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二爷,夫人又爆马甲了 > 

这是哪家胆大包天的小丫头

第3章 这是哪家胆大包天的小丫头

阮歌面容很冷,按着蓝牙耳机,冷声吩咐。

“先配合疗养院的人启动应急方案,”她嗤了一声,想到下午手术外那群人,在自己抢救完接二连三的上前询问病人情况,原不是关心手术成功与否,而是害怕那人死不掉啊!

“告诉雇主,这些破事不自己处理好!影响我救治,这单我就不接了!”

电话那边静默了一下,传来个沙哑疲惫的声音。

“老大,我明白!”

“今晚雪太大,路上不好拦车,我已经派车过去了,车牌尾号三个八,已经定位到你的位置了。”

阮歌不耐烦的啧了一声。

快速出了别墅区,环视四周,不远处的路口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

尾号三个八。

她捂住口鼻,避免灌进风雪。

“看到了,你先稳住,马上到。”

阮歌拢了拢衣服,小跑过去,直接上了驾驶位,把司机拖了出来:“换座,我来。”

接着,对副驾驶的人说:“定位,福山疗养院,找最快不堵的路线!”

她一边说,一边动作麻利的发动车。

然后扫了眼车载导航的屏幕,路线已经规划好。

阮歌向副驾驶的人投去赞赏的眼光:“welldone,小恩子这次找的人不错,手脚麻利,等到了我让他给你加工资!”

雪大,时间紧。

好在路宽,也没多少车。

阮歌聚精会神的开车,没察觉到副驾驶上的男人已经满头黑线了。

他时不时下意识的看向驾驶位的后座。

车外漫天大雪,遮住了昏暗的路灯,车内导航屏幕黯淡的光透过去。

映出一抹高大的身影,腿修长,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慵懒的靠在椅背上,哪怕阮歌车速已经飚了起来,那张俊朗的脸上没有半点儿动容。

他扫了一眼副驾驶,眼神示意助理闭嘴。

随后微微侧身,饶有兴致的看着驾驶位,从这个角度只能触见的半张侧脸,他的双眸如同盛着整个星空,却在正中间的漩涡中升起了一抹亮光。

……

阮歌车开的快又稳。

到福山疗养院的时候比地图上预计的时间还快了十分钟。

车刚停稳,她打开车门就朝着独栋别墅奔。

“呵。”

安静的车内突然传出一声笑。

副驾驶的严生腿软的要从坐凳上滑下来:“爷,是我工作的失误!”

在大马路上被人劫车,劫的还是他们爷的车。

说出去就是明天各大新闻杂志,网络平台的头条!

接着,他就会失业!

顾则宁侧着身子,手撑着头,眯眼似笑非笑的看着阮歌跑远的方向:“严生,去查查这胆大包天的小丫头是哪家的。”

“是,爷。”

严生浑身一颤,满心的不可思议。

他家爷居然对女人感兴趣了?

福山疗养院在帝都是顶级的上流人士养老的疗养院。

能进这里的都是非富即贵。

严生想着自家爷就算是对这样一个女人感兴趣也是说得过去的。

毕竟门当户对。

只是十多分钟后,他回到顾老爷子所在的别墅时。

一脸丧气,欲言又止。

顾则宁正蹲在花坛边徒手揉着雪团。

修长的手指指尖微微冻红,他却像是半分没察觉到,动作轻缓又优雅的捏着。

“没查到?”

严生差点儿下跪:“爷,许是今晚雪大,门卫那边今天来访信息就填的松散了些,再加上,人是跟着咱们车进来的,就……我待会儿再去查查,肯定会查到的!”

“你当福山是哪儿?”顾则宁站起身,一米八几的个子,修长的身形彰显出压人的气魄,他从严生手中接过手帕,矜贵的擦了擦手。

雪大就放松了门禁?

如果有这样的疏忽的话,福山早就被取缔了。

严生:“爷,我……”

顾则宁摆摆手:“行了,比起这个,那边还没消息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