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我和病弱反派跑路了 > 

修仙

第4章 修仙

白晚晚的想法并不是没有根据。

末法时代因为灵气稀薄,导致修仙变得很废,但也并不是完全鸡肋。

修仙本就源自于养生思想,修身养性是其根本,修仙的起步思想,就是固本,让身体吸收天地之灵气,汇入四肢百骸,活络筋脉,并将身体本来的杂质排出体外,使通体舒畅。

如此一来,长期修炼者,无论身体健康和精神面貌,都要比不修炼者强,肤质也因体内杂质的排出而变好。

他们那世界,很多不修仙的人,也会修一些入门的东西,以保证身体健康,青春常驻,寿命也比这里人长。

所以,白晚晚觉得,可以写一些修炼入门的教学稿,一步步地引到大家入门,安神养性,达到养生养颜的目的。

这就和做广播体操打太极拳一样,时间也不需要太多,步骤也简单,关键是安全无副作用!

而且,养生确实是热门话题,养颜就更不用说了,他们的杂志受众群体就是女性,而女性最关注的,大概莫过于那张脸了。

白晚晚才说完,马上有人说:“哎,我觉得晚晚这个想法很棒耶,很契合当下主流。”

“这个可以有,养生养颜,女人必需啊!”

“要真出这个栏目,我必看!”

白晚晚的话得到了一片附和声,不过很多是捧臭脚,没什么诚意,白晚晚有点哭笑不得,其实老板的女儿真不能给她们带来好处或者坏处啊,为什么就有人喜欢吹捧呢。

瞿主编微微皱眉,不过没说话,也不知道是持什么态度。

“可是,”终于有了反对的声音,是跟白晚晚一直不对付叶瑶,她说,“养生养颜确实很热,但这个虚假广告都多到没人愿意点开看了,还不如存点钱买神仙水实在。”

一有人提反对意见,立刻也有不溜须拍马的人站出来了。

“就算有人愿意点开看,也要有用才行啊,总不能是泡枸杞喝菊花茶早睡早起这些吧,读者不会买账的。”

“难不成找专业研究养生养颜的团队,来给我们提供素材?”

“有这个投入不如拍美男养眼呢。”

白晚晚就等着她们这话了,微笑说:“稿子的事情不用担心,我会写,绝对不是生活小常识式的搪塞,也不需要专业人士额外提供素材。”

众人哗然。

卧槽,这也太狂妄了,脸痒了是吧!

这下连瞿主编都听不下去了,说:“晚晚,我们这是杂志,不是美妆博主的博文。”

“我知道,”白晚晚坚定地说,“不如这样吧主编,我的意见先保留,我回头写一期稿件给您,您看下合不合适再讨论?”

众人没想到白晚晚这么刚猛,瞿主编也十分意外。

不过她既然敢这样说,瞿主编当然也想看看她到底是吹牛还是真有这方面的能耐,于是点头应了。

白晚晚说干就干,她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将初稿写好,不过她没急于找主编,而是找上了社长,也就是她妈。

等大家下班走后,白晚晚敲开李晓琴办公室的门。

要不是必须,她其实不太想多和李晓琴独处,毕竟知女莫若母,等下李晓琴感觉这个女儿不对劲,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不过庆幸的是李晓琴一心在工作上,和原主相处的时间有限,加上原主长大后也变得有自己的小心事小秘密不跟李晓琴吐露了,李晓琴对她的了解也相当有限。

“怎么,吹的牛皮破了,找我收拾烂摊子?”

李晓琴看她抱着电脑进来,掀起眼皮子问道,显然已经知道她在周会上的事情了。

白晚晚笑嘻嘻地说:“您帮我个忙,我这牛皮就补回来了。”

“先说好,杀人越货的事情我可不干啊。”

“比杀人越货容易一点,您看这是我写的初稿,您亲身试试,效果怎么样。”

白晚晚把电脑放她办公桌上,李晓琴凑过来看:“吐纳之术……不是我打击你,你这标题就看着像个江湖骗子。”

“您先看嘛,”白晚晚抱着她手臂撒娇,“看着不像骗术的东西那是高级骗,不一样也是骗么。”

李晓琴:“……”

好像是这个道理。

于是李晓琴继续往下看。

白晚晚的思路很简单,第一期的内容,肯定要让人尝到甜头,觉得你这个方法真的有用,才会去追第二期,所以这一期的内容就是实在又见效的吐纳之术。

修炼式的吐纳之术,可将灵气从天地中抽丝剥茧出来,纳于体内,并将体内浊气吐出,以培蓄人体内元气,达到吐故纳新的目的,单单这套吐纳之法,长久练的人,也能养生长寿。

李晓琴看完后虽觉得有点荒唐,但还是按照她写的方法打坐吐纳。

五分钟后,李晓琴明显感觉自己因为工作而烦躁不堪的心静寂下来,又过了几分钟,浑身和熨过一般舒适服帖,等做完一套吐纳,精神气肉眼可见地变好,通体舒畅。

“怎么样,”白晚晚迫不及待地问她,“您是不是对这套骗术有所改观了?”

李晓琴看了她一眼,沉默数秒,问道:“你是从哪看来的这个?”

这道题白晚晚早编好了!

“就您不是要求我平时多看书,做个‘杂家’么,我就买了很多杂七杂八的工具书,这套养生法是我从道家典籍里归纳出来的,自己试了一下觉得挺有用的,就……”白晚晚吐了吐舌头,作出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就忍不住拿出来秀了。”

李晓琴点了点头,倒没对这个说法提出质疑。

不过,她说:“你把后面几期的初稿也写个大致的框架出来,我单看这一期,不能给你拍板。”

白晚晚得到了李晓琴的支持,心里有了底,接下来几天都在构思整个体系,并且努力回忆以前读的那些修炼典籍里面相关知识内容,记录下来。

幸好她别的不会,文笔还行,起码写这个跟原主比起来,是半斤八两的水平,不至于露馅。

“请问白晚晚小姐是哪位?”正当白晚晚在伏案急笔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办公室门口问道。

大家齐齐抬头,都不约而同地“哇”出声……来人是送花小哥,手上捧着一大束差点连门都要进不去的玫瑰,堪称豪华。

白晚晚:“……”

该来的,还是来了。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花是谁送来的。

她就奇怪了,冷夜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是怎么摸得到她公司来的。

难道霸总都有个外挂,一句“给你十分钟,我要这个女人所有资料”,就真有本事通天的人给他搞来?

“我是。”在一片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白晚晚站起来。

“您好白小姐,”送花小哥笑得满脸是牙,举了举手中超大束的鲜花,说,“这是一位冷姓先生送给您的鲜花,麻烦您签收一下。”

白晚晚并没有动的意思,说:“抱歉,我不认识什么冷姓先生热姓先生,热得快我倒是有一根,但它应该没成精不会送花。”

“哈哈,白小姐真幽默,”送花小哥听她一本正经地胡扯,笑了笑说,“冷先生交代过了,说周五那晚他态度不好,给您说声抱歉,他还留了卡片,您等下可以自己看。”

看你个大头鬼呢看。

白晚晚内心吐槽,表面却还要保持微笑:“可是我周五在家吃瓜没出门呢,你所说的那位热得快先生恐怕认错人了,我要工作了,你请便。”

送花小哥:“……”

人家不叫热得快。

不过送花小哥也只是负责送花不是来打太极的,见白晚晚不肯收,没多坚持,拿着鲜花就走了。

他走得这么潇洒,白晚晚却皱眉,冷夜不是个会轻易言弃的人,这个送花的,应该只是个探路石,肯定还有后续的。

霸总定律: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越是拒绝他的女人越让他感兴趣。

想到这里,她都要给跪了,踏马这狗比剧情就这么难摆脱么。

要不是眼睛真的没办法不要,她就捐给有需要的人!

白晚晚被人追求送礼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办公室的姑娘们似乎司空见惯了,见没热闹看了,大家都继续埋头工作。

关系跟白晚晚比较要好的包包,遗憾地看着送花小哥的背影,走过来说:“哇,晚晚,那是心花怒开花房的送花小哥耶,那一束花顶我们爬半个月格子的钱了,一看就是个土豪追求者啊,你干嘛不收!”

白晚晚重新坐下:“我不认识送花的人。”

“就是不认识的人送的,才心存幻想啊,”包包满脸少女心地说,“万一是个有钱又帅还颇有情趣的帅哥呢,想想就浪漫死了呜呜呜……”

白晚晚见这位少女还没遭受社会的毒打,心存幻想,无情地打击她说:“事实证明,这种藏头露尾的,都是矮矬装富,贷款追女孩子。”

“那不更好,都是素材啊!投稿我们杂志情感模块,还能捞一笔稿费,”包包美滋滋地说,“四舍五入一个亿有木有!”

白晚晚:“……”

这是乐天派中的鬼才。

不过白晚晚猜得没有错,送花真的只是个试探,不出两日,他们杂志社就开始传消息:有个大金主要向他们杂志社注一笔资金。

整整1000万!

穷鬼白晚晚这辈子见过的钱加起来都没这么多。

这阵子,由于杂志社传出资金问题,一直有点人心惶惶,资金周转不开,很多公司下一步就是裁员。

杂志社就更可怕了,搞不好直接停刊也不是不可能。

而这个消息,像一剂定心剂,让大家都安心了不少,甚至都有人开始期待涨工资了。

白晚晚作为社长的女儿,不但第一时间得知了这个消息,还知道了给他们注入资金的公司叫风权投资……正是小说里写的老板是冷夜那家。

“哔了汪了!”白晚晚差点竖中指,这逃不掉的狗剧情!

那么,按照霸总小说定律,下一步就是约她出去谈条件了……

冷夜不愧是霸总,不但给她设计好了圈套等着她往里跳,还把她后路给断了。

往前是陷阱,往后是深渊。

白晚晚知道,这样坐以待毙是不行的,可是她学的是修仙不是妖术,没法凭空变出几千万来。

难不成要去直接把冷夜给抹脖子了?

咳咳,那资金压力加负面新闻,杂志社倒闭得更快了。

白晚晚觉得自己简直可以获评史上最惨的女主了,完全没有女主光环!

然而,连“最惨”都有人跟她竞争,她挠秃头找解决办法时,手机上收到一条推送:沈氏继承人半夜被拍进急救室,或命不久矣,沈氏央央大业后继无人?

卧槽,这媒体也真够大胆,敢这样写,不怕天冷王破么!

别说,沈时深这人还真干得出这种事情来。

不过大概沈时深没机会干了。

新闻里说,有人看到沈时深半夜被送急救室,据说还下了病危通知书,情况十分紧急,到现在还未脱离危险。

沈时深不会就这样一命呜呼了吧!

新闻的最后跟了一张沈时深的照片,应该是之前的旧照。

照片里,沈时深穿着剪裁合体的西装,没有打领带那么严肃,他微侧着脸翻阅手上书本,赏心悦目,可以用来当壁纸那种好看。

即便如此,也难掩他脸上病态。

“这么好看的一男的,就这样挂了怪可惜的。”白晚晚心想。

虽然比惨没比过沈时深,但白晚晚知道,她的那线生机来了。

她决定去给沈时深“治病”,呸,她决定捎带沈时深修仙。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