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我和病弱反派跑路了 > 

引进

第3章 引进

沈时深对这五个字一点感觉都没有!

妈蛋,浪费她感情。

不过,她敢肯定这个沈时深绝对有问题,是个手握剧本的男人,至于这个剧本的完整度是百分之几,那就有待商榷了。

既然对方不是穿越而来的,白晚晚就不想跟他多做纠缠了,大反派老奸巨猾,等下她太过显露,自己的信息被套去,就得不偿失了。

幸好沈时深今天估计确实累了,对她没有兴趣,摆手让他的“代言人”周岩带她去吃咸鱼拌抄手。

同时还不忘让人回过去找唐会麻烦……他的灯差点砸到他了。

不得不说,作为反派,沈时深在斤斤计较方面很有一手,尤其是对待他的敌人。

“真对不住啊唐总,上帝会保佑你的。”

白晚晚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行为连累唐会忏悔一秒,眼见沈时深也带着他人走了,只留下周岩要带她去吃咸鱼拌抄手,思考着找个什么理由推掉不去吃了。

正在这时,刚刚被捉奸的那对男女中的女孩,也走了出来,明明被人逮了个当场,此人脸不红心不跳,走路摇曳生姿腰都要扭出S型了。

她三两步走到了门外,和沈时深他们擦肩而过时,还冲沈时深眨了一下眼。

刚刚对白晚晚爱理不理的沈时深,冲她微微点了点头。

白晚晚:“……”

完了,她好像知道了什么。

这个女人,分明是沈时深他们这边故意安排去勾引那个唐俊来的啊,不然沈时深那性格,怎么会对这么个风骚女人假以辞色!

她撞破了人家的计划,是不是要被灭口了……

“白小姐。”周岩这时候刚好在身后叫了她一声,生生把她吓了一跳。

周岩看她生生惊了一下,面带歉意地道:“抱歉,吓到你了。”

“我……我嘴很严的,绝不会乱说。”白晚晚举爪保证说,目光里透着可怜无辜,以表示她真的很弱小很识趣。

……得罪一个冷夜已经够头疼了,再来个沈时深,她估计活不过今晚了。

果然周岩比沈时深好忽悠多了,他见她跟受惊的小兔子一样,温和地笑道:“你不用紧张,你不说就没事,走吧。”

呼……白晚晚松了口气,真是个刺激的夜晚。

咸鱼拌抄手这么操蛋的食物,一般小吃店都没得卖,白晚晚并不是真心想吃,本想找借口说找没有就不吃了。

结果周岩直接打了个电话,财大气粗地在某家私房菜馆定制了一份!

有钱真好啊,白晚晚泪目。

要她穿成反派该多好,有钱有势又能装比,多长个玩意她也不介意。

吃完,周岩又送她回去。

周岩明显是属于很好相处那种人,细心妥帖不摆架子,彬彬有礼,所以,回去的路上,白晚晚状似无意地问:“你们那沈总……”

“嘘。”周岩做了个噤声的姿势,打断她说话。

要不要这么忌讳,提都不能提。

她其实就想问一嘴沈时深的身体是怎么回事。

周岩微笑:“白小姐,别问,问了我也不会说。”

搞得跟碟片似的,白晚晚默默地翻了个白眼,随后故意遗憾地说:“哎,我就是看你们沈总一表人才,想问他‘芳龄’几许,可曾婚配,这都不能问呀。”

周岩手下一抖,差点把车开进旁边花坛里。

“咳咳,”周岩过了半晌才说,“这个……先生他身体不好,暂时应该也不考虑这个,白小姐不要浪费心思。”

白晚晚也只是开个玩笑逗一逗周岩,意外地从他话里面得到了一个关键信息……沈时深的病应该不是一时的。

不然不会从身体不好推辞,就是那种长期病弱的人,才会用这种借口。

这就奇怪了,且不说小说里沈时深健健康康,看他那病弱的样子,别说和男主战斗到最后,她甚至怀疑对方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

女主虽然经历惨,但好歹没给她搞个父亲背负多少千万债务,或者母亲病重需要多少钱治疗的凄惨背景。

她单亲家庭,母亲还是一家女性杂志社的老板。

不过现在杂志越来越不景气,他们杂志社的创收额仅够她们家富足那种,和那位戚姨暴发户式的财富差得远了,更别论和那些上流圈子的富人比了。

白晚晚回到家,白妈妈还在书房加班。

白妈妈叫李晓琴,是个实打实的女强人,时间基本都献给了工作,戚姨就是看女主妈妈那么忙碌辛苦,依旧赚不到什么钱,才想着让女主嫁个有钱的男人,就什么都不愁了。

“妈,”叫一个陌生人妈还挺别扭的,白晚晚暗暗吐了吐舌头,在书房门口探了探,打招呼说,“我回来啦。”

李晓琴从电脑后面探出头,白晚晚长得好看,作为妈妈,肯定也不会丑到哪里去,她保养得很好,头发挽起,看起来也就30多岁的样子,别有一番成熟女人的气质。

她说的话却不是那么气质:“怎么才去两个小时不到就溜达回来了,看你这一脸得瑟的,是不是偷偷溜回来的。”

她哪里得瑟了!

这个时候不能虚,白晚晚说:“我不小心磕到了头,很疼,才提前回来的。”

“磕到头我信,但是不是不小心的就不好说了,过来我瞧瞧,万一把脑子磕坏了,就给咱杂志社当吉祥物。”

白晚晚:“……”

这是亲妈。

李晓琴看她后脑勺确实磕了个包,起身从冰箱里找冰袋给她敷。

“你这倒霉孩子,不是走路踢铁板就是凭空摔跟头,做个梦都还能咬到舌头,也不知道怎么平安长这么大的……给,自己敷。”

原主原来这么坎坷,白晚晚伸手接过来,“谢谢妈。”

白晚晚把冰袋摁在后脑勺,被冰得一个激灵,不过胀痛确实散了点。

“谢谢就不别了,只求白娘娘以后攀上高枝变了凤凰,苟富贵,勿相忘呀。”李晓琴挤兑她。

李晓琴其实也不同意白晚晚去攀什么有钱人,做女性杂志的她对这方面看得更透,但是还是那句话,不能不给她戚姨面子。

白晚晚没遇到过这么不正经的妈,差点被自己口水噎死:“那我争取找棵有车有房父母双亡的大树,直接封您做太后。”

李晓琴掐嗓子说:“谢白娘娘隆恩。”

白晚晚:“……”

这妈真戏精。

李晓琴跟她插科打诨了几句,就继续去加班了。

白晚晚洗完澡躺床上,才有空思考今天的种种。

她莫名其妙地穿越过来,一时半会也不知道怎么回去,没办法,只能先按照女主原先的生活方式生活着,再慢慢做打算。

至于原剧情,那想都不用想,她肯定不会跟冷夜一起的。

那种男的,自以为是,脑子有坑,三观还有问题,当初她看这文,完全是当着娱乐看的,没想到娱乐过头,悲剧了,自己穿成了女主。

隔日是周六,白晚晚利用双休日熟悉了一下这个世界的事物。

这里人除了不修炼外,其他地方与她生活那个世界无二,所以也不用担心适应方面的问题。

女主的生活和工作也和书里面写的一毛一样,在她来之前,都没有偏差。

原女主毕业后就在他们自家杂志社做文编,由于业务水平不过关,又是老板的女儿,她表面被人捧着臭脚,私底下却被各种吐槽,过得相当艰难。

小说里,刚好到了这个时候,杂志社资金周转出现问题,男主对她正处于新鲜期,不但大方地给杂志社注入了一笔资金,还专门屈尊纡贵地给女主做了一期专题采访。

冷夜作为千万女性趋势若骛的男人,他的这期专题,杂志直接卖爆,女主也借此狠狠地风光了一把,“啪啪啪”地打那些看不起她的人的脸。

现在……且不说文编这工作白晚晚能不能做得来,单是这剧情,就让人无比蛋疼。

假如男主真找上她,要给他们杂志社注入资金,她能为了一己私利,而让白妈妈拒绝这笔资金?

明显不能。

就祈祷冷夜找不到她吧,毕竟二人就打了个照面。

白晚晚决定先以不变应万变,到了周一,照常去杂志社上班。

“开会了开会了,大家别磨蹭了啊,赶紧去会议室。”

她刚到公司,屁股都还没坐热,他们编辑部的助理就来催大家去开部门会议。

众人拖拖拉拉地往会议室走,其实这是每周的周会,也没什么内容,就是大家说一下接下来一周的工作内容,和需要协助的地方。

不过今天的会议额外加了个议题,他们杂志健康板块下,女性心理健康的栏目要改掉,栏目组那边问编辑部有什么好的意见。

“要我说,换成两性情感话题呗,我们女性情感那一块不是挺热门的,蹭蹭热度不错啊。”

“红粉私事、专题也不错啊,打打擦边球,嘿嘿,你们懂得。”

“还不如多放几张帅哥的照片呢,现在哪个女的不爱舔帅哥啊。”

“放帅哥也要有模特啊,现在随随便便一个小鲜肉,出场费也很高呢。”

编辑部除了总编和摄影师,其他都是女性,讲起这个话题特别踊跃,各种提意见。

白晚晚虽然有原主的记忆,但也算第一次参加这种会议,她听他们七嘴八舌地讨论了一通,有点目瞪口呆。

原来杂志也讲究蹭热度啊,还是蹭的类似于小黄文一样的热度。

她一直以为这种出版物都是很正经的呢!

她被刷新了认知。

大家各抒己见,谁也说服不了谁,一直没吭声的白晚晚忽然举起爪子,说:“主编,我有个提议。”

大家瞬间安静下来。

白晚晚在公司表面上因为长得漂亮,又是老板女儿,被捧为女神。

其实暗地里大家都叫她花瓶,来了半年屁事不会干,还尽给人家添麻烦,大家都不信她能提出什么好意见。

甚至有人互相挤眉弄眼,要看她笑话。

白晚晚装作没感觉到会议室突变的氛围,说:“我建议开一个养生养颜栏目,养生和养颜都是我们的目标群体,也就是女性极度关注的话题,热度足,博眼球,如果我们连载个养生养颜专题,每期都教大家一招,不但持续关注度会上升,甚至成为读者必须买杂志的点。”

刚刚她们讨论的时候,白晚晚就突发奇想,这个世界并没有修仙那一套,她是不是可以恰当“引进”呢。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