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海风少年 > 

你的凛神

第1章 你的凛神

【老夏,上次我去找你,凛神就站在你旁边看着你操作,一举一动都特别苏,尤其冷着一张脸喷你的时候。】

【老夏,我真羡慕你,要是能被凛神怼一次,真是单身一辈子都值了。】

手机屏幕频频亮起,夏霜霜一局人机游戏结束,终于抽空拿过手机,点开冯媛发来的微信。

看到最后一句时,她侧了侧眼,纪寒凛就坐在旁边的位子上,戴着耳机,眉头微拧,手指飞快地敲击着键盘。忽然间,手停下,夏霜霜知道,那是一局结束的信号,果然,屏幕上显示硕大的“胜利”两个字。

又是胜利,夏霜霜转头看了眼自己的电脑屏幕,“失败”两个血红的大字快要戳瞎她的双目。

纪寒凛扯下耳机,随手扔在桌上,看了一眼夏霜霜的战绩,薄唇动了动:“又输了?”

“恩。”夏霜霜埋头应了一声,半点底气都没有。

“你不适合这行,你还是应该靠脸吃饭。”纪寒凛面无表情,看着夏霜霜。

“凛、凛哥……”想到冯媛发来的微信,关于她说的纪寒凛喜欢自己这件事,夏霜霜脸红了一红,磕磕巴巴地问道,“你、你为什么……突然夸我漂亮?”

难道是刚刚纪寒凛被自己唯美的侧颜秒杀了?

什么高冷、什么大神,还不是跪服在自己的盛世美颜之下?

“人机都能打成这样,如果我是你,干脆把脸再养大点,以后打比赛直接就靠脸滚键盘好了。”话毕,纪寒凛又把耳机戴回来,一脸不想听夏霜霜辩驳的样子。鼠标轻轻一点,他重新开了一局【神话再临】。

夏霜霜:“……”

手机又震了。

【老夏,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没有入电竞的坑……算了,别想了,那样你就不会认识凛神了那太可惜了。】

夏霜霜看着纪寒凛,愤恨地在手机上敲回去几个字:【那可真是太他妈好了。】

一个月前的夏霜霜,还不知道电子竞技是什么。虽然,她现在对电子竞技的认知,也还只局限在:被许沨怼、被林恕安慰、被郑楷调戏,以及……被纪寒凛嘲讽。

她之所以入坑电竞,还得从她们学校新来的那个校长说起。新官上任三把火,新校长是个有体育背景的,忍受了多年教育体系对体育的忽视,一心决定扬眉吐气,思来想去,终于,想了个绝世良策——凡是Z大学生,必修一门体育课程并通过,才能获得毕业证书。

一时间,还在四六级及格线上苦命挣扎的诸位学渣纷纷山呼万岁,感叹新校长真乃教育体系的肱骨,唯独……夏霜霜如遭天劫,仿佛被天雷劈中。

夏霜霜是个标准的学霸,长得好看还有才华,全身上下处处都是优点,唯独体育是个软肋,倒不是因为学习耽误的,就是天生没那个命。800米别人跑两圈了,她一圈都走不完。立定跳远别人手一甩飞出去两米,她手长脚长,却连个身高的距离都跳不到。游泳就更不用提了,哪怕儿童区的水位,她都能呛水。

她觉得,自己要完。

从小一起长大的好闺密冯媛在隔壁学校文学系念书,陪着夏霜霜骂了这万恶的政策三个小时后给她提了意见。那时候她们正在一个夜市摊上吃小龙虾,夏天的风微热,冯媛多喝了两杯,酒劲已经有点上头,她一只手捏着玻璃杯,摇摇晃晃的,说道:“我记得在哪儿看到过新闻,说是国家体育总局已经正式批准,将电子竞技正式列入什么体育竞赛项目。你们学校不是有专门开设电竞专业吗?肯定可以选这门课的。”

“电子竞技是什么?”夏霜霜托腮,一脸的求知若渴,“听起来就很刺激,会不会很难啊?!”

“电子竞技,不就是打游戏吗?有什么难的?别忘了你还有着俄罗斯方块40行竞速20.08秒的记录啊!再说了,你那个大脑的计算能力,是一般人能比的吗?”冯媛又喝了一大口酒,继续说道,“你想想咱班原来那帮网瘾少年,成天被老师抓着骂,被家长追着打,考试都不及格,还能上什么游戏天梯排行榜呢。我听说,现在随便做个什么游戏主播还是解说,都日进斗金,年薪百万。你说,你堂堂正正一个学霸,这方面能差?再说了,那玩意儿也不靠体力。这是一道送分题啊!”冯媛喝得多,整个人说话都浮夸了起来,她伸手拍了拍坐在她们隔壁桌那人的背:“兄弟,你说是不是?”

那人微弯的脊背一震,然后点了点头,低沉好听的声音传过来:“是。”

夏霜霜被那把好嗓子惊艳了,想伸头过去看看那男人的长相,却正赶上老板娘端了一大盆龙虾的打包袋过来。

男人拎过打包袋,走了。

夏霜霜于是收了心思,伸手从盆里拿了只小龙虾出来,刚拧了虾壳,头顶忽然传来声音:“你朋友说得很对,电子竞技一点都不难,我觉得你完全可以试试。”

单纯善良好不做作的夏霜霜自然没听出那人话里头的揶揄和嘲讽,她回头看的时候,那男人已经转身走了,路灯昏黄,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清瘦甚至有些孤独,渐行渐远。

她还在心里感叹了会儿,这年头,连个吃虾路人都这么善良,真是人间处处有温情。

直到……她在电竞班,遇见纪寒凛。

那天是第一次上课,夏霜霜深谙一个好学生给师长留下好印象的行为准则,早早地就去了电竞教室,坐在了第一排正中间的位子。

令她意外的是,她到教室的时候,靠窗的位置上已经坐了一个男生,侧脸轮廓清晰,一头短发十分利落,穿了一套运动服,戴着耳机,眼睛只盯着屏幕,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敲击着。

窗外是一大片草地,日光正好,照在他的头发上,泛起丝丝金色的光线。

如果冯媛本尊在此,一定会感慨这位小哥甚是英俊。但夏霜霜眼下感觉十分紧迫,并没有欣赏帅哥的心情,她脑海中的第一个念想就是:看来,平时分的竞争很是激烈啊!

临近上课,同学们陆续走进教室,看见夏霜霜那张明媚朝气的……女人脸的时候,都愣了。

电子竞技教室里,居然有女生?!

反正网瘾少年的眼里只有游戏,遂都捡了靠后的位子坐。只有一个,一身都是价值不菲的名牌从善如流地坐到夏霜霜旁边,和他一起的男生便坐在他一旁的位子上。

那人长得帅气,却由内而外透着股玩世不恭的痞气,他歪着脑袋,笑嘻嘻地自我介绍:“妹子我叫郑楷,你叫什么名字?”

“夏霜霜。”夏霜霜淡淡一笑,她长得好看,平时被搭讪的次数也不少,早已练就一副对“登徒子”的冷漠无情。

“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啊!”郑楷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夏霜霜,“你姓夏,一定是夏天生的吧?!”

夏霜霜:“……”

坐在他一旁的那位有点看不下去了,轻咳一声,“楷哥,也可能人家爸爸姓夏。”

“哦,对哦!”郑楷见由姓名展开讨论到约人出去的套路已经无法施展,只好介绍道,“他是我室友,叫林恕,不用理他。对了,你一个女孩子,怎么会选电竞专业?”

“选什么专业,不是应该只和能力有关吗?”夏霜霜挑了挑眉毛。

郑楷恍然大悟,点了点头:“原来是个高手。”

夏霜霜不置可否。

“小夏,咱俩微信扫个码呗,以后我天天给你朋友圈自拍点赞!”郑楷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机。

“我不自拍……”

“天哪!小夏你竟然不自拍!我更好奇你朋友圈里发什么了!来,扫一扫!”

靠窗坐着的那个男生转过头,冷哼一声,一个白眼很直接地飞了过来。

郑楷不爽,拍了桌子就起来,走到那人身边:“许沨同学,关你什么事儿,我跟小夏说话,碍着你了?还是你看人家漂亮,也起了心思?”

许沨偏头,冷冷地看了郑楷一眼,目光又移到夏霜霜脸上:“我只喜欢打得过我的女人……”

郑楷嘴角抽了抽:“直接说你不喜欢女人不就得了……”

这时,纪寒凛推门走了进来,他的身材十分完美,身高190公分,当年一度有人想拉他去做模特,面如刀刻,眉目清俊,鼻梁高挺,皮肤瓷白,眼眶下浮了一层乌青,大概是熬夜所致,他半眯着眼,一脸没睡醒的样子,揉了揉头发。

环顾了教室一圈后,他坐到了夏霜霜旁边。

上课铃声响起,一位白发戴着学究眼镜的老教授走了进来,夏霜霜一愣,之前不是说电竞专业很小众吗?难道已经大众到这位老教授都玩上了?

老教授走上讲台,试了试音:“给你们上课的老师今天有事,我来帮他代一节课。”老教授推了推学究眼镜。

“我这个人呢,是很民主的,大家可以自由组队,5个人一组。”老教授四下看了看,很快做出决断,“恩,好,那就同一排的组成一个战队吧!”

全班:“……”

夏霜霜左右看了一下,觉得自己可能要完。刚刚那点破事都能吵成起来,以后还能愉快地打游戏吗?!

“每个战队选出一个队长,以后就由队长负责向老师汇报训练情况。”教授把凳子支开,坐下继续说道,“下边你们自由讨论选出队长!”

夏霜霜目光猥琐地看了一圈自己组的4位队友,作为一个菜鸟,虽然专业课上她是学霸,但对于电竞,她根本就是学酥,实在不敢造次,只好低着头,沉默着不说话。

最怕,空气中突然的安静。

倒是刚刚那个嫌弃郑楷勾搭夏霜霜的靠窗男生许沨先开了口,“队长我来当,以后你们听我的。”

郑楷一哂:“凭什么啊?你钱多?”一脸“天凉了,王氏企业该倒闭了”的不屑感。

许沨眼高于顶,眼风扫了郑楷:“不凭什么。”

林恕赶忙劝他俩:“一个队长的名分而已,你们俩别争了,不如各退一步?”

夏霜霜也附和:“就是,不就一个队长的名分嘛,加上自己,也就只能管5个人,还是咱们这样乱凑的5个人,顶多算是一段露水姻缘,下了课指不定都碰不上,有什么可争的意义呢?”

郑楷托腮看着夏霜霜:“小夏,我听你的,我不争。”

纪寒凛没说话,只抱着手臂,好整以暇地看着夏霜霜,嘴角微微一弯。

许沨瞬间就转了炮火,对着林恕道:“我说就你这个性,玩什么电竞?”

林恕不急不恼:“我之前帮我们班的人选完课,就只剩电竞可以选了……”

还……真是个老好人啊!

一直沉默的纪寒凛突然开口了,他动了动唇,说:“我叫纪寒凛,寒风凛冽的寒凛。”

在座的各位十分不解,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突然做自我介绍。

夏霜霜则在突然震惊了,这、这嗓音……不就那晚那位神秘龙虾男吗!

纪寒凛唇角勾了勾,道:“我有个建议,十分公平,谁能写出寒凛的‘凛’字,谁就当队长。”

话毕,他在笔记本上唰唰几笔,然后,收笔,将笔记本推到桌子正中间,“好了,我写完了。从现在起,我是队长。”

众人:“……”

许沨瞬间炸了,拍案而起,怒道:“你套路我?”

纪寒凛很冷静,抬头目光直视许沨,道:“我不喜欢被人管。”

“谁还喜欢被人踩在头上?solo一把?谁赢谁当队长,怎么样?”许沨胸有成竹。

纪寒凛唇角微微一弯:“也好。”

“干脆再赌大点,输了的叫爸爸!”许沨增加赌注。

夏霜霜以前没在电竞圈混过,没想到他们玩得都这么大,居然还要叫爸爸!那她以后厉害了,别人岂不是要叫她……妈妈?!

纪寒凛看了许沨一眼:“不用。”

许沨一脸“你怕了爸爸”的得意神色。

“我没有你这么没出息的儿子。”

众人:“……”

两人迅速地开了一把,登陆了游戏“神话再临”。

【神话再临】是北极熊游戏公司新出的一款诚意之作,沿用MOBA类游戏的一贯风格,又在英雄属性中融合了中国古代神话传说特色,加之皮肤制作精良,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一时间风靡全球,并成为第一个入主国际赛事的国产游戏。

纪寒凛的是个新号,没什么等级,一块破青铜立在旁边,名字也很简单,叫“Lin”。许沨的那个号,ID就是“Solo”,是黄金色,头像旁边还挂了一颗女人最爱的硕大的钻石。

“竟然是Solo?”夏霜霜似乎听出林恕话里的赞叹,于是压低嗓音问他,“solo是谁?”

林恕开始给夏霜霜科普,道:“半年前,神话再临搞了个比赛,有团体也有个人的。Solo就是当时个人项目的第三名,碾压一众天梯排行榜上的专业选手。据说,当时就有俱乐部看中他,要挖他去打职业赛,可惜最后没成。现在个人赛事都在减少,主要都是团体项目了,像Solo这种只擅长单打独斗的要是心态不改,是没法打配合的,早晚都会被淘汰的。”

“我靠!”郑楷突然发出一声惊叹,“这就结束了?!”

夏霜霜急忙去看电脑屏幕,其实刚刚纪寒凛和许沨在打什么,她一点都看不懂。两个人的英雄头上不断蹦出的红色、绿色数字明明熟悉又亲切,但是,红光、绿光、黄光闪来闪去……她却压根没搞明白那两人到底在干啥。

但好歹,中文字,她还是认识的。

纪寒凛面前的电脑屏幕上,写着大大的红光闪闪的“胜利”两个字。

而此时,许沨脸色煞白,表情万分震惊。

“太快了吧?”林恕感叹,一边又很善意地给夏霜霜解释,“大神的对决,一般都会持续很久的。Solo竟然这么快就输了?”

纪寒凛眉梢抬了抬,一脸倦容,问:“怎么,还想看慢点的?”

三人皆不敢让不可一世的许沨再遭受一次凌辱,一起拼命摆手:“不用、不用……”

“嗯。”纪寒凛抬手摁了摁眉心,鼠标轻轻一点,“刚刚的对战视频我保存了,你们以后闲得没事就拿出来看看,当作学习的教材。”话毕,又补充道,“我的打法,做学习的教材。”

于是许沨的脸更白了……

余下三位再度同频率点头:“好的,好的……”

老教授巡视到他们这里,慈祥地点了点头,欣慰地道:“战队的队员都相处得很愉快嘛!”

战队于是就这么随便地成立了,队长于是就这么不严肃地当选了。

第二节课开始,大家就要上机实战操作训练了。

建立战队需要花费相应的游戏币,价格甚至不菲,纪寒凛的是个新号,账号钱包空无一物。郑楷大手一挥:“我之前冲了十万,买皮肤换着玩儿。这辣鸡游戏,连钱都用不掉,还有得多,队长,我转给你。”

“嗯。”纪寒凛认可道,并不跟郑楷客气。

夏霜霜知道打游戏一般都会花钱买装备买皮肤,前阵子一个大火的抽卡游戏,冯媛就把大半年的生活费都砸进去了,跑到她这里来蹭泡面。

“泡面好吃吗?”

“不好吃。但你不懂,玩游戏嘛,不做最厉害最强的那个还玩个屁?”

“你考试的时候为什么只想到及格就好?多一分还浪费?”

冯媛嘿嘿一笑:“花钱能抽到卡,最多只能买到重修的机会,不一样,体验完全不一样!”

夏霜霜想到这里,不由得嘴角微微抽了抽,心中感叹,土豪就是土豪啊……一个竞技游戏也这么“氪金”。

“哦,还有,以后不用叫我队长。”纪寒凛冷着一张脸,接受了郑楷——【P.B】的好友申请,点了收钱,“叫我凛哥好了,这样出了这道门,也方便你们尊称我。”

队员:“……”

“JS战队,自己加。”纪寒凛把申请一个个点过通过,“P.B、solo、nok,还有一个呢?”

“我、我。”夏霜霜举手,“等我一下!我创建一个账号。”

是的,夏霜霜,是一个连【神话再临】账号都没有的菜鸟。

叫什么好呢?夏霜霜略加思索,就在键盘上敲下几个字母。

郑楷忽然笑了起来,说道:“哈哈哈,凛哥,我们这个战队刚建就有陌生人来加啊!b-e-au-t-y,beauty,哈哈哈哈还不如叫二狗子顺口呢?不会是个妹子……吧?”

话音一顿,看见夏霜霜尴尬地点了点头:“是我……”

林恕:“……”

郑楷:“……”

“电子竞技,需要自信。”纪寒凛评价道。

夏霜霜灿然一笑,用力点了点头,纪寒凛补充道:“但盲目的,不可以。”

夏霜霜:“……”

这个纪寒凛,对自己意见很大?

五个人先排了一把排位赛,虽然之前没有一起打过,不过有纪寒凛和许沨两个大牛在,即使没有默契,虐个菜应该还是妥妥的。

夏霜霜刚刚已经被各种长相的英雄给闪花了眼,她悄声问一旁的林恕:“这个怎么选?”

林恕:“你刚玩这个游戏,选个好上手的,就选……”

纪寒凛:“最好看的那个。”

郑楷:“……”

林恕:“……”

许沨:“……”

“哦。”夏霜霜依言选了一个外观最美艳的妲己。

纪寒凛:“我打ADC。”

许沨看了纪寒凛一眼,像是咽下很大一口气,才说:“我走中路。”

郑楷晃了晃鼠标,一脸的跃跃欲试:“正好,我习惯走上路。”

林恕:“那我打野……”

夏霜霜:“……”

为什么他们说的每一个字分开她都能懂,但是连起来她就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夏霜霜后仰了些,小指头戳了戳林恕:“你们在说什么?”

林恕十分耐心地讲解道:“战场分三路,上中下,各走一条。ADC就是团战中的主要物理输出,是战队的核心。打野就是抓野怪增强经济发育,赚金币,然后在商店买装备,还要四处游走,哪里缺人就补上。”

夏霜霜点点头:“那我干吗呢?好像你们已经把事情都做完了啊?”

林恕看了看夏霜霜:“还缺个辅助。”

“你看家。”纪寒凛将林恕的话打断了。

“辅助,就是看家?看家……很重要?”夏霜霜好学地问道。

“很重要。”纪寒凛肯定地道。

既然队长都已经这么说了,其余三位自然也就没什么意见,附和道:“重要、重要……”

刚排进来的那队五个人,游戏还没开始就疯狂地在公屏上打字。

iPhone233s:我靠,我看到谁了!solo?

macbook很贵:solo?就是那个第一季全明星赛第三的大手子?

一只大鸡腿:要不我们直接投降吧?

一只小鸡腿:开局100秒才能投降,你忘了吗?对面的大神,能不能让我们的比分不要输太难看?

郑楷愉快地敲字。

P.B:朋友,你经历过绝望吗?

纪寒凛眸光一闪,唇角微微勾起,像是在笑。

夏霜霜百无聊赖,一边点开技能解释,一边在老家闲逛。而队友实在太过给力,就连一个小兵都没漏掉,她每次释放技能,都是“没有目标。”

比分到,13:0的时候,对面团灭,五个人都躺尸地在冰凉的地板上打字。

iPhone233s:这beauty是傻叉吧?全程挂机?你们还一个战队?顺手帮举报了啊,不用谢,我们都是红领巾。

夏霜霜有点绝望,她真的已经差劲到连对手都看不下去,以至于要帮队友举报了吗?

夏霜霜也不傻,认真看了一局比赛,自然知道“看家”什么的都是谎话,她问:“凛哥,你刚刚说让我看家,很重要,是骗我的,对吗?”

“你不送人头,对我方,就很重要。”

夏霜霜:“……”

郑楷和林恕均向她投去同情的目光,而许沨觉得遇上这么个猪队友,压根懒得看她。

第二局开局,夏霜霜还是选了妲己。上一局她已经看过妲己的技能的使用CD和造成的伤害,心里已经有一套最优的打法,可以把伤害叠加到最大,唯一的问题是,如何有效地在一群人堆在一起的时候,把技能给精准地扔出去。

夏霜霜对自己的操作,其实没什么信心。

游戏开始后,夏霜霜也跟着跑出老家。

纪寒凛蓦然开口:“你干吗?”

“离家出走!”夏霜霜十分气愤,她也是战队的一员啊,凭什么她什么都不用做,就能白白上分?

“看到那些草丛了吗?钻进去。”纪寒凛指挥着夏霜霜,“不要出来。”

“为什么?”夏霜霜不满地反驳,“我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地和对手正面刚?!”

“正因为我们四个都是正面刚,所以需要你在背后阴他们。”纪寒凛顿了顿,“这是战术。你目前这个层次,不懂。”

说得似乎并不是没有道理……

夏霜霜依言在草丛里蹲了一整局游戏,对手都没有出现在她的攻击范围内过,就被队友给解决了……

也许,是自己蹲的位置不对?夏霜霜反思,下次蹲得远一点,搞不好能捡漏。

对面临走的时候在公屏上打字。

电竞霍建华:666,4打5,还这么6,真服气。

电竞吴彦祖:那个挂机装不存在的beauty是妹子吗?搞得我都想变成妹子,求大神带上分啊!嘤嘤嘤!

电竞全智贤:小学生放假这么早?

夏霜霜哪怕看不懂他们是什么意思,也能看懂中文字。

“他们嘲讽我!”夏霜霜愤怒得不行,在公屏上噼里啪啦打了一长段文字,还没有发出去,公屏上就新出了一行白色小字。

Lin:是我让她这么打的。

好像,忽然就气消了?夏霜霜把刚刚敲出来喷对面的字又一个个都删掉,重新敲了一排字上去。

Beauty:虽然现在的我还是个新手,还很弱,你们可以嘲讽我无能,但是能不能不要挂性别上来?这跟我是不是妹子有什么关系。况且,也有很厉害的妹子啊!

夏霜霜手一顿,问:“有没有很厉害的妹子?”

林恕轻轻道:“Sweet,国内第一职业女选手。”

“嗯。”夏霜霜轻轻应了一声,全然没有注意到坐在她旁边的那位,手微微颤了颤。

Beauty:那个Sweet就很厉害啊!况且,就算我是个男孩子,我就不可以游戏打得差了吗?!

“退了。”纪寒凛说。

“什么?”夏霜霜反问。

“对面的,退了。你说的豪言壮语,他们一个字也没看到。”

夏霜霜:“……”

一个下午过去了,夏霜霜先是从送不出去人头,再到成功地从生疏地送人头,晋级成熟练地送人头。每次她跑出纪寒凛等人的视线范围后就会被群殴,想躲又会被对方的技能锁住,根本跑不掉,她心里急还气,想摔鼠标又觉得确实是自己技不如人,心里的火越烧越旺……

但好在,JS战队原本排名就靠后,匹配到的队伍也比较菜。加上其他四位的存在,JS战队的排名就一路扶摇直上。

“你放学后别走。”夏霜霜盯着纪寒凛,咬牙切齿地道。

郑楷和林恕交换了一个眼神:“这是要约架啊……”

于是,下课铃一响,他们三个就各自找理由跑了。

“纪寒凛。”夏霜霜叫他。

“有事?”纪寒凛连头都懒得抬,只盯着电脑屏幕,手里的操作也没慢下来。

“你那天晚上说电子竞技一点都不难,让我试试……”夏霜霜握了握拳,鼓起勇气,“你是故意的吧?”

“你一个堂堂正正的学霸,网瘾少年都能上天梯排行榜,这对你来说是送分题。”纪寒凛一字一句地道,“这些话虽然不是你说的,但你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那你也没必要故意针对我吧?你一个下午都在晾着我,好歹我们是队友啊!就算只有两个学期,也总有要并肩作战的时候吧!”夏霜霜据理力争,甚至想以情动人。

纪寒凛终于停下手里的动作,转头看夏霜霜:“事实上,我完全可以再申请一个新号,代替你的存在。”他顿了顿,“你明白我的意思。”

明白,就是有她夏霜霜和没她夏霜霜,对纪寒凛来说是一样的。

“我明白!但是,纪寒凛,我也请你明白,我对你的意义和你对我的意义来说,是一样的!我夏霜霜绝对不会让你看扁的!”夏霜霜丢下一堆豪言壮语,抓起书包,生气地离开了教室。

纪寒凛看着夏霜霜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心说:“难道我对她而言,也是一个笑话?”

回到寝室的夏霜霜义愤填膺地给冯媛发微信,把前因后果都讲了一遍。

夏天一点都不热:早知道电竞这么难,我宁愿淹死一百次也要学会游泳啊?扔铅球也可以啊!800米我感觉自己能跑10个!

全世界第一可爱:天哪!我觉得那个纪寒凛好帅啊!你俩有戏!

夏天一点都不热:?

全世界第一可爱:你光是打字,我都能脑补出他怼你的时候冷漠无情禁欲高冷又腹黑毒舌的样子了!这可是小说里的男一标配啊!

夏天一点都不热:你不觉得以上几个词互相矛盾?这种风格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只能是精分吧?

全世界第一可爱:你不懂我们搞文学创作的!艺术家很难懂的!就像我根本不懂你说的那些很美妙的数学定理一样。

夏天一点都不热:本来就很美。可是,我现在该怎么办?

全世界第一可爱:老夏,我觉得你是自己太作了!居然敢这么跟一个大神说话,这跟我在你面前放话说自己数学考试分数一定能超过你,有什么区别?

仔细一想,确实是这么个逻辑,夏霜霜恨不得以头抢地。

夏天一点都不热:我当时为什么要那么冲动……

全世界第一可爱:这个简单!老夏,你想象一下,以前班上想跟你借作业抄的人,都是怎么跪舔你的?

夏霜霜握着手机,用心地想了想,难道,她要请纪寒凛吃饭、看电影,帮他做值日,以及……去游乐场坐旋转木马和抓娃娃?

这也太……况且,自己好像还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吧?

不光是纪寒凛的,他们战队似乎都没有彼此的联系方式……

真是个冷漠的战队啊!

手机一震,【全宇宙第一英俊】请求添加你为好友。

夏霜霜有点茫然,平时加她的人不少,朋友圈光分组就分了十几个,朋友圈定向发送给固定群组看,让她累得不行。

夏天一点都不热:?

全宇宙第一英俊:小夏,是我!你楷楷哥!

真是说谁谁到,怕什么来什么。

夏天一点都不热:你怎么会有我的微信的?

全宇宙第一英俊:开玩笑,你楷楷哥我是什么人,谁的联系方式搞不到?

夏霜霜忽然间福至心灵,立马敲字过去,你有凛哥……又不想做得太明显,遂补上,许沨、林恕的名字。

夏天一点都不热:你有凛哥、许沨、林恕的微信吗?我想都加一下,以后好联络。

郑楷飞快地推了两张名片过来,是许沨和林恕的。

全宇宙第一英俊:凛哥的微信还真没有,别说微信,电话都没有找到。我还是今天才知道他这么号人物,竟然还是我们计算机学院的,高我们两届,当初刚入学就休学了两年,本来该叫学长的,这下算是跟我们同级了。现在他一个人住一间寝室,连个室友都没有,得多寂寞啊!你看他现在说话那么毒,我估计都是憋出来的病。

夏天一点都不热:休学?两年?

全宇宙第一英俊:是啊,具体原因谁也不清楚。不过,能严重到休学的,不就那么几个理由吗一来家里穷,交不起学费;二来身体不好,随时没命;三就是家中突遭变故,要靠他回去撑着。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事。

夏霜霜握着手机,忽然有些迷茫,脑补出一场年度大戏来:纪寒凛家境贫寒又身体孱弱,好不容易勤工俭学考上大学,家中突遭变故不得不休学两年回家料理各项事宜,简直比韩剧女一还要惹人怜爱。于是,她胸腔中那颗圣母心忽然闪亮起来:纪寒凛都这么惨了,脾气古怪一点也是情有可原,以后能忍则忍,甚至给他一些关怀,让他知道什么叫春天般的温暖,以春风化雨的姿态感化他一颗已经处于半黑化的心。

当然,夏霜霜很快就发现,自己完全是一颗圣母心错付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