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我和病弱反派跑路了 > 

一口惊天大锅

第6章 一口惊天大锅

白晚晚扶他站稳,席地而坐,又让沈时深也学她坐,抬眼看到沈时深阴测测地看着她,仿佛要把她大卸八块,忙安抚说:“都到了这一步了,你就不好奇我搞什么名堂么,快来啦,等下赶上下班高峰,我挤地铁很累的。”

沈时深:“……”

他深吸了一口气,最后还是选择坐下来……他确实想看看白晚晚想搞什么名堂。

敢耍他,有她好果子吃。

白晚晚见他配合了,就把吐纳那一套原理跟他说了一下,沈时深怎么听怎么觉得不可理喻,感觉对方就像传销组织传授练邪功的。

“不要这么排斥呀沈总,”白晚晚见他听完,又不愿意配合了,故意刺激他说,“还是您是怕我传授邪功,给您洗脑呀。”

沈总自诩内心强大,不会轻易被人蛊惑,被白晚晚这么一刺激,反倒笑了,咳了咳几声,说,“你不用对我用激将法,你没这个胆子。”

白晚晚十分懂进退地说:“所以呀沈总,来跟我做,先深呼吸。”

沈时深:“……”

最后,沈时深还是妥协地配合白晚晚做完了一套吐纳,竟真奇迹地真感觉到自己身体有了微妙的变化。

仿佛有一股暖流,灌入四肢百骸,仿佛一个经验丰富的理疗师,抚慰他因长期咳嗽而胀痛的胸腔,流入他因病魇而提不起力气来的四肢,甚至连一直郁结在胸口的病气,也抽丝剥茧地疏散开来。

如果沈时深稍微懂点修炼的常识,就会知道那股暖流,其实就是从天地间汲取出来的灵气。

“怎么样?”白晚晚看到他脸上病气散了点,甚至连精神都肉眼可见地抖擞了些,嘿嘿一笑,说,“没骗你吧,我可没有给你吃什么药,或者注射致幻的药剂,你的感受都是真实的。”

沈时深此刻有点一言难尽,确实他身体上有了不小的变化,但他又觉得这种治疗方式太不真实,导致他没法说服自己。

他看了眼白晚晚:“给你一个狡辩的机会。”

你不要把话说得这么直接好吧。

于是白晚晚狡辩道:“这个是道家派系的一种修身养性法子,其实和平时老爷老太练太极以强身健体是一个道理,只不过比那个更复杂一点……你别这样看着我,真的,我对天发誓!”

沈时深的目光深邃,由于天生眼尾上挑,总让人感觉他眼神里带了几分似有而无的笑意,配上他饶有深意的表情,就显得很渗人。

白晚晚想到他手上拿着的剧本,就莫名有点心虚。

真不好忽悠!

“要不这样……”顶着对方的目光,白晚晚压力山大,打商量说,“反正您现在身体弱需要调理,我刚教您的法子,您看也不伤身体对不对,您每天回去静坐一小时练习吐纳,等到身体真的好转消除疑虑了,您再联系我,我再传授您接下来的?”

沈时深沉默,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她身上。

白晚晚被她看得头皮都要麻了,你妈妈没教过你盯着女孩子看不礼貌么!

可这个时候不能虚。

良久,久到白晚晚都要忍不住揭竿而起的时候,她听到沈时深说:“可以。”

呼……白晚晚心头一块石头落地,她刚刚脑子被门夹了,才会觉得这个男人可爱!

“那……”白晚晚讨好一笑,“注资的事情……”

一说到钱的事情,沈时深又掌握了主动权,他从地上起来,穿上鞋子,淡淡地说:“资金会分三批注入,具体看你表现。”

白晚晚忙狗腿:“金主爸爸放心,绝对表现优良让您百分之一百满意。”

沈时深:“……”

他忍了又忍,忍得又开始咳嗽了,才很风度地没说出滚字。

“那……”白晚晚临走前,拿出手机,冒死地请求,“加个微信?”

沈时深没有拒绝。

添加成功后,沈时深毫不犹豫给她改备注:女骗子。

白晚晚心有灵犀地改:狗金主。

白晚晚的目的达成,不碍他眼,自己从善如流地滚了。

沈时深却没有她轻松,这个时候他感觉不出来白晚晚有问题,就白活了。

可是不对劲在哪里,又说不出来,他前辈子和她的接触其实很少,也不了解她,只知道她是冷夜的人,先前被冷夜当成替身,后面又令冷夜神魂颠倒,貌似二人感情经历还挺曲折。

思考片刻,他把周岩叫进来,准备让他去查一下这个白晚晚的经历,以及和冷夜的接触情况。

周岩走进他办公室,第一眼看到他,眼睛亮了亮:“咦?沈总,是我错觉么,感觉您气色变好了许多,那个白小姐真有这么厉害?”

效果有这么显著?

“大概,”沈时深十分不想承认白晚晚有这个本事,可事实摆在面前,于是嘴硬说,“瞎猫碰上死耗子吧。”

周岩却不管是不是碰上死耗子的问题,只要能治好,管它死耗子活耗子,只要能抓耗子,就是好猫。

他欣慰地说:“有转机就好,找了那么多医生看都不见起色,她就有办法让您变好,或许她就是您命定的贵人呢!”

贵人……沈时深听到这个词,本来好转的脸色又黑了。

他宁愿病死,也不要那女人做贵人,一对狗男女,没一个好东西!

刚坐上出租车的白晚晚打了个喷嚏,对司机说:“师傅,麻烦你把空调关一关。”

白晚晚没猜错,冷夜的下一步计划,真是“请”她出去一起吃顿饭。

白晚晚知道一味地逃避是没用的,有事情必须出面解决,不然只会让冷夜对她更感兴趣,加上沈时深那边答应给她投资,有底气,所以她没有拒绝,去了。

冷夜定的是一家非常高档的下午茶餐厅,他们在的包间靠近一个人工湖,从落地窗看出去,可以看到秋阳洒落在湖面,波光点点,微风轻抚,十分惬意。

白晚晚到的时候,看他慢慢啜着白瓷杯内的饮品,偏过脸看向窗外,脸上线条优美,服务员小姐姐只看了他一眼就红了脸,忙收敛心思不敢看了,给白晚晚拉开椅子。

“想喝什么,自己点。”冷夜见她来了,收回目光,依旧声音冷淡地说。

白晚晚就着服务员递过来的菜单平板,随便点了个果茶,没要点心,点了面对冷夜,恐怕也没食欲,给他省点钱。

等服务员出去,冷夜抬眼看她:“白小姐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开心。”

呵呵,换你你开心个给我看看。

白晚晚笑得不能再假:“哪里,能和冷先生这种救我们杂志社于苦难中的活菩萨出来喝下午茶,我要修十辈子福分呢,怎么会不开心。”

冷夜冷漠的脸上勾勒出一个笑:“很识趣。”

“所以,”白晚晚不想跟他扯皮,直接说,“冷先生约我出来,不是吃下午茶这么简单吧。”

冷夜把手边的一个文件袋拿起来,丢过来,语气冷傲地说:“这是风权投资向萌悦杂志注资的审批文件,资金一千万,我已经签好了字。”

签好了字,意思是他这边批准了,至于这份文件升不生效,决定权则在于她。

一千万啊,白晚晚泪目,她这个穷鬼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她真情实感地仇富了,卧槽!追个替身都能不手软地投入这么多,他该多有钱啊。

“条件呢?”白晚晚绷住脸不让自己露出穷鬼的微笑,问道。

冷夜:“做我情人。”

“咳咳咳咳。”白晚晚没喝东西没喷,却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果然是古早言情男主的风格,说出来的话一点都不让人失望。

她以为冷夜起码会假惺惺地追求一下她,小说里面虽然女主的定位只是个替身,但一开始也起码不是以情人的身份,差不多也算个恋人吧。

太真实了。

“你放心,时间不会太长,最多两年我就腻了,”冷夜等她咳完,继续不带任何情感地说,“我可以保证的是,在这期间我不会有别人,如果你怕别人说闲话,我也可以配合你伪装恋人,我不介意你对外说你是我女朋友,除了爱情,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白晚晚:“……”

谁稀罕你的爱情!

白晚晚都给整笑了,说:“听起来很诱人。”

冷夜却以为她心动了,勾了勾嘴角:“你应该比我清楚现在这笔钱对于萌悦而言有多重要,据我所知,贵杂志社如果再拉不到融资,就要停刊了,如果因此破产,李社长还要背负不小的债务,可能不会比这笔数目小。”

所以最后还是逃不过背负巨额债务的设定。

白晚晚:“那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

冷夜看着她的眼睛,眼神柔了柔,连声音都温柔下来:“不用,你听话安分点就行。”

“扯你爷的蛋!”白晚晚怒意终于攒到了极点,爆发了,只恨他们点的东西还没上,不能应景地泼冷夜一脸茶水。

她拿起手边那份文件,拿出里面的文件,拿在手里:“1000万?”

她把文件当着冷夜的面撕成两半,扔桌上:“我还真不稀罕。”

冷夜脸色瞬间变得极难看:“那你想要多少?”

白晚晚根本不想跟他多说话,转身要走,忽然又想到什么,回过头,阴测测冲他一笑:“多少我都看不上你,祝你晚上做噩梦。”

同时,她指尖生成一个梦魇咒,没入冷夜的身上,这种咒术会让人晚上睡觉时做噩梦,功效只有一次,专门用来整蛊人的。

白晚晚干完坏事,不顾冷夜气急败坏的叫她站住,头也不回地走出茶餐厅。

再让她骂一次,狗男主!

这回,白晚晚算彻底把冷夜得罪了。

冷夜这种从小众星拱月,要什么有什么,是个母的都对他趋之若鹜,而她敢违逆他,显然是对他尊严的挑战。

所以风权投资的人说撤就撤,连个念想都没给杂志社的人留下。

按照冷夜的性格,对方大概想她哭着去跪求他放过自己,放过杂志社,屈服于他西装裤底下,才能让他挽回面子,彻底消气了。

不但如此,风权投资的代表人落井下石,在杂志社这边的负责人问起缘由的时候,直接说:“这事情要问可以问贵方的员工白晚晚小姐,为什么我们决定不投资,我想她会给你们完美的解释。”

一口惊天大锅从天而降,准确无误地扣在了白晚晚的头上。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