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重生一世,盛宠苏先生 > 

我真的死了

第1章 我真的死了

锥心撕肺的痛随着打进姜棠血液的针,更加明显。她睁开眼皮,却是一片黑暗。现实提醒着她,在三天前她的眼睛被人活生生给挖出来。

这个人是她全心全意,拿出生命去爱的未婚夫关恩。

只是因为有一个女人对着她说了句,“这双眼睛我看着就不舒服。”

那虚伪卑鄙的男人,用极其残忍的手段挖了出来。

想到这里,姜棠恨得咬牙。

立马感觉到肉与肉的碰撞,对了,她的牙齿也被一颗一颗拔掉。现在舌尖上,仿佛还有血腥味。

“哎哟,亲爱的你看,人家都让你温柔点。看把姐姐弄疼了。”矫揉造作的声音打断姜棠的痛苦回忆。

“谢若轻,贱人,我要杀了你。”

她嘶吼,发出却是啊啊啊的声音。她的声带因为被硬塞滚烫的碳毁掉了。

“宝贝,她往日那么对待你,你还这般替她着想,真是太善良。”

这个宠溺的男人声音才是最让她崩溃,发狂。

他是关恩,是前一秒承诺会爱她一辈子的未婚夫,后一秒就联合她同母异父的妹妹谢若轻将她绑到这个实验基地,对她进行非人的折磨的魔鬼。

她想起来,亲手杀了这个男的,让他跌进无间地狱,万劫不复。

可她一动,穿进她肉里的铁链,便会撕扯得她更加痛苦。

“哈哈。”

那对狗男女竟然还笑,谢若轻看着往日的仇人,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一点兴致都没了。

意兴阑珊推开黏在身边的关恩,手一挥,“你赶紧动手吧,那位可是亲自打来电话吩咐,不能让她活过今天。”

“放心,刚才打的那一针马上就起作用了。”关恩的话里透着阴冷,令人毛骨悚然。

姜棠根据他们说的分析出残害她的还有第三个人。

“是谁?”她一张嘴,喷出的却是血。

药剂的作用便是分解她的五脏六腑,放大她的痛感,让她同时好像承受着火烧,针扎,还有刀刺。

最后慢慢死去。

姜棠一边吐血,一边抽搐。她的神智也开始渐渐模糊,她想撑着,可是实在是太痛,太苦。

痛到她想获得一个马上死去的解脱。

可谢若轻那个贱人,到这个时候还不肯放过她,在她耳边低声说:“姐姐,就算是你得到了外公的医术传承又如何。十年辛苦,到头来还不全都是为我做了嫁衣。”

“对了,还有件事我得告诉你,就是你宁愿死也要保护的那个表弟啊,他被关大哥送到精神院,然后疯了。”

“噗。”

姜棠再也忍不住,喷出最后一口血,全都溅到谢若轻的脸上。

“啊,好恶心。亲爱的,你看姐姐好讨厌,都弄脏人家的衣服。”

“别气别气宝贝,我宰了她给你出气。”

长得斯文的关恩,面带微笑,拿起一旁的一把刀子,送进姜棠的心脏。

撕心裂肺的痛,如同一张大网,铺天盖地将她围起来。

姜棠知道自己快死了,意识开始飘散。

“你敢死!我就让所有人为你陪葬!”

是谁在她耳边说这般霸道的话。

声音好熟悉……啊,她记起来了。

原来是他啊!

如今在这世界,怕是唯有他才会想着自己。

可惜往日的自己鬼迷心窍,疯狂迷恋着关恩这块茅坑的臭石头,而将他这块璞玉视而不见。

“听到了吗?棠棠,你。”男人埋进她的脖子,视而不见她脖子上的溃烂,以及散发的恶臭。

搂着她的手,甚至不敢出力,因为这是他最珍贵的宝。

“求求你,不要死。”

姜棠听罢,震惊不已。

他就是那样的高高在上,尊贵无比。

今天竟然这么卑微哀求着自己。

“对,对不起。”她努力挤出声音,想安慰男人,只是她真的太累太累。

“棠棠,别怕,我很快就会来陪你。”

在她即将闭上眼睛,听到这句话,心气一急。

“不要!你要好好活着,苏翊,苏翊……”

可惜最后这句叮嘱,并没有从她嘴里传达出来,便彻底跟这个世界说再见。

抱着她的男人,握住她最后举起的手,十指相扣。

微微一笑,神情眷恋,把脸贴上去,轻轻地,“棠棠,你打小不认路,也怕黑。所以记得别走太快,记得等我。”

话音落下,传来一声巨响,伴随着谢若轻和关恩那对贱人的尖叫声。

这里化作一片火海,成了人间地狱。

可他的嘴角却挂着满足的笑,慢慢地闭上眼睛,好似要去赴一场美好的约会。

……

姜棠做了个梦,梦到自己惨死,梦到所爱之人对她百般折磨,使得她生不如死。

梦到苏翊,在她生命最后一刻,来到她身边,甚至要陪她一起死。

“不要!”

她仿佛看到了大火中,苏翊那张渐渐被吞噬的脸。

惊恐大叫,直挺挺坐起来,猛地睁开眼睛。

姜棠垂下视线,映入眼帘是一只颜色近乎透明的手,指节分明,笔直修长。

“嗯。”

奇怪的声音响起。

姜棠缓缓转动脑袋,便与一双猩红的细长眼睛对视上。

“你给我吃了什么?”清冷的声音带了几分动情的魅惑。

姜棠还处于迷茫阶段,手腕便因为一股力量几乎要被折断。

“放开!”

她试着张嘴,竟然发出了声音。

顿时又是一愣,她的声带不是被关恩那个狗东西割掉了吗?

“是你主动送上门,现在想玩欲擒故纵吗?”又是这个听了会让人怀孕的声音。

即使乍一听像是高山上的冰水,但那三分暗哑低沉的性感也无法忽视。

强劲的力道死死控制住她,手腕开始变形。

出于本能,姜棠用力一甩。

有什么滚下去了。

姜棠没有空去理会,而是瞳孔紧缩,睨着双手。

这双手白皙光滑,没有抽了上无数次血留下的密密麻麻针孔。

还有这双眼睛,依旧见着光明。

姜棠一一确认,所有的零件都在。

“难道我没死?亦或者是”重生!她心想着。

这时,她才想起来打量四周。

一个衣服敞开的男人躺在地上,看起来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男人只露出三分之一的脸,足够惊艳绝伦。

是他!

猛地,她站了起来。

不顾一切,冲向那个男人。

她想起这是她的18岁。

这一晚,她被蒙骗,阴差阳错,她进了别人的房间。当时她不清醒,陌生男人也神智浑浑噩噩,于是两人差点发生了关系。

就是这错误的一次,便是她姜棠噩梦般的人生开端。

所以她真的是重生!

她再次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眼角余光却扫到她现在的打扮,一件半透明的睡衣,款式还是布料非常少的那种。

裹着她还没成熟的身体,也有几分妖娆,但更多的是稚气未退的天真。

她跪在男人身边,泪流满面。

给了她一个弥足珍贵的机会。

她可以报仇,她可以让那对狗男女死无葬身之地。

她可以……

随着畅想,姜棠慢慢移动视线。

眼眸闪闪发亮,认真看地上那个男人。

正好男人翻过身,单膝曲着平躺。昏暗灯光下的脸,近乎完美。

本该是白皙的肤色,因为血液沸腾关系而转变成诱人的绯红,仿佛是浑然天成的妖艳,给人一种无法抵抗的极致勾惑。

一头被削薄恰到好处的头发,盖住紧闭的双眼,樱色的薄唇形状精妙绝伦,嘴角线条往下延伸,隐藏着一股难以靠近的高冷。

突然,他睁开双眼,那双黝黑深邃的眸子正好和她对上。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