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我和病弱反派跑路了 > 

好奇心

第2章 好奇心

一系列的疑问让白晚晚的好奇心燃烧到了极致。

可她好不容易才摆脱剧情,脱离那狗男主的视线,戚姨又一心想着给她物色一个富二代,现在回去无疑自投罗网。

“哎,我才不当被好奇心害死的猫。”白晚晚心想。

她不懂自己怎么会穿成女主,她猜测原身的头磕在那柱子上可能磕到了什么要害,当场去世了,她才有机会“借尸还魂”。

鸠占鹊巢虽非本意,但既然来了,她就不可能会按照书本的剧情走,她又没毛病,顶着一个这么好的皮囊,去做被虐得死去活来的替身。

可冷夜现在对她正在兴头上,搞不好强取豪夺也干得出来,即便以她的本事,对方来硬的她并不怕,但她也不想惹麻烦,能躲就躲了。

万一还对她家人下手来威胁她,那可太对不起原主了。

所以她还是赶紧离开,等出了这个门,冷夜就算本事通天,也不可能只凭见过一面,连她名字都不知道,就能找到她。

白晚晚算盘打得噼啪响,她刚要跑出门,看到沈时深的人直接把大门关了……

白晚晚:“……”

CNM!

这货看着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反派作风却十足!

关门的动静引起了场内人的注意,大家瞬间警觉起来,不懂好端端的干嘛关门,场内一阵骚动。

“诸位不用担心,”沈时深三步一咳身体不便,由他带来的人做发言人,“我们就找一个人,没有恶意,不会对各位不利的,诸位稍安勿躁。”

大家更慌了:找个什么人需要这么大阵仗,杀人狂魔、恐怖分子?

白晚晚被困在了场内,叹了口气,感觉这剧情跟命运线一样拉扯着她流下来。

没办法,她只能找个不显眼的角落,看看这沈时深究竟想干嘛。

沈时深不急不慢地在一条椅子上坐了,淡定地闭目养神,并不管场内大家的骚动。

不多时,晚会的主办人唐会被请出来。

唐会看到是沈时深,愣了一下,随后脸上堆起笑容,走过去:“时深,你怎么来了,不是说身体不适不来么,弄得我疏忽了,没有好好接待你。”

“来找人,咳咳咳。”沈时深睁开眼,声音带了几分沙哑地说道,又引来一阵咳。

“什么人面子这么大,劳烦你亲自来找,也太不懂事了,你跟唐叔说,唐叔也派人帮忙找,这门……”唐会面有难色,“你看这场上都是我的客人,我保证你要找的人走不了,门就不关了吧。”

沈时深惨白的脸上浮现出些许笑意来,却不说话。

沈时深这么不给面子,唐会大庭广众之下被拂了脸,脸上不好看,他沉下脸正要说话,沈时深的人却效率极快地找到了他要找的人。

“带过来。”沈时深淡淡地说。

他的人闻言,推搡过来二人,是一对年轻男女,衣衫不整,特别是那男的,脸上脖子上还有好几个口红印,说不出的可笑。

这二人发生了什么一目了然,众人顿时议论纷纷,那二人羞愤得恨不得把脸埋地板里。

白晚晚也十分吃惊,没想到上流盛宴光鲜亮丽的粉饰下,居然会有这种龌龊事,太明目张胆了。

有钱人就是会玩。

唐会看到那男的,脸色骤然变得非常难看,直接上去扇了那男的一巴掌:“混账东西。”

那男的心虚,挨了揍也不敢吭声。

“我没记错的话,”沈时深掀起眼皮子,声音懒懒的提不起力气,内容却很劲爆,“令郎与舍妹有婚约在身吧,唐叔解释一下?”

众人哗然,原来这是来捉奸的!

唐会见识多广,面对这种尴尬的场面,显得还算冷静。

“是我管教不严,让各位见笑了,今天是我招待不周,还请各位见谅。”唐会先对场内的人说,随后又对沈时深说,“时深,我们去里面说。”

这算家丑,唐会不想在外人面前解决,让人家看笑话。

“不用了,”沈时深却想也不想地直接拒绝,他手指轻叩坐着的椅子扶手,说,“舍妹虽不比公主千金,可也不是捡破鞋的,唐叔,您直接看着办吧。”

沈时深话里的意思很明确……退婚。

不对,这剧情不对!

吃瓜吃到这里,白晚晚吃出瓜的不对味来了。

沈时深说那男的跟他妹妹有婚约,对方又姓唐,她就想起来了,那男的没记错的话叫唐俊来,和男主是表兄弟关系。

这个唐会在小说中最亮眼的操作,便是利用自己妹夫这个身份,窃取了反派商业上的绝密资料,给了男主,导致反派命脉被男主握在了手中,直接被男主踩进淤泥。

这退婚又是怎么回事?在小说里,唐俊来和沈小姐结了婚的,根本没有退婚这个说法。

白晚晚灵光一闪,沈时深今天明显是有备而来……他跟知道唐家人以后会对他不利一般,还没发芽,直接铲除掉。

所以他的目的明确,就是捉奸、逼退婚、当众打唐家的脸,关门也是为了酝酿气氛,吸引众人注意力,上演这一场好戏。

莫非……他也是穿越来的?

这不是没有可能!

白晚晚顿时来了兴趣,看向沈时深,想和他认个亲,说不定还是来自一个地球。

也不知道是不是白晚晚这目光太过于有存在感,沈时深突然往她方向看来,把白晚晚吓了一跳,忙收回目光往暗处挪了挪。

妈蛋,穿成反派倒是逼范十足,尽情打脸,她穿成女主的,还要暗搓搓地躲在这里不让人发现,说好的女主光环呢!

唐会脸都绿了,又不好发作,只能尽量冷静地说:“这事情确实是俊来他胡闹,我一定会给你们沈家一个交代的。”

“咳咳咳。”沈时深先咳了几下,脸上因用力此覆上了几分病态的红晕,他本身就好看,这样子更有点“病态美”的意味,分外灼人眼。

他微喘着气,说:“交代就不用了,唐叔,我想我的意思表达得很明确了。”

唐会:“……”

面对沈时深不肯退让一步的咄咄逼人,唐会差点要没法维持风度,可人家是个病鬼,本着“你弱你有理”的原则,他要是说点难听的话,明天全世界都知道他欺负病秧子了。

气氛一时僵持住了。

正在双方对峙不下时,一个声音突然插进来说:“沈总这样就没意思了。”

大家不约而同地把目光移向说话的人,看清来人时不少人特别是女性神情激动。

来的不是别人,就是男主冷夜,也是唐会的外甥。

冷夜冷哼一声,继续说:“俊来和令妹虽然有婚约在身,但令妹一直在国外,总共也没见过几次面,令妹也未到适婚年龄,俊来做得确实不对,但沈总这样得理不饶人,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卧槽,白晚晚听完惊了。

兄弟,你这三观不对吧,因为女方不在身边,就可以乱搞?

不过想想冷夜自己有个白月光,还渣了眼睛跟他白月光像的女主,白月光回来后又不犹豫地抛弃女主,可见他的三观跟白晚晚的不一样。

白晚晚密切注意沈时深的表情,果然见他看到冷夜,微眯了一下眼睛,随后脸上表情晕开,依旧是个不浅不淡的笑容。

他抬起指骨分明的手,指了一下自己脑袋:“没办法,这里装的封建糟粕太多,像冷少这种身边美人不断,随手抓个眼睛长得类似爱情的聊以慰藉,不理解我们这些迂腐的人。”

这话暗讽内容太强,冷夜本来就冷若冰霜的脸,已经冷出绝对温度了。

“行吧,”沈时深从椅子上站起来,又咳了几声,“大方”地说,“我也不让唐叔为难了,不过令郎作风我实在不敢恭维,刚好今天这么多人,请诸位做个见证。”

沈时深掀起眼皮子扫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唐会身上:“这婚约,是我沈家毁的,这理,也是我们沈家占的,希望唐叔和婶子,以后不要拿长辈约定说事。”

说完这一长串的话,他已经气喘吁吁了,嘴唇也发白,给人种随时要倒下的感觉,不过他还是稳住身形,冲场内的人微一点头,彬彬有礼地说:“抱歉,打扰各位兴致了,回见。”

众人心声:一点都不打扰,甚至还想继续吃瓜。

然而,瓜农带着他的人,头也不回地走了。

白晚晚看他们一群人打完脸就跑好刺激,基本确定沈时深这人不对劲了,不然他怎么会知道冷夜找眼睛像他白月光的人做替身。

甚至,小说里有提到,沈小姐并不喜欢唐俊来,想要悔婚,但唐家哪里舍得放弃和沈家联姻的机会,愣是用长辈约定来逼迫沈小姐跟唐俊来完婚,建立这段联姻关系。

这不可能都是巧合。

白晚晚也随着人群走了出去,她现在对这个沈时深充满了兴趣,可这样贸然上去搭讪,肯定要被炮灰的。

毕竟,她和反派也是对立面的,指不定人家的小本本上给她记了多少笔。

眼见沈时深一行人已经到了会场外面的大门口,外面就是他们的车了,白晚晚忽然灵机一动,手指轻捻,一道咒术自她指尖生成。

随后她将咒术弹出去,没入沈时深就要经过的吊灯底下,那吊灯直接脱落下来,不偏不倚地往沈时深头上砸去。

“小心!”

白晚晚“美救英雄”地走过去,一把推开沈时深。

由于人家身体不好还不敢用力推,怕磕到哪和女主一样挂了,小距离的移动让白晚晚无处可退,那吊灯就砸在了她身上。

……当然不疼,毕竟是自己做的手脚,料到了这点。

众人被这突然的变故给吓了一大跳,都手忙脚乱地搀扶沈时深,见他毫发无损后松了一大口气,才有空问白晚晚:“这位小姐你没事吧?”

“嘶,有点疼。”白晚晚龇牙咧嘴,表示自己很疼,又冲看向她的沈时深一笑,“情况紧急下手没轻没重,吓到你了,不好意思啊。”

沈时深看到是白晚晚,惊讶之余,眼睛微眯了一下,和看到冷夜的时候表情一毛一样,被白晚晚敏锐地捕捉到了。

沈时深果然认识她。

不过他大概今天打脸打爽了,也打累了,对她提不起兴趣。

所以面对“救命恩人”,沈时深语气有点敷衍:“该说不好意思的是我,连累你受伤,等下我让他们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有没伤到骨头……咳咳咳。”

说着话,他又是一阵撕心裂肺地咳嗽。

“不用那么麻烦,小伤,回去抹点红花油就行了,”白晚晚说着,又冲沈时深眨了眨眼睛说,“有点饿了,想谢我的话,不如请我吃咸鱼拌抄手?”

……咸鱼拌抄手是她所穿这本小说的作者笔名,如果沈时深也是跟她一样是从别的世界穿着小说来的,肯定会有所反应。

沈时深闻言,沉默一秒,表情有点一言难尽,甚至带了几分嫌弃地说:“你口味真独特。”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