段时间相处的小丫头。

这家伙因为成长环境影响,生性多疑。现在她口说无凭,要是惹怒他,适得其反。还是先脱身,回去拿出证据,彻底消除两人的误会。

想起证据,就让她想起前世的他就是被拿了她的东西谢若轻去相认欺骗,谢若轻这个恶心的女人因此得到不少好处,常在她面前炫耀,可那会她还迷恋着关恩。

别的男人纵有千般万般好,也与她无关。

既然现在老天爷给她一个机会重活一世,她想除了让她可以报仇,还有便是回报将她放在心尖上念着的男人——苏翊。

这些事情在她脑子不过是瞬息而起,看着难受的苏翊,她下意识放低声音,“我知道你怀疑是我给你下药,但我可以用性命发誓,这件事绝对不是我的做的。”

苏翊那双妖冶邪魅的眸子,直勾勾盯着她。

即使是知道他心里是有自己,此刻姜棠还是因为他气势搅得冷汗直流。

“对了,我还可以帮你解决你现在的难受。”她急急忙忙说道。

“帮我?用你自己这副扁豆身体。”苏翊将她从头到尾你扫一眼,火热的双眸透着不屑。

呼。

听罢,姜棠忙抬起头,深呼吸。

告诫自己千万别生气,他不过就是嘴巴毒而已,关于这点,前世的时候自己不是经常领教吗?

本来安静呆着的男人,如同一只猎豹,以惊人的速度将她扑倒。

“啊。”姜棠狠狠撞向床,后背疼到她心肝发颤。

“说,你背后的人是谁?”男人按住她的脖子,手指看上去明明那么纤瘦,却有着不可撼动的力量。

他那双眼睛,像是两团在燃烧的火苗。

“咳咳。”姜棠猛地咳嗽。

她呼吸困难,眼眶变得湿润,“你快放开,我说过我是走错的。”

短短的一句话,几乎用尽她全部的力气。

男人没说话,加重手上的力道。

姜棠觉得如果她再不做点什么,今天小命就要交代在这。

情急之下,她直接用力起掰开男人的手。

咔擦。

没想到男人的手腕,被她给拧脱臼了。

“嗯。”男人闷哼一声。

看着以诡异角度垂着的手,面不改色,好像这不是他的手似的。

姜棠也没想到自己力气这么大,其实刚才她根本就没怎么用力。

苏翊没说话,死亡凝视着她。

咕噜。

姜棠紧张吞咽口水,脑子快速运转,得赶紧想办法补救,否则爱记仇的苏翊,肯定会将她当成危险分子。

而且眼前是一个绝好机会,一定要给他留下好印象,日后才好相见。

“苏先生,我姓姜,姜天明是我外公。我知道你们苏家一直在找他,可如今他。”说到这里,她突然停下,神情悲凉。片刻后,像是经历一场巨大的灾难,满头大汗,脸色惨白。

继续没有说完的话,“如今他已经去世,而我是他唯一的传人,相信这个你应该知道是什么。”

她走到床脚,那里有她的包包,从里面她掏出一枚黑玉戒指,上面刻着医学世家姜家的家徽。

她走回苏翊身边,递给他看。

男人淡淡睨她一眼,还没说话,身体突然抽搐了下,那双会勾魂的桃花眼,谷欠望暴增。

他微微弯下腰,露出整个后背。

什么叫做转侧绮靡,顾盼便妍。

姜棠算是完全见识到。

咕噜,她觉得有点口渴。

“即是姜天明的传人,你还愣着做什么。”男人呼吸沉重,就连声音都变得尤为沙哑性感。

漂亮的脸蛋染上深深的红晕,眸子微微眯起,依然能感觉到里面的凌厉光芒。

顿时,姜棠觉得身上有股深重的压迫感,害得她喘不过气。

待她深深吸口气,快步走到他身边。

苏翊见她半蹲着弯腰,伸出双手,轻蹙眉毛,竟也有几分美目盼兮,流转潋滟,妖媚珏珏。

“苏先生,得罪了。”她淡淡一笑,眼神平静,只是手在发抖,她努力克制着激动,道:“现在最快解决你身体问题的办法,就是用冷水。”

当苏翊被她抱起时,他本能伸出手搂着她的脖子,手掌下那纤细的脖子似乎只要用力就可以拧断。

两人的身体轻轻接触,切切实实感受到对方的火热。

好似电流,奔涌在神经系统里。

姜棠平静的眼神起了波澜,小脸染上两坨粉红。

她也不知道自己力气竟然这么大,刚才是想试试而已,没想到还真的成功抱起来了。

而苏翊有几分迟疑,他倒是想扭断这个敢一再挑战他底线的丫头的脖子。

公主抱?

苏翊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公主抱,还是个小丫头。

他忍不住挑眉,当姜棠准备往浴室方向移动两步,苏翊猛地清醒。

法制社会救了她!

收回手,轻轻一跳,安然落地,长腿矫健有力,走起路隐约可见线条完美的肌肉。

姜棠直接看呆。

前世的自己,真是瞎了眼,放着这么好不要,去捡一块茅坑里的石头。

“进来!”浴室里传来威严沉稳的声音。

“哦,来了。”姜棠咚咚咚跑进去。

看到男人单腿微曲,靠坐在浴缸里。

“过来开水。”男人闭着眼睛命令。

明明他都这般狼狈,偏还生出一端霸气。

姜棠走过去,打开水龙头。

冰冰凉凉的水,也让男人瞬间清明不少。

浴室里只有水流的声音。

在这种氛围中,姜棠呼吸都不敢用力。

按理说她现在离开比较好,顺便好好梳理一下她的头绪,想想日后的复仇大计。

可男色当前,理智难持。

前世她对苏翊视而不见,导致两人悔恨而终。所以她想好好认真地看看他,把他的每一点深刻于心。

她伸出手指,隔空描着苏翊的五官。

“你个笨蛋!”前世的种种,逼得她流下后悔心疼的眼泪。

一听到她的声音,男人便打开那双细长的丹凤眼,杀气横生。

见她手里还拿着花洒对着他的头,眼里还带着恨意,那是因为她刚想到了前世害死她的人。

苏翊慢慢坐直身体,不失慵懒,“你想做什么?”

“啊?我……”

姜棠低头看一眼,话还没说完。

男人的大长腿突然举起,将她掀翻,栽进浴缸里。

“啊。”姜棠大声尖叫。

不停比划双手,脸朝下入水那一刻,她只想着要赶紧闭紧嘴巴。

谁知道当她闭嘴的时候,不小心碰到男人。

男人觉得刚刚被冷水驱赶走的一些热气,重新袭击他的身体,火烧般的感觉甚至比之前更加强烈。

可他的手现在是没法用力,否则他发誓会直接撕裂眼前的猎物,将她一口一口吃进肚子里。

不知道发生了意外的姜棠,正在为自己终于可以从水里抬起头来高兴。

当她透过模糊的视线,与男人那双吃人的眼眸对上。

脸一下变得滚烫。

“冷静,我们都需要冷静。我还没成年,所以你要是控制不住自己,就是触犯了法律,知道不?”姜棠试图讲道理,讲完她直接都觉得很无语。

男人冷嗤一声,伸长腿,勾住她的屁股。

轻轻收紧,姜棠便不受控制,滑向他。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