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海风少年 > 

电子竞技比考大学还累

第2章 电子竞技比考大学还累

夏霜霜从容地打开某宝,准备斥巨资200块给纪寒凛买点零食。她其实有仔细想过,一个还有闲钱吃小龙虾的人,必定不属于家境贫寒、捉襟见肘的情况,那么只有余下两种了。无论哪种,都比是个穷鬼更令人悲伤。都说美好的食物可以治愈心灵,夏霜霜觉得,哪怕是治不好,也能填饱肚子,好歹算种安慰。

然而,她并不知道纪寒凛喜欢吃什么。那就买自己喜欢的吧!夏霜霜下了决定,这样即使买错了都省了退货!

夏霜霜喜滋滋地为自己选购了一整箱的零食。货到得很快,原本选修课定的是周二和周四的下午三节课,于是,第二次上课的时候,夏霜霜就抱着一大箱子零食去了教室。

她到的时候,纪寒凛已经在打游戏了。

战队已经分好,因此,上课的座位也就固定了。她径自走到纪寒凛旁边,把一箱零食重重地放在桌子上,要知道,以她这种体格,把这么大的箱子从寝室搬运过来,路上可是歇了十几趟的。

夏霜霜做了一会儿心理建设,才开口:“凛哥,你饿不饿?”

纪寒凛转过头,深褐色的眸子直视她,一言不发,看得夏霜霜头皮都发了麻。她只好继续说道“我买了点吃的,不是特意给你买的,是团队精神文明建设用的,你要是饿了,就自己拿。”她把箱子抱起来,蹲下身子弯腰低头,塞到纪寒凛的桌子下面,“我放这里了哦!”

“你所谓的团队建设,就是吃?”纪寒凛挑眉,“别放在我桌子下面,碍事。”

“不会啊。”夏霜霜解释道,“我昨天搁我寝室桌子下也没挡着啊。”

“我腿长。”

夏霜霜:“……”

而后排早到的网瘾少年们纷纷窃窃私语。

“呵呵,果然电竞圈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女粉,都是压根不看操作只看脸的颜控。”

“我就说嘛,好好一个电竞班,突然冒出个女人来,好看是好看,可惜是个纯花痴,没脑子,无操作。”

“居然用肮脏邪恶的爱情来亵渎我们纯洁的电子竞技!跑这么神圣的地方追男人来了!”

“我仿佛听见有人在说我坏话!”蹲在桌子下的夏霜霜气急,想爬上来辩解,瞬间忘了自己此刻正在桌子下待着,猛地一下站起来,砰的一声,后脑勺重重地撞在桌子上。“好痛!”夏霜霜疼得眼泪都出来了,顺手就环住了一旁的一条大腿。

甚至,她还用力地捏了一把以转移痛感。

于是,夏霜霜分明感觉到,那条大腿,僵了一僵。

好像……抱住的,是纪寒凛纪大佬的大腿?!

“确实没什么脑子。”纪寒凛冷静自持的声音传来,他斜睨抱着自己大腿的那个生物一眼,她一只手还揉着后脑勺,一双眼睛宛若含着春水,委屈巴巴的样子。

“还不上来?”

夏霜霜乖乖地应了一声:“哦。”

上来的时候,还顺手从箱子里捞了包薯片出来。

她坐回自己的位子上,沿着锯齿把袋子撕开,小心翼翼地送到纪寒凛跟前,“凛哥,吃一片?”

“呵。”纪寒凛轻呵一声,夏霜霜最怕他这副样子,让她想起那些年被体育老师支配的恐惧。

“你是想胖死我,好继承我的游戏账号?”纪寒凛眉梢微抬,闲闲地看她。

纪寒凛整个人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但似乎到夏霜霜这里就发生了质变,成功转变为“我要怼你”的气场。眼下,夏霜霜感觉他的“我要怼你”气场正在大开。

她缩了缩手:“黄瓜味的薯片,宇宙第二好吃,小龙虾排第一!”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啃黄瓜和土豆?”

夏霜霜:“……”

这能一样吗?!

“你吃不吃?不吃我自己吃了!”白吃白喝还对着人嘲讽,圣母心也会生气啊!

纪寒凛伸手把袋子拿过去,又伸手拿了片薯片出来咔嚓咔嚓咬掉了。

“你不怕我谋夺你的游戏账号?”夏霜霜一双眼睛亮晶晶的,仿佛纪寒凛吃了她的黄瓜味薯片就是一种莫大的恩赐。

“我不会胖。”纪寒凛顿了顿,“我的身材很棒。”

“怎么吃都吃不胖”这种全天下女生都想拥有的技能,你用得着无时无刻炫耀吗?

夏霜霜笑了笑,进入正题:“其实,我有一个不成熟的小心愿,你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帮我实现,你愿意吗?”

“你的心愿就不能有出息点?”

咔嚓咔嚓。

“我就想,待会儿放学了,你要是不走,还留着打游戏的话,我能在边上看着吗?”夏霜霜举手发誓,“我绝对不会吵到你的!我一定安静如鸡。”

“为什么不看其他人的?”

咔嚓咔嚓。

“当然是因为你最厉害啦!”夏霜霜脸上攒着笑容,“谁拜师不找武林第一高手呢?”

其实是,全班好像除了大佬你,谁没有点班级娱乐活动啊?

“哦,那你看吧。”纪寒凛顿了顿,嘱咐道,“不要分心。”

夏霜霜:“不会的不会的,我做事一向都是很认真的,你就是在我旁边跳广场舞,我也能镇定自如地写完一整套卷子。”

“我的侧脸很帅。”

夏霜霜:“……”

这人是不是有毒?!

夏霜霜坐了回去,打开电脑登陆游戏,刚进入游戏界面,一排连续登录奖励就陆续弹出来。夏霜霜麻木地一个个点过去,于是,混在其中的一个游戏邀请也就被她给顺手点掉了。

“你拒绝我?”旁边男人的气压有点低,夏霜霜有些不知为何,目光移到他电脑上。

【beauty拒绝了你的游戏邀请】

夏霜霜慌了,刚刚手忙脚乱一通乱点就跟查看广告邮件一样,居然失手点掉了纪寒凛的游戏邀请?

夏霜霜弯腰从箱子里捞出一瓶凉茶,第一次充满男友力地拧开瓶盖,捧到纪寒凛跟前,十分虔诚:“凛哥……我刚刚手脚快了点,以为都是系统消息,没有想到竟然错失了你这么一颗沧海遗珠。您大人大量,喝口凉茶压压火?”

纪寒凛瞥了夏霜霜一眼,伸手拿了块薯片咔嚓咔嚓咬掉:“那你邀请我吧,双排一把。”

这是来自大佬的主动示好,夏霜霜狗腿地点头笑了笑,立马转身回去进了排位赛,然后在好友列表找到【Lin】给他发去组队邀请。

【Lin拒绝了你的游戏邀请】

夏霜霜惊诧地看了旁边人一眼,那人慢悠悠地点了几下鼠标,一脸的无所谓,道:“哦,我刚刚没有准备好。”

夏霜霜简直想摔桌子,这么大个人,为什么内心可以幼稚得跟幼儿园大班小朋友一样?

纪寒凛的游戏邀请再次发来,夏霜霜飞快地点了接受,旁边的大佬似乎心满意足地抬了抬眉梢。

夏霜霜正襟危坐,进入游戏后,率先抢了妲己这个英雄。

“还选妲己?”纪寒凛问。

“嗯。”夏霜霜一脸考试满分,想跟老师要小红花的求奖励模样看着纪寒凛,“我昨天做了功课的,妲己这个角色虽然前期伤害低,但是发育好的话,后期伤害还是很高的。”

“用不着。”纪寒凛盯着电脑屏幕,根据队友和对面的阵容,开始挑选预设装备。

“啊?”夏霜霜有点迷茫。

“这局没有后期。”这几个字从纪寒凛嘴里吐出来之后,夏霜霜朝天翻了个白眼,终于想明白以前冯媛不管拿什么题目来问她,她都一秒解开时,冯媛满脸生无可恋的出处了。

游戏倒数开始过后,四个英雄纷纷从自家泉水跑了出去,只剩下夏霜霜有些不知所措,在泉水边来回走了两圈。

“跟着我走。”纪寒凛跟夏霜霜说。

夏霜霜看了眼小地图,怯怯地问:“你走的上路,我是不是还是去下路比较好?”

纪寒凛转头,幽幽地看了夏霜霜一眼。那眼神仿佛打了一整套寒冰神掌,夏霜霜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凉透了。

夏霜霜:“但是我还是觉得跟着你比较好,不然我一个人走下路会迷路。”

(无辜躺枪的下路:我这么笔直,你说你会迷路?!)

纪寒凛又把头转了回去,夏霜霜于是一路小跑地追在纪寒凛身后。兵线推过来的时候,纪寒凛就在前面扫空,夏霜霜有些无奈,只好蹲在草丛里数小地图上还有几只野怪没被打。

因为夏霜霜没有输出,此时,夏霜霜那一队的经济已经落后对面一截了。

有队友在公屏上打字。

电竞哈士奇:我说,妲己,你是Lin的跟宠吗?不会看看下路?两个人一起待在上路是准备演二人转?

Lin:我俩演,你出门票?

纪寒凛一脸“我疯起来,连队友都杀”的冷漠表情在键盘上敲字。

夏霜霜看着屏幕上的字,有点尴尬:“要不,我还是去下路?我感觉这样有点坑队友啊。”

纪寒凛抿着唇,手速并不减,好像突然到了一个节点,他眉头一松:“过来,收人头。”

“啊?”于是,夏霜霜就看见对面妲己冲到自家的防御塔下,被纪寒凛砍到只剩一层血皮。

纪寒凛一个减速的技能丢出去,对面妲己的快速逃跑就仿佛慢动作播放,夏霜霜立马锁定对面妲己,一个平A扔过去。

“FirstBlood”的声音在耳机内响起。

夏霜霜抬头看了眼右上角的KDA统计:1/0/0。

(KDA:杀人(Kill)/死亡(Death)/助攻(Assist))

夏霜霜之前没少在游戏里听见纪寒凛他们收获这样的游戏音效,可……这是她第一次听见这样的声音是属于自己所操作的英雄的。一种莫名的兴奋和冲动涌上心头,比在全校表彰大会上拿到特等奖学金还要令人激动。

“我的!”夏霜霜激动地从凳子上蹦起来,“我的!!是我的!!!”

甚至想“尬舞”一段来表达内心的喜悦。

终于明白,为什么冯媛考试考个60分都能请她出去撸串大肆庆祝了。这种在学霸看来微不足道的成绩,对学渣来说,简直就是具有战略性意义啊!

为了诱敌深入的纪寒凛此时血量也不多,于是点了回城,顺便点开经济面板看了一眼。

“嗯。很好,打出233点伤害。”纪寒凛评价道。

夏霜霜收敛了笑容,如果她刚刚没有算错,纪寒凛的输出应该是她的20倍以上……再一看纪寒凛的KDA记录:0/0/1……

两个人的记录分明应该换一下的……

于是,刚刚那种张扬的成就感忽然就蒙上了一层羞耻感。

“我觉得,这个击杀是我的一个污点。”夏霜霜想和纪寒凛好好谈谈,“凛哥,你不用因为怕我被人嘲讽就特意把人头让给我,我可以靠自己,哪怕战斗结束全是助攻。”

纪寒凛褐色的瞳眸转深““好,我的不让给你,我们去抢别人的。”

夏霜霜:“……”

这种迷之变态却让人十分欣赏是怎么回事?!

夏霜霜于是就跟在纪寒凛身后满场跑,纪寒凛果然对这个游戏的每个细节都掌握得很清楚,哪个时刻该站在哪里一个平A吃一个人头,他都计算得刚刚好。

而夏霜霜则跟在他身后,不断地在脑海中计算他所输出的伤害和承受的伤害,每次他都能从对方的魔爪下成功逃脱,并且带着她速度偷塔和抢大龙。甚至在战斗过程中更换装备属性,需要去扛伤害的时候他就卖掉爆发装备换肉装,需要爆发输出就换掉肉装买爆发装备,连金钱都算得几乎不差。

夏霜霜真的是服气了。

当然,她也没少收益,跟在纪寒凛身后也学了点皮毛,最优的装备选择她还是能计算出来的。只是在英雄技能的适应性下,她的灵活性和操作性跟他完全没得比。

路阻且长啊!

而她也在这种奇怪的骚操作的带领下,收割了数个人头。

对方水晶在战斗开始12分钟后爆掉,胜利的字眼出现在夏霜霜的电脑屏幕上,点击确认后,一个【MVP】赫然跳出到她面前。

MostValuablePlayer!最佳选手!

虽然夏霜霜心里清楚这个MVP得之不武,但还是有点小激动。

毕竟是第一次呢!

她弯腰从箱子里拿出一包瓜子来:“凛哥,我们嗑包瓜子庆祝一下我成为MVP吧!”

纪寒凛:“嗯。也顺便庆祝一下我拿了20个助攻。”

夏霜霜:“……”

组队的队友明显尝到甜头,刚刚那头电竞哈士奇留在结算页面不肯走,飞快地向纪寒凛发来好友申请。

【电竞哈士奇请求加您为好友:大神!求带装逼!求带上分!求带腾飞!】

纪寒凛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然后在对话频道敲字。

Lin:这局游戏应该教会你一个做人的道理。

夏霜霜忽然觉得纪寒凛整个人都高大起来,身上仿佛发着光,自认为他会说出什么“莫欺少年穷,少女也不行。不要看不起任何一个努力前进的人。你相信命运吗?命运是要去抗争的”这种齁得要死的甜腻鸡汤。

Lin:打狗也要看主人。

然后,他面无表情、从容地将电竞哈士奇拉到黑名单里去了。

夏霜霜:“……”

为什么自己莫名其妙地就成了纪寒凛的狗?是为了呼应哈士奇那句“beauty你是lin的跟宠吗”?

郑楷进教室的时候,觉得坐在第一排最中间的那两位有一种迷之和谐,甚至透露出一股诡异的感觉。为什么那个腹黑纪可以和清纯无敌的小夏嗑同一包瓜子?

往深处想,或许是奸情也不一定。

他走到夏霜霜旁边坐下,凑近了问她:“小夏,你跟腹黑面瘫气氛很融洽啊?”

“刚刚我们双排。”夏霜霜嘿嘿一笑,“我是MVP!”

郑楷一脸惊诧,不由得感叹:“凛哥,你受累了啊?”

“应该的。”纪寒凛挪了挪腿,“优秀的人,总是会累一点。”

夏霜霜偷偷跟郑楷炫耀:“我凭本事抢的人头!也是有点厉害的!”

郑楷一面“嗯嗯嗯你厉害、凛哥厉害,你们两个双剑合璧最厉害”,一面登录了【神话再临】。

“咦?小夏,有人在公共频道骂你……和凛哥?”

“不会吧?!”夏霜霜嗑了粒瓜子,“我这个人向来没有黑点啊?”感觉旁边的男人微微动了动,她立马补充道,“凛哥这种高风亮节、清风朗月的男子,怎么可能会被人刷小喇叭骂呢?你肯定看错了,骂的是高仿号吧?”

郑楷凑近了点看屏幕:“没错啊,是beauty和Lin啊,是个叫电竞哈士奇的发的,说Lin是猥琐狗,你是大坏蛋……”

“大、大坏蛋?”夏霜霜感觉头皮发麻,“为什么感觉像是娇嗔?”

“大概是游戏频道屏蔽了脏话吧?所以只有用……大坏蛋来骂你了……”

“嗯。看来游戏屏蔽脏话真的很有必要。”夏霜霜赞叹道。

“小郑,你解决一下。”仿佛一个大佬吆喝自家手下去拿个外卖一样随便。纪寒凛说完,整个身子都靠在椅背上,一脸舒坦享受的模样。

郑楷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好嘞!”

然后,夏霜霜就看见郑楷买了一百个黄金喇叭,刷了一百个置顶:wuliLin&Beauty是最棒的!

有钱,是真的好!

这一节课,依旧是上次的老教授来代课。理由还是,正经的电竞老师有事,来不了。

夏霜霜觉得自己仿佛修了一门假课。

老教授依然戴着他的老花镜坐在讲台上看报纸,仿佛让他平静地看一群鲜活的小崽子们打游戏是一道要折寿的命题,只能眼不见为净。

于是,教室内的气氛便恢复到男生寝室开黑时的氛围,众人皆是甘之如饴,唯独JS战队的诸位,气氛有些尴尬。

毕竟是拿过MVP的人了,夏霜霜仿佛觉得自己已经脱胎换骨,对这个游戏有了全新的认知,她弱弱地开口:“这次我可不可以单挑一路,等我不行的时候你们再补上?”想了想又补充道,“我会表现得很厉害的!”

在座的各位队友只有林恕善意地点头:“好啊!”

可问题是,一个打野说的“好啊”有什么用?他让出一整个野区,也让不出一座防御塔。

夏霜霜有点泄气,坐得笔直的身子都松垮下去。

“行啊。”纪寒凛突然答道,“我下路让你,刚好可以解放下双手。”

夏霜霜地眼睛都发亮了:“真的吗,凛哥?”

郑楷赶忙接上话茬儿:“凛哥,你要不要再深思熟虑下?”话毕,扯了扯许沨的袖子,许沨盯了一眼郑楷扯他袖子的手,郑楷被那如刀的眼神刺到,赶忙松手。

“这么打法的话,我去给她打辅助算了。”许沨说道。

“成啊。”纪寒凛摁了摁手腕,“那我去中路。”

许沨:“……”我为什么好像又被套路了?明明是纪寒凛那个心机boy让出下路,为什么最后我的中路没了?

为时晚矣,纪寒凛已经一马当先地占领了他心爱的中路,这让他很是绝望。

一局比赛结束,夏霜霜不功不过,表现得至少比挂机时的状态好。

夏霜霜似乎尝到了甜头,开始常驻下路,不肯挪动分毫,这让一直待在草丛里感悟人生的许沨只得去了林恕的野区砍两头野怪聊以自慰。

好不容易挨过无所事事的三节课,下课铃一响,许沨就踩着老教授的脚后跟跑出了教室,仿佛要将一下午的屈辱都释放。

而郑楷则立马拨了个电话出去,也不知道是给他的第几任现女友,约了晚上去东湖边吃饭,然后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后,去看日出……

林恕也收拾书包,要去给班委搬砖。

一教室的人渐渐走空了,只留下了夏霜霜和纪寒凛两个。

“凛哥,你饿不饿?”夏霜霜问,“要不,咱俩叫个外卖吧?”

“行,简单点就好。”纪寒凛捏了捏手腕,“就叫那家‘紫虾蚬子’吧,随便点几份小龙虾就成。”

夏霜霜将信将疑地打开外卖APP,找到纪寒凛所说的那家店。

一个配送费都要20块的外卖!这是一个人生遭受过挫折的人能干出来的事儿吗?

还简单点就好,随便点几份。

真是一点对RMB的敬畏之心都没有!

但夏霜霜很快就屈服了,因为她翻了翻那家店里的点评和实拍图片。我的妈!这么诱人的图片甚至隔着手机屏幕都能闻到香味,为什么她这么晚才发现这家店的存在?

大意了!

她飞快地下单,瞬间觉得20块的外卖费都因为美食的存在而变得毫不重要!

于是,在等待外卖的寂寞时光中,一只吃货看着另一只吃货打了一把排位赛。

夏霜霜拿着本子和笔埋头记录纪寒凛的操作和计算伤害。

一局下来,夏霜霜已经记满了三页纸。

纪寒凛斜眼扫了一下她本子上密密麻麻的数字和图案,甚至看出了甲骨文一般的研究价值。他把本子拿过来,指着一个画了两条大粗腿以及一个刻度尺和箭头的图片,问道:“这个是什么?”

“是技能简笔画啊!”夏霜霜认真地解释道,“立定跳远,就是你刚刚用的纣王的三技能!”

纪寒凛第一次觉得无话可说:“那叫天降正义。”

“哦……”夏霜霜拿笔画了画,“可是你不觉得那个动作,很像立定跳远吗?”

纪寒凛在脑海中过了一下这个英雄的技能动作,原地起跳、高空落下、一个金钟罩罩在敌人身上,确实……有那么点像……

“行了,算你理解能力满分,那这个……”纪寒凛又指了指另外一张图,上面画了一个火把和一个水柱,旁边打了个问号,“这个又是什么意思?”

“哦,我是觉得这个技能克制是不是有问题?对面一个火球过来,我方明明采用了冰冻技术,为什么对方的火球还能对我方的冰柱产生减速效果?”

纪寒凛再度陷入无奈:“你把这游戏当七个葫芦娃来玩的?”

好在,外卖及时送达,将一场即将更加深入的“尬聊”化解于无形。

打开包装盒,热气腾腾的小龙虾出现在眼前,红艳艳的虾壳,照得两个人的眼睛都开始发亮。俩人十分默契地坐下,然后开始进行剥虾比赛。

“凛哥,我们俩是一起吃过小龙虾的人了!”夏霜霜喝了一大口可乐,道。

“怎么?”纪寒凛飞快地剥了个小龙虾,沾了少许醋,塞进嘴里。打游戏犀利的人,剥虾的速度都异于常人!

“这要是在古代,就是过命的交情了!几乎可以拜把子,同年同月同日死了!”夏霜霜又喝了一大口可乐,义薄云天。

“我不要。”纪寒凛凉凉地道,“我才不要和你一起死,听起来像是殉情。”

夏霜霜:“……”这人为什么这么有能耐,总能把天聊死?

“我发现这个紫虾蚬子的组合套餐很好吃啊!”夏霜霜吃了一大口虾,转移纪寒凛是否应当为自己殉情的话题。

“他们家有个至尊宝,也不错。还有个月光宝盒,三层,全是不同口味的虾。”纪寒凛点到即止,却馋得夏霜霜的眼睛都放光了。

夏霜霜的手突然慢了下来:“可惜,紫霞仙子最后都没有等到她的至尊宝。”

“……”纪寒凛很茫然,为什么他们明明在吃虾,而眼前的少女忽然就开始讲述起你侬我侬的爱情故事来?

“我就是觉得很难过,至尊宝是紫霞眼中的盖世英雄,却是普通人眼里的凤凰男。牛魔王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高富……丑吧?强娶紫霞那段分明就是现代版的霸道总裁爱上我,古代版的腹黑王爷恋上我。可是,紫霞还是爱至尊宝,只爱至尊宝。然而,至尊宝再也不会是紫霞心里的至尊宝,他留给她的,只是一个幻影。”

“你……到底想说什么?”纪寒凛忍不住发问。

“我觉得,我们应该再点一份至尊宝,让紫霞来和他团聚。”她拿过手机,飞快地下单,“生同衾死同穴,真是感人的爱情。”

“……”这真是纪寒凛看过的一个吃货最卖力的表演。

一顿晚饭吃得很愉快,纪寒凛当然不知道,夏霜霜这么卖力地点餐,其实还是耍了点小心机的她不过就是想把他拖在身边久一点,好多看看实战的操作。

“凛哥。”夏霜霜凑过去,“你能用一把妲己吗?我想看看‘别人家的妲己’是什么样子的。”

纪寒凛:“你跟妲己杠上了?”

夏霜霜:“对啊,既然我都已经选了妲己了,当然是尽力做到最好,等妲己用得得心应手了,然后再换别的英雄玩啊!没有半途而废,遇到困难就退缩的道理。你做一道题,发现不会做,难道不会努力查资料、上网搜索,想各种办法和思路,来把它解开吗?”

“不会。”纪寒凛用鼠标选中英雄妲己,面无表情,“我会选择直接跳过这道麻烦的题目。”他顿了顿,才说,“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死脑筋?”

夏霜霜反驳:“这不是死脑筋,是有始有终!”

纪寒凛看了夏霜霜一眼:“我可去你的吧!”

游戏开始,夏霜霜不再反驳,只一双大眼直勾勾地盯着纪寒凛的双手和电脑屏幕。她发现,纪寒凛的出装顺序和网络上的大神的出装有很大区别,她之前记录的大神出装都是先选择护甲、加速靴子之类,出于保命考虑,而纪寒凛则不是,他一上来就选择可以增加伤害量的攻击装备,于是,在相同时间内,他获得的经济收入就会比别人高。加之他犀利的走位配合,升级速度几乎是别人的1.2倍,在开始的时候就完美地制压了对面的发育。

而这一切,都源于他对自己操作的自信和肯定。换作夏霜霜,敌方还没近身,离她有两座防御塔的距离,她都能吓到回城。

这就是大神和渣渣的差距,于是,这更加坚定了夏霜霜要多操练的决心,也更加坚定了她投喂纪寒凛的决心!

于是,之后的半个多月里,夏霜霜总是会来电竞教室偶遇纪寒凛,而每次,无一例外地,他都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打着游戏。而这时的夏霜霜,恰好提了两杯奶茶过来,和纪寒凛来几把双排。

当然,活了十八年的夏霜霜,做了十八年学霸的夏霜霜,当了十八年“别人家孩子”的夏霜霜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她会被人摁在电脑前面打游戏。

没错,摁!

然而,眼前这种境遇,纯粹是她自找的。

事情的前情就是,一直有故旷课的那位选修课老师唐问,终于来给他们上课了。于是,老教授光荣退休,荣归故里,离开的那节课,他连看报纸嘴角都是带着甜蜜微笑的。

唐问戴着一副金丝眼镜,薄薄的镜片后是一双摄人心魄的眸子,全身上下一派书生气息,谁也想不到,他曾是知名战队LPK战队的数据分析师。他们倒是不清楚学校花了多大价钱请了这么一位圈子里的大佬过来,反正,学校的电竞专业是有专门的俱乐部支持的,也算是为俱乐部选拔后备军。

唐问一来,就带了好消息,至少对夏霜霜来说是好消息。

“【神话再临】预备在线下搞一次高校联赛。Z市的预选赛就定在我们学校的体育馆,两个月后正式比赛,每个学校有两个队伍的名额。我负责这次本校的报名,有兴趣的可以来我这里登记。我们会在一个月后先在校内进行选拔。”后排的已经跃跃欲试,纷纷举手报名。

纪寒凛一脸兴趣缺缺的样子,JS战队其他几位也都是一脸毫无兴趣。

比赛什么的,参加就要拿第一啊!有夏霜霜在,怎么拿第一?拿不到第一,参加什么比赛?

几位均陷入这样的思维循环中,当然,除了夏霜霜。她的想法十分朴实,只想拿到学分而已,这种赛事又不是什么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她去就必然能拿一等奖的,不去,不去。

唐问扶了扶眼镜,眸光从纪寒凛身上扫过,然后快速移开:“如果能在这次预选赛中拿到名次并进入决赛,学校会额外奖励一个学分,可以抵扣毕业必修学分。毕竟,这场赛事,学校领导是十分重视的。”

在这么长一段话中,夏霜霜十分精准地切中要害,“额外奖励一个学分”!她整个人仿佛一瞬间被打了鸡血,完全忘记了“决赛”二字的重要性,激动得从凳子上跳起来,“我、我、我……”她看到唐问质询的目光,“我们!我们战队也报名!”

唐问嘴角微微一勾,看了纪寒凛一眼,如果夏霜霜没有看错,那一眼,竟然有一种战斗胜利的炫耀感。

夏霜霜当然顾不得细究这些微表情,她又不是FBI搞侦查的。眼下,最重要的是,她要先安抚好在座的各位队友,他们的心情一定比她本人还要复杂。

林恕倒是先开了口,“霜霜,你是真的很想拿这个学分吗?”

“想。”夏霜霜诚恳地道,“真的很想。”

“嗯。”林恕点了点头,“我尽最大的努力帮你。”

夏霜霜简直想要感谢天、感谢地、感谢阳光照射着大地了!

转头去看郑楷的时候,他正在微信里和自己的现女友满篇骚话:“小夏,不是我打击你。我们学校毕竟是有专业的电竞选手的,还有外校的那些。整个Z市藏龙卧虎,我们这种业余的,在他们手底下,讨不到好。”

“不会啊!我觉得你们很厉害,你们都很厉害。”她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也会很努力的!”

“算了。”郑楷抬眼看了下夏霜霜,看到她那副踌躇满志的样子,略有些不忍心,“行吧,一日游就一日游呗,少陪女朋友一天,她也不会跑……”

许沨忽然就站起来了,仿佛机关枪一样开始扫射:“你们都有病吧?就夏霜霜那个水准?去高端局玩自黑?”

“怎么就自黑了?距比赛还有两个月,你们考前三天突击预习都能过考试,我日练夜练两个月凭什么就不能进预选赛?!”夏霜霜据理力争。

“行啊。”许沨说道,“你要是能在下节课的时候,爬到铂金段位,我就跟你打。”

铂金段位……夏霜霜看了一眼自己的倔强的青铜排位,忽然感觉前途一片灰暗。

她和铂金之间隔了整整一个白银加黄金的赛位,仅仅一天半的时间,她至少得赢二十场以上才能升到铂金段位啊,这还是在不考虑输局的情况。单凭她自己,仿佛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知为何,她本能地朝纪寒凛投去哀求的目光,那眼神中,还藏了一丝名为“渴望”的情愫,像是在家孤独地待了三天,终于等到主人回家的宠物狗,那摇尾乞怜的样子,真是让人难以拒绝。毕竟,当初也是他一时起了邪念,把这个无辜的小姑娘坑进了这个圈子。不然,此时此刻,她可能正在操场上撒欢地跑圈呢?

纪寒凛点了点头,表示愿意带夏霜霜,并因此,收获了来自其他三人崇敬的目光。

【神话再临】的排位赛讲究级别匹配,也就是说,只有级别在同一段位的才能匹配互相打比赛所以,从一开始的倔强青铜升级到白银,相对来说是比较容易的。然而越往上,遇到的对手段位就越高,技术性和操作性也就越强,升级段位也就相对慢了下来。夏霜霜在纪寒凛的陪伴下,没日没夜地打了一整天的游戏,无数次想要睡过去,又强撑着保持清醒。

她高考的时候都是10点前就睡觉的早睡宝宝,没想到,电子竞技比考大学还累。

“你要不要睡会儿?”纪寒凛打着哈欠问。

“不要,我不困。”夏霜霜拼命守护防御塔,“凛哥,你也别困,助我渡劫,我一辈子都感谢你!”

纪寒凛一个Q键,击杀一个人头:“这个学分对你这么重要?”

夏霜霜晃了晃脑袋:“之前觉得这个学分很重要,现在觉得拿到铂金段位很重要,虽然都是一个学分衍生出来的意义,但似乎就是有哪里不同。”她顿了顿,用力眨了眨眼睛,想保持清醒,“也许是不想输,也许是不想丢脸,也许是……”她深深地吸了口气,“不想让你们失望。”

她笑了笑,看在纪寒凛眼中,那个笑容疲惫却很美,教室的日光灯照在她头上,她的头发有点乱,几根不听话的杂毛在脑后翘起来,在加上外头林立的树影和斑驳的月光,他忽然就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总觉得夏霜霜有一种亲切和熟悉感。

太像自家养的二货哈士奇了!

他伸手去抚了抚,夏霜霜恍然转头,对上纪寒凛那堪称慈父的眼神。

夜晚,沉醉而静谧,总是让人有一些旖旎的遐想,夏霜霜的心跳不自觉地快了起来,耳机里忽然传来队友诈尸一般的呼喊:“我靠!ADC和辅助是一起挂机了吗?!不会是睡着了吧?你们醒醒,不要睡过去啊!战场需要你们,请求支援啊!喂喂喂?打野和上路稳住啊!我们能赢!”

夏霜霜立马扶住耳机,转过头去,对着键盘一通手忙脚乱地瞎操作。

纪寒凛则看着她那副蠢兮兮的二哈样子,不由自主地弯了弯嘴角。

“凛哥!凛哥!兵线清一下!”夏霜霜喊他,纪寒凛这才回过神来,收了心思,继续战斗。

两人忙了一个通宵,决定各自回去补觉,睡醒了下午再继续,为了保证体力,两人便一起去食堂吃了个早餐。

俩人站在点菜区时均是一脸睡眼惺忪,俨然昨夜大干一场的模样,引来打饭阿姨神色暧昧的打量。

夏霜霜被盯得不自在了,端了盘子就走,刚坐下,就看见了熟人——班长谭琳爽。

她立马满脸通红地低下头,明明自己清白坦荡,但好像就是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拼命地喝了几大口稀饭掩饰。

“怎么,是我见不得人,还是你见不得人?”纪寒凛剥了鸡蛋,白嫩嫩的蛋白弹出来,他轻轻咬了一口,问。

“是我,是我的锅。”夏霜霜吃了口咸菜,“我们那个班长,十分耿直和板正,她要是觉得咱俩的事儿是真的,那在她那儿就假不了。”

“我俩什么事儿?”纪寒凛一哂,“通宵打游戏?这事儿犯法?”

他话音刚落,一道阴影就映在餐桌上:“夏霜霜?”

夏霜霜抬头:“班长。”

“你男朋友啊?”谭琳爽朝纪寒凛那处挑了挑眉毛。

“不是,不是的。”夏霜霜赶忙辩解,“我们俩,是一个战队的队友,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关系。”

“五点!这可是五点!正常人这个时候该醒过来吗?不是男女朋友,这个点儿,一起来吃早饭还一个战队的队友,我和江浩还是同学呢,怎么不见着他跟我一起吃早饭?!我说你们现在这些小情侣,撒狗粮不分昼夜了,是不是?”

江浩乃是高夏霜霜他们一级的同系学长,数学系系草,无数少女的梦中情郎,尤其是谭琳爽心中的。

“我吃饱了。”纪寒凛猛然站起来,对着夏霜霜,头一回这么温柔,道,“二霜,我先回去睡了,下午别忘了……”然后,就端着空盘子,走了。

“二霜,我的妈!”谭琳爽望着纪寒凛的背影,由衷地感叹,“这昵称还真是甜得让人发齁啊不行了,不行了,我仿佛还没有吃就饱了。”

夏霜霜一脸茫然,二霜这种带攻击性的、侮辱性的、嘲讽性的称呼,真的是昵称吗?!哪里就甜得发齁了!

果然,不出一天,全班同学都知道了,夏霜霜有了一个可以在早上5点就起床陪她吃早饭的真爱男友,不由得令班级一半以上的男生都陷入了失恋的恐慌。

而在纪寒凛累死累活地终于把她拖到铂金段位后,许沨看了一眼睡眼蒙眬的夏霜霜,有些不可置信:“真的是铂金?不会是请了代打吧?”

纪寒凛冷笑道:“我很贵的,我不卖。”

“嘻嘻嘻……”夏霜霜傻笑。

“……”许沨无言以对,被残酷的现实打败了,只得遵守承诺,每个周末都来教室进行战队训练。

其他两位也都是按时到场。

大部分情况下,许沨都是一张冷漠脸,尽量克制着自己不说话,但有的时候也会被夏霜霜的骚操作气到,忍不住开骂:“夏霜霜你黑眼圈影响你视力了?看不见对面残血,不会补一刀?”

“夏霜霜你干吗?看到兵线不会清一清,你过马路让行人呢?”

“夏霜霜我怀疑你的铂金是系统bug吧?我要举报你。”

郑楷稍微好脾气一点:“小夏,你没事儿多看看小地图。然后,你就会发现,你啥也看不出来……”

倒是林恕从来不急不恼:“霜霜,我看你发育不行,我这边野怪给你留了,我去对面野区扫扫漏网之野。”

都说一个打野肯把自己的野怪让给你,那一定是真爱了。

夏霜霜觉得,林恕简直就是天使,有一颗圣母般的善良内心。

纪寒凛似乎已经习惯了夏霜霜的表演,每次喊团战的时候,他都会提前十秒,等其他三位到齐了,问:“凛哥,怎么不开团?”

“没看见有人腿短吗?”

嗯,说的就是夏霜霜。

而夏霜霜则是:“我靠、我靠!对面追我!我闪现交了!我大招交了!集合、集合!我要死了算了,不用集合了,我已经狗带了。”

总之,JS战队的训练似乎不是什么正经训练,而是“如何以最快最有效的方式嘲讽夏霜霜”的训练。

计划的每周训练时间固定在两个下午,风霜雨雪雷打不动。每次结束,许沨都是最先跑的那个剩下两位也是不肯多待,一个要过夜生活,一个要给班委搬砖。

唯独夏霜霜,仿佛考试不及格被老师留堂、在教室被盯着写作业的小学生一样,而纪寒凛就是那个忧国忧民忧心升学率的班主任。

于是,就有了夏霜霜被纪寒凛摁在电脑前打游戏的现状。

一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算短了,而夏霜霜也成功从一个一毛钱电竞都不懂的菜鸡,成功转型为一个可以跟队友满嘴骚话的业余电竞选手。

不是说,当你学会如何花样喷队友的时候,你就已经成功了一半吗?

夏霜霜打法倾向于稳健,是除了战队打野之外第二怂的存在,有的时候看着另外三路的激进样子,她也会很不爽地开腔:“我说,几位大爷,这是个推塔游戏,不是杀人游戏。猥琐发育懂不懂?这么喜欢杀人游戏怎么不去狼人杀?”

几句话说得大家心服口服,然后纷纷无视她,继续杀人……

校级选拔赛如期而至,全校23支队伍,除了几队凑数玩票之外,其他的都是准备充分,毕竟,现在电竞十分热门,在这种选拔赛中表现优异,很有可能就被某俱乐部看中,签约进青训队,一路打上去,总有机会进一队,上更高层次的比赛,遇更高层次的对手。

于是,夏霜霜他们的形势略有些严峻。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眷顾,前几场的淘汰赛抽签中他们抽到的都是青铜水平的队伍,JS战队四位队友以九一开的实力压着对面暴打,而夏霜霜则以二八开的实力被对面暴打。细心的观众会发现,只要数学过得去,都能知道,JS战队晋级了8强。

真的很强。

唯一让夏霜霜略感尴尬的是冯媛,看台上坐的都是一圈纪寒凛的颜粉,三三两两地还坐了几个郑楷的现任以及前任们。而冯媛则带了很大的应援牌,上面写着“beauty必胜”,形象仿佛一个孤胆英雄一样坐在看台上。

围观群众对冯媛的夸张行为表示不解,连夏霜霜也来劝她:“老冯,你这太夸张了,只是校级选拔赛,你搞这么大个应援牌子,我会膨胀得以为自己在打KPL了。”

冯媛一边嗑瓜子一边扶着应援牌:“早晚都要给你做的嘛,反正你会一路赢上去的,早做早享受。”

纪寒凛单手插在口袋里,斜靠着墙,摸了摸眉梢:“你们的友谊已经使你盲目到这个地步了?”

冯媛的眼睛都亮了:“凛神!你打得真好!你一定可以成功晋级拿冠军的!”

夏霜霜:“……”

说好的友谊使人盲目呢?

4强争夺赛定在周日,在此之前,JS战队的训练也进行了加强。

虽然大家没有明确说出想进四强的愿望,嘴上说着“哎呀一个校级的四强而已,进不进都没有什么啦”“哦,赢了也没有奖金,输了也不会赔钱,随意打啦”,但身体都很诚实地端坐在电脑前训练操作。似乎,也有一点点对胜利的渴望。

夏霜霜的计算能力确实异于常人,和她对线哪怕不看经济面板,她也能估算出对面的经济和技能CD,然后以十分猥琐的方式掐时间暴打对面。虽然KDA依旧平平,但好歹不再是轻易送人头或者毫无裨益的存在了。

但是她的操作手法仍有欠缺,连招是她的短板,于是纪寒凛就让她一个人天天练补兵。

夏霜霜:“凛哥,我现在走校园里,看到草丛都条件反射地想躲进去……要不就会感觉随时会蹦出两个人来把我一套带走。”

纪寒凛:“很好。这说明,你离网瘾少女不远了。”

夏霜霜:“……”

回忆至此,夏霜霜只觉得一阵脑仁疼。

想赢的心就像学渣想考第一,但总是被班主任留下来开小灶的话,也会精神崩溃。

回完冯媛微信,夏霜霜放下手机,对纪寒凛说道:“凛哥,我还有个作业要交,先回去了。”

“嗯。”纪寒凛应允,“下午我还有场篮球赛,晚上就不过来了,你自己练习。”

夏霜霜眼前一亮,仿佛班主任在说,我晚上有点私事不过来监督你了,你自己自觉写作业,满满的都是可以自由活动的愉悦。

“好啊!凛哥,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认真练习的!即使你不在旁边盯着!”

才怪!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